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蔣市長聽過遊民守護神阿嬤的故事嗎?談警察暴力驅趕遊民爭議

2024-06-17 05:30

? 人氣

筆者提到,日前在台北捷運的景美站,一名員警對著一名男子咆嘯,造成衝突引起爭議。對此,筆者向台北市長蔣萬安喊話。(資料照,陳昱凱攝)

筆者提到,日前在台北捷運的景美站,一名員警對著一名男子咆嘯,造成衝突引起爭議。對此,筆者向台北市長蔣萬安喊話。(資料照,陳昱凱攝)

台北市民眾日前在台北捷運的景美站,看到一名員警對著一名男子咆嘯,過程中不但出手打頭,還硬生生將對方推倒在地。對此捷運警察局對此出面致歉,將從重追究員警相關行政責任外,並依法送辦。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遊民的政策議題在我國沒有受到足夠關注,卻遭受長期汙名化的不公義對待。然而,遊民是一直都存在的一群,不是作為一種階級或身分,而是作為一種特殊的生活形態而存在,理應受到台灣國家和社會的關心與研究。

事實上,遊民露宿街頭的風險極高。首先是健康上飽受威脅,其次容易受到欺凌與不當的對待,甚或成為詐騙集團的覬覦對象。他們有時當人頭無故消失、有時寒冬凍斃,也未引起台灣社會太多的重視,筆者多次寒冷冬夜提醒住家附近的警察,當天及時關心拿著棉被住在公圓板凳上的遊民,避免遊民不幸因失溫往生,而遊民議題相較於兒虐致死事件所引發的社會關注,遊民可謂是弱勢中的弱勢。

當遊民只是剛開始在社會遊蕩時,其尚可生活在社會的某個角落,雖然人際關係與工作等,已經不太穩定,但是尚與正常社會保持一定的聯繫。其後,遊民的特質愈來愈濃厚,其開始依附在宮廟、慈善團體或官方所提供的臨時收容空間,於進出之間,逐漸失去自我尊嚴。最後,其只能長期待在公共空間,企圖在不能維持隱私的空間中,創造出虛擬的隱私空間,並沈溺於其中。然而,遊民仍舊會被驅離,或因為正常社會不斷設置的障礙而流離顛沛。換句話說,最終階段的遊民,其所居空間是個不存在的空間,其存在於不存在的空間中。在這個階段,遊民所擁有的只剩名字與身體等殘餘價值,而這會讓他們處於極度容易被害的多重困境。

但遊民是活生生的人,政府和社會大眾應該張開你的眼睛。無家可歸的遊民就像你一樣,他們就像我一樣。他們正在和真實生活戰鬥,值得更好的待遇和尊重。在遊民政策議題的處理上,過去英國在面對倫敦遊民,不選擇暴力驅趕而是透過政策讓遊民變成當地導遊,協助國家觀光經濟和外交。而德國人暱稱為「國民媽媽」的前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說出「如果歐洲無法應對難民問題,將不再是人們心目中,富有希望的歐洲」!身在台灣社會的我們不得不佩服梅克爾的政治格局和人道主義胸襟!比起來,我們的遊民問題小咖多了,如果我們政府面對遊民議題只想到暴力驅趕,在遊民議題的政策處理能力,是令人搖頭!

街友世界是社會縮影,鏡射出人性最良善與最醜惡、人生最幸福與最悲慘、物慾最豐裕也最貧乏的矛盾。台灣社會所有對遊民的偏見、誤解、歧視,在沒有好好深究、理解之前,都是不公平的,一個有美學教育素養的台灣人,不會也不能對遊民議題麻木無感、或者只發出譏笑其為不努力才成為遊民等責怪受害者論述,爭相落井下石補上一腳,對其進行汙名化標籤。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