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鵰英雄傳》也中槍!印書也被判死刑 台灣斑斑鮮血禁書史

2018-04-05 09:00

? 人氣

「噤聲的日常」特展不僅展出被禁書籍,也展出政府如何進行文化監控、愛國教育等,「蔣公看魚兒向上游」即是一例。(陳韡誌攝)

「噤聲的日常」特展不僅展出被禁書籍,也展出政府如何進行文化監控、愛國教育等,「蔣公看魚兒向上游」即是一例。(陳韡誌攝)

如今台灣人必讀的經典作品,到底有多少被禁過?1949年國民黨政府來台,開啟長達38年戒嚴統治,不僅禁唱〈媽媽請你也保重〉、〈望春風〉等台語金曲,傳遞思想的出版業當然也遭殃。

1959年,金庸、梁羽生等人的武俠小說遭禁,如今年輕學子必讀的《射雕英雄傳》也遭改名,但禁的不只是武俠,世界名著《戰爭與和平》也躲不過,嚴重者,翻印郭沫若《管子集教》一書的泰順書局負責人羅世敏還遭判刑死於獄中,編纂《理想丈夫》一書的《臺灣新生報》副刊總編童尚經則遭處死刑。

4月7日言論自由日前夕,國家人權博物館展開「噤聲的日常」特展,展期持續至12月,不僅展出被禁書籍,也展出政府如何進行文化監控、愛國教育等,「蔣公看魚兒向上游」即是一例。走過展場,或許才能知道今日自由讀書的生活是多麼可貴。

2018.04.02-文化部國家人權博物館舉辦「2018言論自由日─噤聲的日常」特展,展中將當時被禁的雜誌一一陳列出來。(陳韡誌攝)
「噤聲的日常」特展陳列當時被禁書籍,圖下《大漠英雄傳》正是被迫改名的《射雕英雄傳》(陳韡誌攝)

不可戴面具活動、武器不得超越現代知識技術 戒嚴時期漫畫審查無所不管

據特展資料,書刊查禁制度源於《懲治叛亂條例》、《臺灣省戒嚴期間新聞雜誌圖書管制辦法》、幾經修正之《出版法》等,而書籍被查禁的主要標準,大致有以下幾類:左翼思想(包含作者或譯者滯留於中國、疑「附匪」之書)、暴力、黑幕、晦澀消極思想、煽情思想、台獨思想、黨外雜誌等。

不僅學術書籍遭嚴加審查,大眾娛樂如武俠小說、漫畫也躲不過,例如1966年正式實施之《編印連環圖畫輔導辦法》,便嚴格箝制漫畫創作的標準,例如:

不得妨害國際之正常關係。
一切新武器,不應超越現代知識與技術。
機器人之能力應有本源、有限度,應受人控制、為人工作,不可有自由意志、不可隨意言語行動,不可用於打鬧搶劫或其他犯罪。
不可以骷髏為標誌,或戴假面具在公共場所活動……

以這般標準而言,1968年菲利普·K·迪克所著的小說《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後改編為雷利·史考特經典電影《銀翼殺手》)大概會被禁,因機器人有自由意志;日本漫畫《假面騎士》也會中槍,因人物皆戴面具活動。國家人權博物館館長陳俊宏即於特展開幕式嘆,台灣漫畫與武俠小說發展停滯,正是因為這些政策的影響。

《射雕英雄傳》也中槍 金庸作品遭認定「為匪宣傳」一禁20年

武俠小說遭禁則源於1959年「暴雨專案」,因武俠小說遭認為可能充當心理作戰之宣傳工具,因此與「附匪」、「陷匪」作家相關的著作全遭禁。

著名作家金庸的作品《射鵰英雄傳》曾因「射雕」讓人聯想到毛澤東創作詩句「只識彎弓射大雕」一語,遭改名為《大漠英雄傳》;特展資料指出,由於《射雕英雄傳》原發表於香港大公報,報紙與出版社皆被視為左派,因此也被認定涉嫌「為匪宣傳」,禁。

直到1970年當局查禁方向轉向黨外雜誌,盜印的金庸小說才開始大量流通,而1979年,遠景出版社發行人沈登恩歷時2年陳情,當局才以「金庸的小說尚未發現不妥之處」,同意解禁出版。在此之前的20年,金庸作品都遭封印,只能偷印來看。

2018.04.02-文化部國家人權博物館舉辦「2018言論自由日─噤聲的日常」特展,當時被禁的黨外雜誌包含《自由時代》。(陳韡誌攝)
直到當局砲火對準黨外雜誌,盜印的金庸小說才開始大量流通。圖為《自由時代》與其他被禁黨外雜誌。(陳韡誌攝)

上海的辭典稱蔣介石為「史上最殘酷暴君」 原老闆跑來台灣受牽連槍決

回顧戒嚴時期,台面上的知名作家幾乎都被禁過一輪。例如李喬《藍彩霞的春天》一書描寫台灣性工作者遭壓迫、黑社會等問題,被認定「妨礙善良風俗」;知名作家魯迅被認定是「五四左翼作家」,書籍全禁;左翼作家陳映真《將軍族》一書查禁理由眾說紛云,但目前推測是內容描寫到向日葵(當時國民黨政府誤以為向日葵是中共國花)、青年向空中揮舞紅色旗幟等惹禍。

