瑞典來鴻》一個記者之死與一場被遺忘的戰爭

2018-11-26 05:50

? 人氣

沙烏地阿拉伯著名異議記者、專欄作家哈紹吉(Jamal Khashoggi)。(AP)

沙烏地阿拉伯著名異議記者、專欄作家哈紹吉(Jamal Khashoggi)。(AP)

引言:卡舒吉生前對沙特捲入葉門衝突的批評,促使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各國不得不採取調停行動,但葉門戰爭會結束嗎?

「小冤墳追究魔鬼,萬人塚追究上帝。」記得某位西方作家說過這樣一句話,表達了人類在巨大災難面前無處投訴的處境。

我寫「歐洲難民故事系列」這麼久,卻始終對幾個大題材感到發怵。例如,葉門四年慘絕人寰的戰爭導致一片廢墟,那裡的難民走投無路,孩子因饑餓瘟疫而枯瘦如柴……我覺得自己的心力不足,難以描述這場當今世界最大的人道危機,更看不到解決困境的希望。

我找旅居瑞典的葉門朋友訪談,他們的祖國已墮入毀滅的深淵,其痛苦無法用言語表述。俄羅斯女詩人阿赫瑪托娃在《安魂曲》裡寫道:「在這類痛苦面前,高山低頭,大河斷流……」

10月31日,我突然聽到瑞典電視臺的報導,說:聯合國斡旋的一項旨在結束葉門戰爭的和平計畫中,參戰各方將在瑞典舉行會談。

這是一個出乎意外的驚喜,這個驚喜,是沙特記者卡舒吉用他被粉碎的生命換來的。

沙烏地阿拉伯著名異議記者、專欄作家哈紹吉(Jamal Khashoggi)(AP)
沙烏地阿拉伯著名異議記者、專欄作家哈紹吉(Jamal Khashoggi)(AP)

一束強光,照亮葉門的巨大災難

四年戰火,一場被世界忽視的葉門戰爭,一個沉默而緩慢的死亡。

聯合國駐葉門人道事務協調員格蘭德說:「全世界沒有一個地方的百姓像葉門那樣承受著如此深重的苦難。」戰爭、饑荒、災害引發的霍亂疫情,幾乎吞噬了整個葉門。據聯合國統計:成千上萬的葉門人失去了生命,有2220萬人口需要援助,1600萬人需要醫療服務,每十分鐘就有一名兒童因衝突而死……

葉門內戰,人間煉獄(AP)
葉門內戰,人間煉獄。(AP)

面對如此巨大的人間災難,各國政治領袖大都因各種原因保持沉默,聯合國與人道救助組織的呼聲如同面對曠野,少有人聆聽。由於這是一場關門開打的內戰,西方新聞記者難以進入該地區採訪。沙特知名記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是瞭解葉門戰爭內幕的少數媒體人之一。在他發聲之前,人們只聽到沙特一方向美國講述的「葉門故事」。

今年9月11日,卡舒吉在《華盛頓郵報》上發文指出:「沙特在葉門的戰爭非但沒能提供額外的國家安全保障,反而增加了國內傷亡和損失的可能性。」更重要的是,沙特在葉門的戰爭不可避免地造成了兒童和平民的重大傷亡。卡舒吉批評沙特捲入葉門衝突,反對沙特對葉門的戰爭,這也是他招致殺身之禍的原因之一。

‏如果卡舒吉還活著,他對葉門戰爭的批評可能仍然不會有多少人關注。但在今年10月2日,卡舒吉進入沙特駐伊斯坦布爾領事館後被人勒死,隨後被肢解。沙特官員開始不斷撒謊,最後在壓力下,不得不承認卡舒吉是在其領事館內遇害。

葉門內戰連年,孩童營養不良,聯合國警告,沙國領導的聯軍猛攻荷台達港,恐使葉門1200萬人恐陷入饑荒。(AP)
葉門內戰連年,孩童營養不良,聯合國警告,沙國領導的聯軍猛攻荷台達港,恐使葉門1200萬人恐陷入饑荒。(AP)

從來沒有一位元記者之死,像卡舒吉這樣引起如此強烈的國際共憤。這就像一束強光,照亮了沙特的各種兇殘行徑——一個傷天害理的慘烈悲劇致使沙特的更多問題為人注目。卡舒吉生前揭露了沙特介入葉門戰爭的罪行,這就促使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各國不得不打破沉默,不得不有所行動。

