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在線》深耕?還是先填土?

2018-05-11 06:30

? 人氣

「希望教育部在考慮下個年度的經費分配時,能夠更務實的盤點目前教育現場真正的缺失,先求鞏固本務,再來談其他遠大的目標;在深耕之前,請先看看腳踩的這塊地之土壤到底有多厚吧!」(示意圖,時報出版)

「希望教育部在考慮下個年度的經費分配時,能夠更務實的盤點目前教育現場真正的缺失,先求鞏固本務,再來談其他遠大的目標;在深耕之前,請先看看腳踩的這塊地之土壤到底有多厚吧!」(示意圖,時報出版)

今年二月十三日教育部公布了高等教育深耕計畫的審查結果。儘管教育部在公告的主文中極力強調整個計畫的審查作業嚴謹周延,包括以「三方溝通對話機制」、「導入證據知會模式」、「邀請全部申請學校進行簡報」等創新方式提升審查評分的公正性與周延性,不過由於最後公布的結果為通通有獎,加上之前一些受頂尖大學補助的學校在此次計畫中所得到的經費大幅縮水,一時間在輿論上貶多於褒。

任何計畫的提出都有其設定之目的,高教深耕計畫依教育部的解釋,是以「『落實教學創新』、『提升高教公共性』、『發展學校特色』及『善盡社會責任』為目標,協助各校依本身優勢發展特色,配合社會趨勢及產業需求進行教學方法創新,引發學生學習熱情,培養學生關鍵基礎能力及就業能力,以達到『適性揚才』之目的」。姑且不論「落實教學創新」、「提升高教公共性」、「發展學校特色」及「善盡社會責任」這些項目統合起來是否就能夠達到「適性揚才」的目的,在教育部能夠投注在高等教育的經費有限之現況下,我們其實應該思考一個更基礎的問題:在由校際間競爭的「教學卓越計畫」轉換成為普遍補助性質的「深耕計畫」之時,哪個面向的高教花費才是最需要投注經費的地方?

當然,臺灣的高等教育目前存在許多沉痾,諸如大學院校過多、少子化衝擊、學費凍漲、教授薪資僵化等,認真討論起來,幾乎每一個的急迫性都是同等重要。不過這些大家耳熟能詳的問題,大都是短期內無法有效解決的難題;這些問題中的任何一項,都必須要有耐心的等待社會凝聚共識,加上行政與立法等各部門長期的共同努力之下才有解決的可能。但是在這些問題獲得妥善的處理之前,此刻正在學的學生以及那些即將進入大學的學生們,他們現在所就讀的大學,又有哪些問題是目前最需要投注經費加以解決的呢?

就一個大學該提供給學生的學習資源而言,「師資」、「設備」、「實驗、實習經費」應該是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三個項目。然而,如果我們仔細檢視這些在教育現場中最重要的項目,很容易就可以發現,以目前許多學校的現狀來說,連在數量上都沒有達到該有的水準,更遑論追究品質的良莠。就以在教育部網站有公開揭露數字的「師資」為例,依教育部所公布的法規〈專科以上學校總量發展規模與資源條件標準〉,其中第四條規定了日間學制的生師比值應低於23,但是在教育部《大專校院校務資訊公開》網站內的「日間學制生師比──以『校』統計」之表冊內的資料卻顯示,106學年度在162所大專院校中有79所超過23,亦即接近五成的大專院校的師資,光在數量上就不符合這個最低標準。

臺灣許多的大學在「師資」這一項的不足,還可以從各系所的專任教師人數看出。在上一段所提到的法規中之第五條,對於系所與學位學程的專任師資數就有明確的規定,其中對學系與研究所的師資人數清楚寫出「學系未設碩士班及博士班者,專任師資應達七人以上;設碩士班者,專任師資應達九人以上;設博士班者,專任師資應達十一人以上」、「研究所設碩士班且招生名額在十五人以下者,專任師資應達五人以上;招收名額在十六人以上者,專任師資應達七人以上;設博士班者,專任師資應達七人以上」。若以上列關於教師人數的標準來檢視《大專校院校務資訊公開》網站內的「專任教師──以『系(所)』統計」資料就可以發現,162所大專院校內數百個系所內之專任師資人數都達不到規定中的最低要求,就連臺灣大學醫學院的「免疫學研究所」這個已有25年歷史,培育免疫學碩、博士人才的老字號研究所,其專任師資就只有6人而已,完全不符「研究所設博士班者,專任師資應達七人以上」的最低標準;還有像是成立已經二十七年的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只有5人、成立已二十四年的政治大學「俄羅斯研究所」只有3人。若是連這些之前所謂「頂尖大學」的院校都出現這種數字了,那我們就更難想像其他經營困難的學校會是什麼樣子!

這樣的數字透露了什麼?如果連「師資數額」這個最基本的條件都已經捉襟見肘了,那就代表著這些大專院校連最起碼的教學品質可能都無法顧好,怎麼還能奢求他們有能力去兼顧「落實教學創新」、「提升高教公共性」、「發展學校特色」及「善盡社會責任」呢?因此在教育經費有限的現實狀況下,教育部不能對於臺灣有一半大專院校普遍的「先天不足」現象視而不見,硬要這些人力已經不足的學校,再分出人力去執行那些「兵強馬壯」的條件下才能做的工作;也要仔細檢視之前以大筆的「頂大」、「教卓」經費所補助的各個學校錢到底是花在什麼地方?還有之前所做的各級評鑑到底是在評鑑些什麼?為什麼連教師員額需要達標這麼基本的事情都貫徹不了?為什麼連臺灣大學這樣的指標性學校,還會有老字號的研究所連師資員額都不足!

我們鄭重提醒教育部與各個大學:學校存在的價值,第一項就是善盡教學的責任,如果這點做不好,其他煙火式的亮點,只不過是自欺欺人的虛務而已。希望教育部在考慮下個年度的經費分配時,能夠更務實的盤點目前教育現場真正的缺失,先求鞏固本務,再來談其他遠大的目標;在深耕之前,請先看看腳踩的這塊地之土壤到底有多厚吧!

*本文原刊《通識在線》,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