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縱橫:中亞維族人「疆獨」之路受挫

2015-04-19 16:53

? 人氣

43歲的維族婦女瑪莉卡感到,被引渡回國的風險正變得越來越大。

43歲的維族婦女瑪莉卡感到,被引渡回國的風險正變得越來越大。

長期以來,中國新疆維吾爾族人為躲避官方的迫害,源源不斷地逃往中亞。但如今,隨著中國在中亞地區的影響力越來越大,中亞「疆獨」運動也變得愈發艱難。中國新疆地區,也有這樣一群人,為實現他們家園獨立而奮鬥。

但是,新疆維族人最後一次努力在1949年被中國政府徹底粉碎。之後數年內,6萬多維族人跨越中蘇邊境,開始了逃亡中亞的漫漫長路。

如今,大約有35萬維族人生活在中亞地區,其中大部分在哈薩克斯坦。過去維族人還能公開表達意見,宣傳「疆獨」。但現在,隨著中國加大投資中亞地區的輸油氣管線,鐵路,公路以及邊境貿易區,一切都在潛移默化地發生著變化。

運送油氣的中亞鐵路。
運送油氣的中亞鐵路。

 

中亞的維吾爾族人。
中亞的維吾爾族人。

 

維族人不安:疆獨運動在中亞受限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中亞區代表卡哈爾曼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中亞區代表卡哈爾曼。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中亞區代表卡哈爾曼說,中國在中亞的影響力正在逐步擴大,幾乎能夠控制在哈斯克斯坦的全部維吾爾人。現在已經不可能在這裏討論「疆獨」問題,任何人只要談及,都會受到處罰。

卡哈爾曼曾經創辦過一個政治黨團,但哈斯克斯坦當局已經多年禁止其註冊。現在他還被烏茲別克斯坦和吉爾吉斯斯坦禁止入境。

儘管如此,卡哈爾曼在這裏仍能夠得到比在中國更多的自由。他說,在中國,信奉伊斯蘭教都會受到限制:維族男性青年被禁止留鬍子,而女性禁止戴頭巾,18周歲以下不能去清真寺禮拜。傳統文化也不能倖免,音樂表演和節日盛會都很難得到允許。

維吾爾族婦女。
維吾爾族婦女。

今年43歲的維族婦女瑪莉卡也來自中國,她還注意到哈薩克斯坦政治環境中的另外一個變化:被引渡回國的風險正變得越來越大。

她說,已經有不少例子發生,一些維族人想要來中亞,但最後都被遣返回去。她非常擔心自己的安危。

2005年,瑪莉卡的父親和兄弟因為參與反政府遊行在中國入獄,她也被要求摘掉頭巾,否則也要被判刑。之後她便逃到哈薩克斯坦。

最早,她還能被確認為難民,得到哈薩克斯坦政府的認可文件,但現在這些文件已經被收走。

即使她已經嫁給了當地人,但她還是感到不安。「我不敢出門,好像中國政府的人無處不在,我很害怕。」

中國不安:國內暴力不斷

面對國內維吾爾族人的不斷暴動,中國政府也同樣感到不安。

在過去的幾年內,中國國內已經發生數起暴動。2014年中國雲南昆明火車站發生砍人事件,造成29人死亡,130人受傷;隨後,在新疆烏魯木齊的一個農貿市場,再次發生砍人事件,造成31人死亡。

中國政府稱,暴徒與國外聖戰分子有密切聯繫。但不論是否屬實,一些年輕的維族人正在逐漸轉變為極端伊斯蘭分子。

哈薩克阿拉木圖維族聚居區的阿訇(Akhund)薩里丁。
哈薩克阿拉木圖維族聚居區的阿訇(Iman)薩里丁。

薩里丁是哈薩克斯坦阿拉木圖維族聚居區的阿訇,他說:「現在極端分子遍布社會的各個角落,這是因為很多人並不真正了解伊斯蘭教,他們所理解的宗教是錯誤的。」

當被問及一些維族人在新疆的暴力行為時,他沉默了一會,說:「我沒有去過新疆,並不了解。或許他們遭到迫害,或許他們父母孩子沒了。」

如何能讓年輕一代走上正確的道路?他的回答很簡單,讓孩子們在清真寺做完禮拜後,到後院的場地上打打網球,打打籃球。

但對於大多數維族人而言,少數極端分子破壞了他們重建獨立家園的夢想,因為他們的行為給了中國政府更多理由,來鎮壓新疆及維族人。

儘管爭取「疆獨」的努力遭遇眾多挫折,但他們似乎夢想還在,他們還在努力。

(編譯:宗興/責編:路西)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