葉門戰亂誰之過?聯合國說「都有罪」

追溯葉門百年戰亂的複雜歷史,我們不能不感歎這個極端貧窮的阿拉伯國家的宿命。除了大小部落長期混戰之外,還存在教派分爭,什葉派和遜尼派各占葉門的一半,這就使國情更加混亂。

1990年南北葉門統一,成立葉門共和國,但南北之間仍然存在分歧。1990年代後期,胡塞武裝在葉門北部成立,與政府軍隊交戰。2014年,胡塞武裝攻佔首都沙那,迫使總統哈迪前往沙特避難。2015年,沙特等國針對胡塞武裝發起軍事行動。這場內戰後來演變成沙特和伊朗爭奪控制權的代理人戰爭,葉門成為地區大國博弈的棋子。

那麼,誰要對四年來葉門衝突的升級承擔責任?對此,一直在葉門從事人道救助的聯合國與世界人權組織比較有公信力,最有發言權。

今年8月,聯合國派往葉門的專家組在新聞發佈會上說,這三年多來,無論是葉門政府軍和沙特領導的多國聯軍,還是胡塞武裝,都有違反國際人道法的「戰爭罪」行為。沙特領導的多國聯軍對葉門的空襲是導致平民傷亡的最主要原因。世界人權組織還指責沙特關閉國際人道救援通道,讓當地人陷入絕境。

聯合國報告:葉門內戰參戰方皆涉嫌犯下戰爭罪(AP)
聯合國報告:葉門內戰參戰方皆涉嫌犯下戰爭罪(AP)

由此牽涉出美國的責任。雖然美國於2015年關閉駐葉門的大使館、撤走僑民和軍事力量,似乎想要置身事外,但出於抑制伊朗的目的,美國宣佈支援沙特的進攻行動,並提供情報和後勤。後來還被證實,沙特聯軍在空襲中使用的炸彈也是美國提供的。因此有輿論指責說,美國在葉門戰亂中起到了推手的作用,人權組織和媒體對美國在葉門苦難中扮演的角色感到憤怒。

葉門內戰已超過1年半,城市滿目瘡痍。(美聯社)
葉門內戰已超過1年半,城市滿目瘡痍。(美聯社)

在戰爭造成平民嚴重傷亡這個問題上,美國和歐洲都批評了沙特及其盟軍,美國一些國會議員甚至力圖阻止美國對該聯盟的援助。但是,西方政府往往在短暫的譴責後就陷入長久的沉默,這是因為,沙特國王薩勒曼一直被美國和其他國家視為改革者,因為他能約束國內宗教機構,並承諾讓伊斯蘭教變得更寬容。

在卡舒吉遇害案發生後,西方各國仍然在權衡利弊。富有人道精神的德國總理默克爾率先對沙特表示譴責,並擬凍結德國對沙特軍售。但美國總統川普仍然堅持說「沙特是美國最偉大的盟友」,並強調美國與沙烏地阿拉伯的夥伴關係,以及美國向沙特銷售數十億美元軍火的重要性。在只懂「交易的藝術」的川普眼中,人權、民主遠不如國家利益和地緣政治重要。

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的助手羅伯特•馬利承認美國在葉門問題上的失誤,但他指出:「川普加劇了這種失誤。」近年來,美國國會兩黨部分議員對川普政府的批評,在卡舒吉案發生後迅速升溫。

川普家族與沙特王室在經濟上的淵源,也在此時被揭露出來。美國民主黨參議員用大量公開的證據,指川普家族幾十年來一直與沙特政府及王室保持商務聯繫,從中獲得大量資金和利益。

為何瑞典做東道?中立國善於斡旋

由此我們便明白了,川普及其家族仍想維持美國和沙特的關係,但是,怎麼才能平息激憤的輿論和各方的批評呢?——也許處在壓力下的他們必須做點什麼。10月31日,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和國務卿蓬佩奧相繼呼籲葉門戰爭各方「在未來30天內停火」,並盼能在11月於瑞典進行會談。

美國的這個呼籲來得很突然。開始是國防部長演講,然後是國務卿連夜發出書面聲明,這種做法不同尋常。同時,二位都沒有給出具體細節,這就讓人懷疑,他們是在匆促之間發出公告,未能好好商量。