外國文學當然也在查禁範圍,例如托爾斯泰《戰爭與和平》一書,作者為俄國人、譯者又是當局認定的「附匪」人士郭沫若,有「為匪宣傳」之嫌疑,禁;《教父》、《畢業生》、谷崎潤一郎經典小說《鍵》,被認定涉及暴力色情,禁。

出版作品讓政府不開心,不僅會被查禁、被改名,也可能因此喪命,明倫出版社、泰順書局、春明書局皆有冤獄發生。例如1948年,原先在中國經營春明書局的陳冠英來台開業,上海本店則由當地員工接手,只是1951年,中華民國海軍攔到一艘載有200餘本《新名詞辭典》的船隻,事情就大條了。

當時海軍驚見《新名詞辭典》介紹「蔣介石」的條目寫著「中國的大獨裁者,歷史上最殘酷的暴君,第一號戰犯」,許多條目都遭當局認定不妥,陳冠英因此遭槍決──儘管陳冠英一直強調這些書都是他離開上海後才出版的,當局咬定他還有跟上海本店聯繫,不採信他的說法。

毛澤東與蔣介石。(維基百科)
《新名詞辭典》介紹「蔣介石」的條目寫著「中國的大獨裁者,歷史上最殘酷的暴君,第一號戰犯」(維基百科)

《理想丈夫》事件也是極冤。1963年,《臺灣新生報》副刊舉辦理想丈夫、理想婚姻等徵文,迴響熱烈,隨後編纂為《理想丈夫》一書,未料當局是這樣看待徵文比賽的:「企圖用親情沖淡民眾反攻大陸的士氣,舉辦『血債』徵文挑起與日本的民族仇恨。」最後,副刊總編童尚經遭判死刑。

愛國教育一起來:「蔣公」看魚兒往上流、「南海血書」造假經典

戒嚴時期不僅嚴加管制出版自由,也以「愛國教育」雙管齊下管控人民思想,例如「噤聲的日常」展出這篇〈先總統 蔣公小的時候〉,相信台灣人一定不陌生:

「……有一天,他到河邊去玩,看見河裡有許多小魚,向水的上流遊。因為水太急,幾次都被沖下來,但是小魚還是用力向上游。蔣總統看了,心裡想:『小魚都有這樣大的勇氣,我們做人,能不如小魚嗎?』蔣總統小的時候,不怕勞苦,又很有勇氣,所以長大了,能為國家做許多事。」

此文之經典,直到2016年台灣小學生已經不必再讀「蔣公看魚兒往上流了」,科普網站《泛科學》還有專文就蔣介石故鄉(奉化市溪口鎮)當地物種來探討:當年「蔣公」看到逆流而上的小魚是什麼魚?

一系列「蔣總統」文章包括〈蔣總統小的時候〉、〈勤勞的蔣總統〉、〈愛國的蔣總統〉、〈偉大的蔣總統〉等,只是愛國文章做多了偶爾也會鬧笑話,1978年12月19日刊載於《中央日報》副刊的〈南海血書〉即是一例。

〈南海血書〉作者署名阮天仇,指控越共暴政導致自己與家人成為難民,用螺絲尖蘸著身上鮮血寫下這封「絕命信」,引爆全台「血書熱」,屏東師專校長發給全體學生命令寫週記、後續也有立委要求納入中學教科書國文課本、甚至說要將其「譯成多國文字散發到全世界」。

然而,〈南海血書〉內容有諸多矛盾與破綻,林濁水、臺灣省議員何春木皆曾指出血書為造假,直到2013年,原作者朱桂終於出來了。朱桂坦承這是他本人創作、虛構的故事。

「獄中的政治良心犯看書的時候,他的心是自由的」思想自由不是天上掉下來

回顧戒嚴38年再看看今天,想讀的東西不會被禁、不想讀的東西不會遭強迫閱讀,這樣的生活並不是天上掉下來的。2017年11月,台灣人權工作者李明哲在中國遭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5年、至今仍關押於湖南赤山監獄。其妻李凈瑜不斷表示,李明哲一直請她幫忙寄書,以八旗文化出版的人文社會科學為主。

20171225-立法院.寄一張耶誕賀年卡給李明哲--李明哲救援大隊記者會,李明哲妻子李凈瑜在出席者唸出卡片  上的字語時,不禁傷悲拭淚。(陳明仁攝)
2017年12月,李明哲妻子李凈瑜在出席者唸出要寄給李明哲的耶誕節卡片字語時,不禁傷悲拭淚。(陳明仁攝)

日前李凈瑜去中國探監回來,她說雖然過程可能遭監控、李明哲言不由衷,但在聊到書的當下,李明哲是自由的:

「他渴望書,他非常心心念念……在獄中的政治良心犯看書的時候,他的心是自由的,那時候他就跟我們一樣,即使他只能收到一本、兩本,我會繼續寄書。」

李凈瑜前後寄了11本書給李明哲,但只有2本送達,儘管如此,那2本書仍能給李明哲短暫的「心是自由的」。當寫書、讀書之自由遭剝奪,人民便無思想之自由,而國家人權博物館在景美白色恐怖紀念園區舉辦之「噤聲的日常」特展,或許便是要提醒這一點。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