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才是「JUST DO IT」!反抗職場性霸凌,Nike女員工自主調查,6名高階男主管被鍘

2018-04-30 09:10

? 人氣

美國運動品牌龍頭Nike遭到內部女員工爆料,職場性別歧視和性霸凌問題嚴重,男主管對她們言語羞辱、性騷擾、強吻,向公司人資部門反應卻石沉大海,還有人因此被資遣。忍無可忍的女員工發動內部性騷擾調查,將調查結果上呈公司執行長帕克,導致6名高階男主管被炒,包括被看好接班的品牌總裁艾德華斯也被鍘。

《紐約時報》28日報導,Nike全球總部的女員工遭到嚴重的職場性別歧視,女性被邊緣化,女性員工人數占公司一半,但能升到主任職以上的僅有38%,升到副總監僅有29%,高階主管一字排開幾乎都是男性。男性主管經常出言羞辱女性員工,罵她們是「蠢婊子」,在女性員工面前討論哪家脫衣舞酒吧比較好,在工作email中對女員工的胸部品頭論足,甚至將女員工拉到廁所強吻。女員工向人資部門申訴往往沒有下文,還有人因此被資遣。


為了反抗公司的惡質文化,一群女員工私下進行一份性騷擾調查,蒐集不同部門女員工在公司面臨的性騷擾和歧視問題,並在今年3月5日將完成的調查報告送交執行長帕克(Mark Parker)。6名高階主管因而下台,就連最被看好接班的品牌總裁艾德華斯(Trevor Edwards)和品牌全球總經理馬丁(Jayme Martin)都因此黯然離開Nike。

「他拿車鑰匙丟我,還罵我是蠢婊子」 Nike公司文化縱容男主管惡劣行徑

《紐約時報》訪問50名現任和離職Nike員工,在Nike品牌零售設計部門工作5年、在2016年離職的克蘭(Francesca Krane)說:「最後我終於明白,因為我是女人,我在公司沒有升遷的機會。」她選擇離開就是因為厭倦身邊經驗、能力與她差不多,甚至比她不足的男性不斷升遷,自己卻遲遲沒有機會。

除了不平等的升遷機會,還有日常不斷的言語暴力和性騷擾。三名匿名的女員工透露,男性主管常用粗俗的語言稱呼女性的性器官,一名女員工則爆料,她的男主管岀言羞辱她,「他拿車鑰匙丟我,還罵我是蠢婊子(stupid bitch)」。女員工向人資部門舉報,這位男主管並未受到任何懲處。

Nike前員工、負責設計App的工程師艾敏(Amber Amin)則說,她的主管經常用性別歧視話語貶低她,「他認為女性能力較差,這是他對女性的普遍態度。」艾敏向公司人資部門求助,卻換來兩天後被裁員的通知。

企業父權文化根深柢固 男主管愛搞小圈圈

Nike自1960年代創立以來,公司文化強調競爭,加上品牌目標市場為男性主導的運動如籃球、棒球等,女性員工容易被邊緣化。男性主管們經常誇耀自己和前品牌總裁艾德華斯關係有多好,形成一個以艾德華斯為中心的男性小圈子。前員工艾薩維朵(Paige Azavedo)回憶,2014年她第一次與主管、Nike北美數位品牌總監塔瓦(Daniel Tawiah)開會時,塔瓦根本沒在跟她討論數位行銷計畫,只是不斷吹噓自己跟艾德華斯的關係讓他的仕途一路順遂。

女性主管少 Nike女性運動品牌搶不過對手

市值約1,120億美元、年收入約360億美元的Nike一直是全球運動用品市場上龍頭,近來卻面臨重大商業危機。一方面為競爭對手Adidas在服裝和鞋類的關鍵市場取得優勢,另一方面則是難以搶攻目前成長最快速的女性運動用品市場。多名Nike女性員工表示,公司內部缺乏女性主管是Nike難以搶攻女性運動用品市場的關鍵原因,此外公司大部分資源還是在傳統男性為主的運動用品部門。

離職員工質疑 公司有意包庇男主管惡劣行為

女性和男性員工紛紛站出來指控惡劣的公司文化後,Nike也趕緊做出回應,強調對性騷擾、言語羞辱零容忍。公司發言人維金斯(KeJuan Wilkins)稱這是「少數高層主管互相包庇」的行為,公司絕對不會容忍。執行長帕克也發表聲明說,大部分的Nike都是盡忠職守,努力為全球運動員提供最好的服務和產品,聽到公司內部傳出性騷擾、性別歧視的消息讓他感到痛心。

Nike執行長帕克。(截圖自YouTube)
Nike執行長帕克。(截圖自YouTube)

不過Nike女性員工認為,公司是有意包庇男員工和主管的惡劣行徑,前員工謝爾比(Amanda Shebiel)說,Nike的懲處是「遲來的正義」,為何一定要透過匿名調查才能改變公司的態度,「我和我的同仁們反映過無數次公司性別歧視的文化讓我們感到不舒服,甚至受到威脅,我們一直希望公司能有所改變」,如果公司高層一直到最近才得知這種惡劣文化,代表她們之前的努力根本就是白費。

本篇文章共 3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40

喜歡這篇文章嗎?

魏嘉瑀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