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瑟蘭觀點:救國團是不是國民黨的附隨組織?

2018-03-25 07:10

? 人氣

說起考選部長這個職位,董保城難得嚴肅,「部長的使命感,都是嚕啦啦給的。」(資料照,顏麟宇攝)

說起考選部長這個職位,董保城難得嚴肅,「部長的使命感,都是嚕啦啦給的。」(資料照,顏麟宇攝)

「救國團是不是國民黨附隨組織?跟著前考選部長董保城在救國團嚕啦啦的歷程,一起來理性思考。」

因救國團嚕啦啦因緣,採訪前考選部長、現任東吳副校長董保城那天,原本,我戰戰兢兢,以為即將見到的會是一個「道貌岸然」(亂用成語ing..)的官態人物,然而,眼前來人,戴著一頂灰色扁毛帽,脫下外套後,紅黑格紋襯衫外還罩著一件灰色系格紋毛背心,整體搭配有型,簡直是個翩翩大叔型男來的,哪是新聞畫面上那位西裝筆挺、正氣凜然、巍不可侵樣貌的部長呢。

「阿保來了...阿保來了.....」

當促成此次採訪的董保城那兩位充滿母姊慈愛的嚕啦啦學姐呼喚聲響起時,筆者原本抱著戒慎恐懼之情、準備見「長官」的所有緊繃神經,瞬間瓦解,因為,在眼前幾位嚕啦啦第4期的學長姐面前,相較資淺的5期董保城,竟是以一種「在母姊羽翼下可以展現無邪純真的孩寶」之態現身呢!那個傳說中,過去在山上以「胸掛奶嘴」形象逗大家開心的服務員,終於具體而鮮明地出現了。看著董保城一邊脫帽、一邊對學長姐們致自己姍姍來遲的道歉時,忽地,眼前的來人,不再如想像中的高不可攀,筆者很快切換頻道、放鬆心情告訴自己:「現在要訪問的不是什麼部長、副校長,而是嚕啦啦的學長呢!」

就這樣,在兩位充滿母性光輝的學姐引導下,「阿保」從大學時代開始,娓娓道起他與嚕啦啦的淵源。

在此之前,筆者便不斷聽到社團「江湖上」的傳說:「只有李素珍叫得動董保城」,這天,總算知道來龍去脈了。

沒錯,要知道董保城加入嚕啦啦的歷史,就不得不提嚕啦啦第4期服務員李素珍;原來,當年他們原本是東吳大學登山社的好友,大家都是一群熱心公益、志同道合的好青年,各自都參加了許多帶有服務性質的社團;當時,李素珍已經加入救國團嚕啦啦,而董保城則因為童軍團的緣故,所以,先後在經費來自外國傳教團的萬華「快樂兒童中心」、與金山的「兒童向上營」服務、帶團康。

原本他們服務的對象,都是一些弱勢兒童,後來發現,弱勢兒童都有很多免費活動可以參加,反而一般家庭的小孩卻不能參加,因此開放收費,讓一般家庭的小孩也可以加入這些充滿正向能量的團康活動。然而,帶隊期間,他們發現,當這兩個不同族群的兒童一起參加活動時,由於彼此家庭環境、際遇不同,彼此竟會互相排斥乃至互相敵對;許是帶兒童團康也剛好來到一個頂點,

不再能滿足熱愛挑戰各式階層社福的這些熱血青年,於是,李素珍便把有著哥兒們般交情的董保城引薦到嚕啦啦,而董保城也幾乎是以「帶兵投靠」的情義相許,將那些在「快樂兒童中心」和「兒童向上營」服務的夥伴們,通通一起帶到嚕啦啦來,「我們這群人,當時的關係其實是說不清的,因為大家都同時擁有多重身份、同時參加許多社團」,這群關係早已「說不清」的好夥伴們,就這樣相濡以沫,一起成了嚕啦啦的中堅份子,只差沒有桃園三結義了!

救國團嚕啦啦。(取自臉書嚕啦啦粉絲團)
救國團嚕啦啦。(取自臉書嚕啦啦粉絲團)

「他呀,老少咸宜、男女通吃,天生超有喜感的,帶隊的成員從一般高中生到社會人士都有,各式年齡層、社會階層,不管任何活動,都能征服他們的心,尤其三八婦女節的時候,帶著一群退休奶奶們出團旅遊,因為實在太歡樂了,大家都愛死他了,簡直是現代所謂的師奶殺手。」

現場兩位嚕啦啦學姐們,彷彿彷彿說著「自家孩子好」般,滔滔不絕地話起當年董保城的風光與美好!

董保城回憶,進入嚕啦啦之後,夏天幾乎都在中橫健行隊,冬天則都在合歡山,但對於在山上帶隊、駐站的風光,著墨不多,因為,數不清的精采片段如浮光掠影,難以一時盡述。幸好,席上的學長姐們,都很來勁地努力幫謙恭著不提自己當年勇的「阿保」回憶,不斷幫他補充細節,而所有同時期在山上服務的夥伴們,對董保城共同的、永不抹滅的深刻記憶,便是他那極具個人風格、隨時含起奶嘴逗大家歡笑的身影,

當時山上的資源很少,嚕啦啦早期活動的許多資源都得就地取材,自己尋找、自己開發,沒有什麼是從天而降的,甚至連團隊動線,都是服務員披荊斬棘、以拓荒精神走出路徑的;因此,延續一切靠自己的嚕啦啦精神,董保城以「不求人」為原則,在服務期間,將個人潛能極致發揮,因此,「胸掛奶嘴,背掛不求人」的口碑,從此不脛而走,流傳至今40餘年。

