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蜂蜜檸檬
  • 中國危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一戰終戰百年》只差10分鐘就能活著回家!停戰前最後一位陣亡的法國軍人──特雷比雄

第一次世界大戰最後一名死於戰場的法國士兵──奧古斯汀.特雷比雄。(AP)

第一次世界大戰最後一名死於戰場的法國士兵──奧古斯汀.特雷比雄。(AP)

1918年11月11日上午10時50分,法國東北部弗里涅-默茲戰場前線上,步槍「砰!砰!砰」的聲音劃破濃霧,一顆來自德軍的子彈不幸射穿法國士兵奧古斯汀‧特雷比雄的額頭,士兵應聲倒下,享年40歲。10分鐘後,為期1560天、殘殺至少1700萬人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宣告終結,特雷比雄成為最後一名死於戰場的士兵,錯過了與同袍們相互擁抱的感動、勝利者的喜悅、家鄉人民的英雄式歡迎。

今年是特雷比雄(Augustin Trébuchon)離世的第一百周年,法國知名記者杜伊克(Alexandre Duyck)10月出版人生第一本小說《奧古斯汀》(Augustin),賦予這位令法國社會遺憾無比的士兵,一個新的生命。杜伊克10年前在弗里涅-默茲(Vrigne-Meuse)附近村莊採訪時得知了特雷比雄的悲劇,他告訴法國新聞頻道《法蘭西24》(France 24):「我一直惦記著奧古斯汀,他的死撼動了我。他在最後一刻因為荒謬的原因慘遭殺害。」

墓碑刻著「1918年11月10日」

特雷比雄1878年5月30日出生於法國南部洛澤爾省(Lozère)。父母早逝,他獨自養育4名兄弟姐妹,直到36歲戰爭爆發前,都待在景色優美的山林間牧羊,偶遇鄰里居民舉辦婚禮時,他會在喜宴上演奏手風琴,賺些額外的補貼。1914年,能夠以家庭為由拒絕服役的特雷比雄卻自願參軍,他被分派到第163師415步兵團服役,見證了整場戰爭,從「馬恩河戰役」(Battle of Marne)、「凡爾登戰役」(Battle of Verdun)等著名戰事的廝殺場面,到他最後的長眠之地阿登省(Ardennes)。

一個世紀前的11月11日凌晨5時,法國東北部貢比涅(Compiegne)森林的一列火車上,德國政府代表埃茨伯格(Matthias Erzberger)向法國陸軍元帥福煦(Ferdinand Foch)投降,並簽署停戰協定。終戰於上午11時生效,但在那之前,阿登省弗里涅-默茲(Vrigne-Meuse)戰場前線上,做為傳令(dispatch rider)的特雷比雄接收最後一道命令──向2公里外的隊長傳信。士兵一去不復返,也未能完成指令,10分鐘後、上午11時戰場傳出了和平的號角聲。

法國陸軍元帥福煦與德國政府代表埃茨伯格簽訂的一戰停戰協定(美聯社)
法國陸軍元帥福煦與德國政府代表埃茨伯格簽訂的一戰停戰協定(美聯社)

加拿大魁北克省(Quebec)媒體《The Koz Post》報導,法國阿登博物館館長、歷史學家馬奎特-奈錫德(Carole Marquet-Nightshade)指出:「一般認定,特雷比雄是法國土地上最後一名因戰爭喪命的士兵。」特雷比雄和其他同日陣亡的30位官兵被埋在附近公墓,純白十字架上標誌的卻是「1918年11月10日」。

一戰、第一次世界大戰、最後一名死於戰場的士兵、奧古斯汀‧特雷比雄。(AP)
奧古斯汀‧特雷比雄的墓碑上刻的日期是1918年11月10日。(AP)

終戰日之死的真相:415兵團幾乎全滅

弗里涅-默茲鎮長香諾(Jean-Christophe Chanot)批評,這些法國士兵死於終戰日、一場與最終戰果無關的衝突中,法軍擔心此事曝光,可能讓法軍蒙羞,他解釋:「因為這攸關榮譽,終戰那天不該有死亡。他們的家屬也領不到撫恤金。」

既然終戰那天不該有死亡,究竟特雷比雄接受的最後一道命令是什麼,為何導致他中彈?英國獨立媒體《i News》報導,鎮長香諾指出,當年德國與協約國談判停戰時,法國陸軍元帥福煦認為德國人可能不願妥協,於是照樣向特雷比雄所在的163師415兵團下令,要向默茲河(River Meuse)對岸的德軍發動最後攻勢,以確保勝利。

一戰停戰協定簽訂後,眾人合影,右二為法國陸軍元帥福煦(美聯社)
一戰停戰協定簽訂後,眾人合影,右二為法國陸軍元帥福煦(美聯社)

香諾說:「當時氣溫是攝氏零下6度,周圍被冰雪和霧氣環繞,他們接獲命令前往默茲河,但看不清對面的德軍。當霧氣消散,他們所有人都在德軍的視線內。」當場90名415兵團的將士陸續陣亡,原先不在前線的特雷比雄為了向隊長傳令──11時30分集合用餐──沿著舊鐵軌抵達了現場,也遭射殺。法國軍方為了隱瞞終戰日士兵之死,終戰2天後便把415兵團倖存官兵送到黎巴嫩服役,一待就是好幾年。


法媒介紹終戰日之死的真相。

真相代代相傳了一世紀,也將持續傳下去

《奧古斯汀》作者杜伊克認為特雷比雄是「從容就義」,他指出:「他知道自己陷入了完全無法逃脫的命運,前方有未知的殘暴,但他仍舊堅持了下來。他是種『反英雄』角色,非常勇敢、謙虛又溫和,他象徵著所有長時間被戰爭束縛的士兵,直到最後都服從命令,因為這就是作為軍人的使命。」


法媒介紹終戰日之死的真相。

弗里涅-默茲鎮的人們始終知道終戰日的故事,415兵團倖存官兵每年都會在終戰紀念日回到這個小鎮,向所有鄉民們重溫這段往事,歷來鎮長也肩負傳承歷史的重任,於是真相代代相傳了一世紀。法國總統從來沒有蒞臨拜訪如此別具意義的歷史遺址,現任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也不會在今年終戰百年出席弗里涅-默茲鎮的紀念儀式。

但無論政府是否重視,香諾都會持續推動傳承:「我們想讓這件往事保持鮮活,這世界應該去了解弗里涅-默茲鎮的故事,戰爭最後時刻的戲劇性發展。」

這節車廂是一戰停戰協定的簽訂地點,這是1941年3月24日的資料照片(美聯社)
這節車廂是一戰停戰協定的簽訂地點,這是1941年3月24日的資料照片(美聯社)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