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專文:專權政治好大喜功─董建華未兌現的「建房指標」

2022-07-02 05:50

? 人氣

中國專權政治的傳統,就是掌權者喜歡多言,好大喜功。圖為前香港特首董建華。(資料照,AP)

中國專權政治的傳統,就是掌權者喜歡多言,好大喜功。圖為前香港特首董建華。(資料照,AP)

有親中共背景的香港《經濟日報》在7月18日以「李怡不走了!」為大標題,刊登了對我的全版訪問,以我作為標準,顯示香港人對主權轉移後的信心。

失敗者回憶錄155:九七初期的觀察與思考

在香港主權轉移後十天,我去黃永玉家閒聊。他說:「回歸後的香港,看來情形還好,不會有改變的樣子。李怡在香港,那麼我們對香港還有信心。不在香港,那就……。」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我說:「不能以我做標準。香港人的標準是看李柱銘與司徒華。七一後我訪問李柱銘,他說『比以前有信心』。」至於司徒華,他曾在七一前的四月表示,短期內不會離開香港,因擔心回港時不讓他入境。然而,七一後捷克宣布頒一個人權獎給司徒華,他決定去領獎。他表示,主權移交兩星期,未見有大轉變,原因可能是國際傳媒仍在觀察著這地方。

有親中共背景的香港《經濟日報》在7月18日以「李怡不走了!」為大標題,刊登了對我的全版訪問,以我作為標準,顯示香港人對主權轉移後的信心。我想那是因為我最早提出,如果香港成為中國主權的一部分之後,市民不能夠像以前那樣每個人由自己去決定做什麼和怎麼做的話,我就寧可繼續做一個人而不做中國人了。

事實上,我的確是自中英談判香港前途這十多年來,在媒體上反對把數百萬自由的香港人交到一個極權國家手中的始終如一的論者。我主編的雜誌如此,我在各媒體上的談話如此,1996年還在台灣出版了《香港1997》一書,認為香港過去成功的因素,在主權轉移後幾乎一定會逐漸失去,把香港的未來寫得相當悲觀。因此,被媒體或有些人將我的動向視為標準,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在《香港1997》一書及之前十多年對香港九七後的悲觀估計,根據的是對中共的本質及其過去歷史的了解。這種對極權政治的了解,同西方一些媒體的看法相近。美國《財富》(Fortune)雜誌以「香港已死」,來預言九七後的情況。但這種估計並不意味著會即時發生。在全球關注香港變或不變的情況下,中共確實在主權轉移之初,忍住干預的手,盡量讓香港保持原貌。

一份有親中背景的報紙,在1997年7月18日全版報導「李怡不走了」!以此來顯示香港人對主權轉移到信心。(李怡提供)
一份有親中背景的報紙,在1997年7月18日全版報導「李怡不走了」!以此來顯示香港人對主權轉移到信心。(李怡提供)

香港仍然可以享有法律保障下的自由,媒體仍然可以報導和批評大陸社會和中共政權,法輪功仍然可以在鬧市掛「天滅中共」的橫額。儘管中共負責香港事務的高官警告香港新聞界不應「攻擊」中國領導人,不得鼓吹「兩個中國」「一中一台」「台灣獨立」。但亦有不少討論質疑如何界定是「批評」還是「攻擊」?是「主張」還是「鼓吹」?把媒體告上法庭,難有勝算。的確許多媒體已作自我審查,但批評報導中國陰暗面的媒體仍然存在。台灣駐港機構及親台團體一如既往慶祝雙十。中共亦知道在司法獨立之下,也不可能將親台團體告上法院。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