離開嚕啦啦那段人不痴狂枉少年的熱血服務歲月後,專長法律的董保城到德國留學去了;就讀「波昂大學」期間,董保城自陳他的成績只在中上,照理說是很難爭取到獎學金的,但是,嚕啦啦的訓練在這個時候拉了他一把,在爭取獎學金的德語口試中,董保城意氣風發地講著自己在嚕啦啦時期的山中歲月與帶隊經驗……等各種校外活動參與經驗。

像董保城這樣擁有多方面長才的人,正是德國教育最重視的,董保城因此順利獲得獎學金,後來甚至參加德國「自由民主黨」 並在這個黨的附屬組織「自由青年聯盟」裡學習政黨的運作。

德國一待,便是7年,董保城說,做研究不難,就像在山中服務時期編唱歌曲一樣,有節奏,很輕鬆,因此,在德國留學期間,他不僅有餘力參與當地政黨、學習組織運作,也順利取得碩士與博士學位,載譽返鄉。

學成歸國後,進入學界的董保城,在大學裡授課;不意外地,他一直是非常受學生歡迎的熱門老師。他總告訴學生,法律不艱澀;他總把教室裡的學生,當作營隊裡的學員,用潛移默化的方式,將深奧的法律學理帶入學生腦海。可想而知,當學生們上著原本應該嚴肅又無趣的法律課程時,卻能享受參加救國團營隊般的氛圍與歡樂,那是多麼快樂的學習過程啊!

20170718-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舉辦婦聯會第二次聽證會,婦聯會邀約的學者.東吳大學教授董保城(陳明仁攝)
東吳大學法學院教授董保城總把教室裡的學生,當作營隊裡的學員,用潛移默化的方式,將深奧的法律學理帶入學生腦海。(資料照,陳明仁攝)

說起考選部長這個職位,董保城難得嚴肅,「部長的使命感,都是嚕啦啦給的。」他運用嚕啦啦「資源有限、創意無窮」的士氣帶領團隊,並以個人責任制的充分授權,讓他的下屬可以在各自的權限裡自由發揮,也因此,他的團隊也總能淋漓盡致激發自己的能量,總能使命必達。帶人要帶心,當他的下屬因為政治派系問題被「修理」時,身為主管的他,一定親自出面承擔,隨時充當下屬們有力的那個肩膀。而秉持嚕啦啦勇於創新的敢衝精神,董保城在任期內也提出不少高瞻遠矚的改革,然而,政治派系內鬥的黑暗面,不是政治外人的我們所能理解;樹大招風、功高震主,這些成語都不是歷史名詞,而是董保城現實的人生。

隨著台灣的政黨輪替,早期具有黨政色彩的救國團,面臨不當黨產委員會列為政黨附隨組織的爭議,但,過去在德國參與政黨的經驗,讓董保城很早就指出 救國團早已脫離中國國民黨附隨組織的角色,因為,救國團一直就是只做公益、不管政治,如果沒有救國團,就沒有中國青年服務社、沒有嚕啦啦、沒有救國團屬下各個服務團隊,當然,也就沒有像董保城般這群熱愛台灣土地的年輕朋友了,而且,時至今日,救國團辦理的營隊,只要3~4千元就可以包吃、包玩、包山、包海,許多年輕人甚至透過救國團活動認識異性朋友,因此開拓出不同的視野乃至人生。救國團早在30年以前就依人民團體法辦理社團法人登記,徹底轉型為公益的民間團體,在黨產會認定救國團為黨的附隨組織的聽證會上,董保城主動跳出來,以他過去在德國參與德國政黨和青年組織的經驗,再加上他的德國公法學的素養,極力捍衛,並連續在法學雜誌上,發表論文,明確指出,救國團早已不是國民黨的附隨組織了。

走筆至此,是有點扯太遠了,總之,董保城從不忘強調嚕啦啦對他人生影響的深遠。他也同時勉勵新時代的嚕啦啦服務員們,在這個民主時代,雖是秉持同樣的服務精神,但是,同一個社團裡,當然一定也有不同黨派、不同政治立場的人,但願大家都能秉持熱愛服務的熱血初衷,不忘曾經甘願當個「快樂的傻瓜」;不管政治環境如何詭譎多變,飲水思源,大家畢竟都曾經是喝救國團奶水長大的熱血青年,未來,但願大家的服務可以多點政治干擾外的慈悲,讓台灣這片土地,更加和諧。

撇掉政治上的紛紛擾擾不談,回到餐桌上,不知怎麼吃印度咖哩的董保城,在已經深耕印度30多年的資深印度通李素珍學姐帶領下,寶寶學步似地,跟著學姐學習如何撕印度烤餅、如何以手抓餅再覆起咖哩,就像回到青春校園時,總是跟著學姐到處玩的跟班,董保城在兩位4期學姐面前,又是個在「母姊羽翼」下,天不怕、地不怕的可愛「阿保」了。

*作者為國立師範大學歷史系學士,台灣藝術大學圖文所碩士,曾任國中教師,穆斯林作家。著有著有《愛在巴基斯坦蔓延》、《旁遮普散記》、《我不愛印度?》、《浪漫遊印度-愛上印度的22個理由》。

喜歡這篇文章嗎?

亞瑟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