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曉紅觀察:「入侵」的不是移民﹐而是國家管制

2015-08-24 06:10

? 人氣

倫敦的羅馬尼亞移民閱讀自己社區的報紙 (白曉紅攝)

倫敦的羅馬尼亞移民閱讀自己社區的報紙 (白曉紅攝)

許多來到英國的移民告訴我﹐他們之所以選擇這個國家的原因之一﹐是它的自由。許多移民憧憬的﹐是在這個地方能找到他們自我發揮的空間。不論移民是因本國政治迫害來到英國尋求庇護﹐或是由於本國經濟狀況不佳而來英求生存﹐人人的盼望都是這想像中的自由國度能為自己和家人的未來帶來希望。

而當他們踏上了英國國土﹐他們很快發現﹐「自由」不屬於沒有資本的人。一進國門﹐迎接他們的不是友善好客的人民﹐而是問話徹底的海關人員﹐「身上帶了多少錢﹖」「什麼時候回去﹖」接下來﹐不論和什麼機構接觸﹐剛到的移民最經常被問到的是﹐「你拿的是哪種簽証﹖」最經常被要求的﹐是出示證件。於是﹐他們慢慢發現﹐這想像中的自由國度﹐其實不如說是個間諜國家。

 檢查護照和停留權成為租房的首要條件 (白曉紅攝)
檢查護照和停留權成為租房的首要條件 (白曉紅攝)

最近﹐全國上下的「恐慌症」又發﹐媒體又在左右民意﹐煽動民怨﹐製造「移民入侵」的假象。主流右翼報刊特別是針對三千多名困在法國卡萊(Calais)尋求政治庇護申請者試圖進入英國之事﹐大作文章﹐不顧事實﹕根據聯合國難民委員會(UNHCR)統計﹐英國的政治庇護申請者人數在歐洲是倒數的﹐到去年底只有31,300名庇護申請者﹐排在開發中國家土耳其之後(87,800)。今年一月到三月之間﹐英國有7,335名尋求庇護者﹐僅佔全歐的百分之五﹐排在意大利(8.2%)和匈牙利(17.8%)之後﹐佔歐盟第七名。而如果要看庇護申請者人數與總人口的比例﹐那麼英國就排到更後面了﹐佔第十七位。

並且﹐英國的庇護申請人之中平均只有百分之二十五的人最後能獲得難民身份﹐比歐盟多數國家少得多。但它反移民的聲音卻比誰都大。事實是﹐就算要將所有庇護申請者﹐所有難民﹐和那些還在等待申請結果的移民人數都加起來﹐也僅僅佔了英國總人口的0.24%(到去年年底)。這如何能形成「入侵」?

倫敦移民建築工 (白曉紅攝)
倫敦移民建築工 (白曉紅攝)

而政客和右翼媒體紛紛繼續以種族主義語言評論「移民問題」﹐「移民」一詞只有負面涵意。種族主義語言的普及已到了大眾化的境地﹐充斥于我們的每日生活。反移民的媒體用語不堪入耳﹐比如以「蟑螂的無孔不入」來比喻移民現象(見《太陽報》)。首相卡梅倫最近稱卡萊(Calais)的尋求政治庇護申請者為「一群人」(a swarm of people) -- “swarm”這個字通常是用來形容動物的聚集。外交部秘書長菲立韓孟(Philip Hammond)將非洲移民的遷移形容為「亂竄」﹐說他們「將加速歐洲文明的瓦解」。很明顯的﹐主流移民論述正在將移民「次人類化」﹐這可說是一場意識形態的戰鬥﹐目標是在正當化反移民的政策。

卡梅倫要讓移民知道﹐想進入英國國門﹐要付出最大代價﹕從六月至今﹐卡萊已有九名尋求庇護的移民﹐因試圖藏匿在貨櫃車底來英﹐不幸意外喪生。在卡梅倫的政府下﹐邊境管制的加強﹐已成為每日新聞。每個人必須成為國家邊境管制的一員﹐包括那些來往英法之間的貨櫃車駕駛。任何貨櫃車被發現載有移民﹐將面臨罰款﹐且罰款款數不斷在增加﹐至今年已增加到一人兩千鎊(若發現載有移民﹐一名移民兩千鎊罰款)。