無論川普政府的算盤打得如何精明,這次他們終於被迫在葉門問題上改變立場,第一次表態支持聯合國舉辦和平談判。這是一個重大的突破,這個突破使為期四年的葉門戰爭有了結束的可能。

就在這突如其來之間,瑞典政府接受了這樣一個重大的任務。瑞典外交大臣瓦爾斯特倫立即表示高興,她對新聞媒體說:「聯合國正式提出葉門和平會議在瑞典召開,我們同意了這一要求。我們將很快組織各方對話,會談將在聯合國特使馬丁•格裡菲思的主持下舉行。」

為什麼選擇瑞典做這次和談的東道國?這與該國長期以來在和平事業上的貢獻有關。已經享有200多年和平的瑞典,是一個軍事不結盟的中立國,因不偏袒某方而受各方信任。早在1980年代,瑞典社民党首相帕爾梅就曾作為聯合國的特使,多次出訪伊拉克和伊朗,從中斡旋調停。今年6月,美國總統川普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在新加坡會面,也與瑞典提供的幫助有關。

瑞典不但努力為葉門的和平在安理會呼籲,也在對葉門的人道主義援助上,發揮了主導作用。今年4月,瑞典和瑞士兩國在日內瓦舉辦了高級別認捐會議,獲得40個國家和機構承諾捐助的20多億美元資金。自2014年葉門戰爭爆發以來,瑞典給予葉門的人道主義援助多達幾億克朗。同時,由於沙特和阿聯酋介入葉門內戰,瑞典政府制定了一項收緊武器出口的政策。

葉門難民被困國境內,瑞典和談生死攸關

儘管葉門內戰是在2015年3月爆發的,但在那年的歐洲難民潮裡,少有來自葉門的難民。這是因為,貧困的葉門人缺乏進入歐洲的資源,地理因素是一個很大阻礙,他們的國家被沙烏地阿拉伯、阿曼和大海所包圍。

只能在境內逃亡的葉門難民,遠不如敘利亞難民那樣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因為,沙特盟軍既控制了出海港口,也阻斷了西方媒體的報導。不少記者遭到殺害,綁架和襲擊,葉門內戰成為一個「被遺忘的新聞」,難民也因此被消聲。

葉門內戰。(AP)
作者指出,只能在境內逃亡的葉門難民,遠不如敘利亞難民那樣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AP)

華文媒體大力報導葉門難民,是在今年6月。當時數百葉門難民借免簽政策,湧入韓國濟州島尋求庇護,引發當地民眾抗議。人們都知道,那些能乘飛機到韓國的葉門人,大都是有經濟條件的白領階層。

在少數能逃到歐洲的葉門難民中,流亡瑞典的葉門女記者阿芙拉(Afrah Nasse)是傑出的一位。阿芙拉對葉門政治局勢的報導發表在十幾種國際刊物上,被列為「15位最堅強的阿拉伯人」之一。2017年,阿芙拉獲得保護記者委員會的「國際新聞自由獎」,在頒獎儀式上,她感謝了給予她庇護的瑞典。

因此,目前將要在瑞典舉辦的葉門和談,對被戰亂和瘟疫所撕裂的葉門人來說,是生死攸關的一根救命稻草。在四年裡竭盡所能推動和平的聯合國專員早就認識到:「人道主義工作者無法解決葉門的衝突,只有政治方案才能做到。」

那麼,在這一個月之內,聯合國是否能讓葉門各方坐到瑞典的談判桌上來,並終結這場戰爭?答案是不確定的。據說,這次葉門政府和胡塞武裝都表達了積極參與的意願。估計在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的壓力下,沙特及其阿聯酋盟友也將參加和談,但胡塞武裝對他們極不信任。今年9月,胡塞代表曾拒絕參加在日內瓦舉行的會談,當時,他們指控聯合國無法保證他們安全返回。

離歡呼戰爭結束的日子還早,但將在瑞典舉行的和談總算給了我們一點希望。在葉門人道危機不斷加劇的今天,世界需要強烈的決心和堅定的信念來推動和談進程,讓在暴力惡性循環中飽受折磨的葉門人民,能夠通過和平與重建,治療他們深重的傷口。

謹以此文悼念遇難的沙特記者卡舒吉!

*作者是定居在瑞典的華裔作家。本為原刊FT中文網,為作者「歐洲難民故事」系列之十。授權轉載。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