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新興市場危機,台灣的風險有多高?

2018-08-20 09:29

? 人氣

里拉危機是否擴散成市場焦點,圖為土耳其一處外匯兌換所,民眾持續關注里拉匯率。(AP)

里拉危機是否擴散成市場焦點,圖為土耳其一處外匯兌換所,民眾持續關注里拉匯率。(AP)

土耳其貨幣里拉暴跌危機,從而引發新興市場危機再次讓全球矚目,同時也帶動各國股市下挫、新興市場貨幣更為弱勢,20年前曾預測亞洲金融風暴而聞名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就認為這次有「亞洲金融危機歷史重演的跡象」。不過,就目前情況看,仍無成漫天烽火的跡象。對台灣而言,唯一的風險在其是否燒到先進國家的市場而已。

相較過去歷史,土耳其的里拉危機可說大致上是依循著「前人的腳步」前進。亞洲金融風暴前幾年,東南亞國家因經濟表現好被譽為「四小虎」,外資源源不絕的流入,支撐了匯率、股價,同時也拉高資產價格、通膨上揚,大家一起享受歡樂雞尾酒會。

但一個經濟體在碰到「EASY MONEY」時,不能用來投入生產性投資、提升產業、加強出口競爭力,國際收支的平衡靠的是資本帳流入,經常帳(進出口部門)卻是逆差。一旦碰到國際大環境變化、或甚至只是市場突然看壞該國市場,導致資金反轉流出時,所有病症就一次一起爆發:貨幣貶值、股市下挫、資金外逃、外匯存底流失,為了壓制金融危機只好拉高利率,結果讓經濟陷入衰退。

土耳其就是大致依循這個過程,一步步跌入危機;里拉兌美元單日可暴跌近2成,從年初至今下跌超過4成;雖然土耳其政府呼籲民眾「拿美金換里拉」,不過這種道德訴求一般不會有效果,對匯率重貶、金融危機在望的國家而言,在市場上幾乎不可能再借到錢,這時第一個傳導過程就是把災難傳送到債權人身上。

以目前資料看,美、日、歐洲主要國家的銀行,對土耳其的曝險部位大都在150-200億美元之間,法國則超過300億美元;相對於其經濟體與金融規模來看,比例算低,只有西班牙833億美元的曝險部份較讓人擔心。再以實體經濟來看,土耳其的國內生產毛額(GDP)不到9000億美元,在全球供應鏈體系的整合程度不算高,因此整體來看,里拉危機的衝擊雖有但尚屬可控。此外,土耳其亦不是歐盟更非歐元國家,因此不會如希臘一樣,以一個5000億美元的經濟體拖累所有國家,造成鉅大的衝擊。

不過,較大的風險與不確定因素,是里拉危機對其它新興國家的「帶動效果」。20年前,如果只是泰國倒下去,事情其實是單純而可控,但泰國引發其它東南亞國家甚至韓國也倒下去,才成為衝擊全球的亞洲金融風暴。從3年前美國啟動升息後,外界就一直擔心對新興國家的衝擊;當時有一派的看法認為新興國家體質較過去強,可承受升息帶來的影響(主要是資金流出與匯率貶值與股市下跌的壓力)。

但經過2年多來,體質弱、內部經濟與政治治理較差的新興國家終究倒下去。拉美的主要經濟體阿根廷與巴西、南亞的巴基斯坦、非洲的南非等,幾乎都面臨程度不等的壓力,其中阿根廷已確定「陣亡」,6月時就已向國際貨幣基金求救,貸款500億美元,巴基斯坦在7月底也撐不住向IMF求救;新興市場股市下跌的程度也已接近熊市了。事後諸葛來看,外界還是高估了這些國家的體質與治理。

與此同時,川普興之所至的貿易戰也加遽部份國家的壓力,甚至讓這張「瀕危」名單加長─伊朗經濟已接近崩潰、俄羅斯因川普的制裁而面臨壓力。當然,更是充滿戲劇性與未知風險的中美貿易戰,也是牽動著全球經濟與金融市場。

因此,如果要控制里拉危機的衝擊,最佳方式就是如同過去解決「龍舌蘭酒危機」(墨西哥金融危機)一樣,儘快達成援助方案、挹注資金,讓其衝擊「鎖」在區域內,勿感染到全世界。

但土耳其的問題是:同時面臨經濟與地緣政治危機,近年為敘利亞內戰、土國政變和向俄買軍武等問題與美國交惡,這讓川普樂得在危機時再推貿易戰,提高土國鋼鋁關稅,被土耳其總統形容是「在土耳其背後插上一刀」;要讓美國掌控的IMF出手援助,顯然有一定難度。

對台灣而言,與土耳其的雙邊貿易只有區區的20億美元不到,在全年5768億美元的對外貿易額中,可說微不足道;金融業曝險部位,金管會的調查是不到台幣1400億元,比例極低,因此土耳其的經濟危機、里拉風暴,對台灣的直接衝擊幾可忽視。

雖然短期消息面衝擊造成國際金融市場下跌,也會讓台灣市場受累,但這種消息面的修正很快就會結束、股市即可回穩。真正該注意的是里拉危機是否傳導到其它新興市場,當然,更關鍵的是有沒有拖累歐美等主要市場,否則,台灣幾乎全然在風暴之外。對台灣而言,真正要關注且影響鉅大者,還是中美貿易戰的後續效應,才是真正有衝擊能量的事件。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