如今﹐國家的移民管制更已滲透日常生活﹐這是真正的「入侵」。不僅是醫療和教育機構﹐就連私人房東都擔起了國家移民管制的責任。新移民法的「租房權」規定﹐房東必須查看房客的移民身份資料﹐檢查護照和簽証﹐確定房客有權在英停留。法規並將嚴懲那些提供住房給無證移民的房東﹐將這些房東列入黑名單﹐以方便日後執法單位搜查。要執行這項措施﹐房東必須能辨認證件﹐分別真偽﹐等於是要求他們擔起移民官的角色。

倫敦移民建築工 (白曉紅攝)
倫敦移民建築工 (白曉紅攝)

自二零一四年十二月起﹐完全未經任何評估﹐新移民法的這項措施就已在五個城市 -- 沃夫韓普敦(Wolverhampton)﹐沃索(Walsall)﹐參威爾(Sandwell)﹐都德理(Dudley)和伯明翰-- 開始實施。而今日新法規更擴大在全國各地實施﹐且懲治辦法更進一步﹐不僅是房東三千鎊的罰款﹐還有五年徒刑。內政部表示﹐這項措施的加強﹐目的是要「讓非法移民在英國的日子更難過﹐讓他們自己選擇離開。」

而自二零一四年起在五個城市實施的「房東兼任移民官」措施﹐已證明失敗。它造成的直接結果是﹐房東為了避免查證的麻煩﹐多不願再租房給外籍人士﹐不論他們有無身份。據《經濟學報》調查﹐二十七個個案裡﹐就有十一名外籍人士被房東拒絕租房。更有甚者﹐許多房東干脆只租房給白人﹐非白人全部拒絕。這等於回到了上個世紀的種族主義﹐膚色決定一切。一九六零和七零年代種族主義盛行時﹐經常可在房門外見到這樣的標示 -- 「不要黑人﹐不要狗﹐不要愛爾蘭人」。如今的移民管制政策﹐讓房東能隨心所欲地歧視非白人﹐正當化了上一世紀的種族主義行為。許多在英國土生土長的亞裔和非裔移民的子女﹐立即受到了影響。以上各城市都已出現許多房東以「未持護照」為由﹐拒絕租房給本地非白人的情況。

此外﹐全國房東協會也表示感到困擾。房東畢竟不是移民官﹐他如何能在沒有程序的情況下驅逐無證房客﹖對房東來說﹐這在執行上有很大困難。有些房東不願意直接通知移民單位﹐成為國家移民管制的爪牙。而他們面臨五年刑罰的威脅﹐如何不服從﹖

國家移民管制的滲透人民生活﹐對社會有深遠的影響。它造成嚴重社會分歧﹐加強了種族主義的機構化。倫敦沃森斯多區移民行動組主席堪少克先生(Shaukat Khan)就表示﹐新移民法下的這些措施「是非常危險的」﹐因為它帶我們回到一九六零和七零年代的社會分歧﹐製造恐懼。和沃森斯多區的移民權益者一樣﹐英國上上下下的多元文化社區﹐都會以自己的方式來反抗國家移民管制的入侵。

波蘭移工罷工 (linkis.com 攝/作者提供)
波蘭移工罷工 (linkis.com 攝/作者提供)

各移民社區逐漸了解﹐對特定移民(如卡萊的尋求庇護者)的攻擊﹐就是對所有移民的攻擊。本周﹐英國伊斯蘭教徒集結力量﹐發動了募捐活動﹐運送食品到卡萊的移民營裡﹐救濟那些三餐不繼的尋求庇護者。面對媒體問話時﹐他們說﹐「對卡萊移民的狀況﹐我們感同身受。」

許多歐盟內的移工也逐漸明白﹐針對來自歐盟外移民的社會歧視﹐同樣能影響到自身。比如警方統計顯示﹐波蘭移民遭受的種族主義襲擊次數在過去十年之中增加了十倍﹐更不用說日常生活裡體驗到的歧視。許多波蘭移民因此醒覺了﹐他們開始能認同其他移民社區的共同社會位置。因此﹐當英國媒體針對那三千名困在卡萊的尋求庇護者叫囂種族偏見時﹐在英的許多波蘭移工發動了首次的移民罷工行動。本月二十日﹐波蘭工人表達了他們長久積壓的憤怒﹐抗議英國政府和媒體反移民的言論。

「夠了﹗不要再把我們當作代罪羔羊﹗夠了﹗」他們喊着。這些在建築業和服務業裡賣命勞動的移工﹐不願再沉默接受社會敵意﹐不願再做沒有聲音的勞動工具。他們的行動對英國廣大移民社區和整個社會來說﹐是很大的啟示。

*作者為獨立記者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