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盈隆觀點:完全執政與中央集權可保證人民過好日子嗎?

2021-09-15 06:50

? 人氣

最近新竹縣市合併升格話題,牽引出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中央集權式的防疫到底對不對?圖為蘇貞昌(右)與陳時中(左)出席行政院擴大防疫會議。(資料照,柯承惠攝)

最近新竹縣市合併升格話題,牽引出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中央集權式的防疫到底對不對?圖為蘇貞昌(右)與陳時中(左)出席行政院擴大防疫會議。(資料照,柯承惠攝)

最近至少有兩件事,直接或間接地,指向一個台灣政治上的根本問題:中央政府長期集權與集錢,地方苦哈哈,這樣的權力是否過大?中央與地方權限劃分是否妥當?」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這問題,不論是藍或綠執政,在台灣從來沒有被嚴肅討論過,因為「單一制的中央集權」長期以來一直被視為是國家體制的當然前提。但近來因為接連兩個問題的出現,開始有了討論的空間。一個和6都16縣市的畸形體制有關,另一個和近期蔡政府防疫作為有關。

現行6都16縣市地方行政體制,始於馬政府2010及2014兩次變革,成因複雜,基本上不外是應付短期政治現實需要,非著眼於長期全盤健全的國家與地方發展之所需。2016政黨輪替後,蔡政府也從未正視這個問題。因此,遺留下許多待解與難解的問題,地方政府財政窘困只是其中問題之一。

6都16縣市的不當設計,造成「中心-邊陲」發展差距日益擴大,6都是中心,16縣市被邊陲化,人口與資源快速集中6都,而且6都除台北市外,都有其各自內在發展不均衡的矛盾與問題。

第7都的願景成形與權力動機

上星期,新竹市長林智堅開第一槍,主張新竹縣市合併成大新竹市,升格為第7都,府院黨同表樂見此地方倡議,立刻引起各方高度關注和議論,贊成和反對都有,可以說是未演先轟動,基本上就是凸顯畸形6都16縣市所遺留下的問題。

這或許是因為台灣社會淹沒在新冠肺炎疫情單一議題下太久、太沉悶了,也或許是此一倡議牽一髮動全身、太威猛了。的確,新竹縣市合併成大新竹市,並躍升為第7都,不論從台灣整體國土規畫、行政區劃或2022地方選舉來說,都是一個新鮮、大膽、有無限想像空間的倡議,值得重視。

這項倡議就算背後有什麼權力動機其實也不足為奇。事實上,權力動機常是社會進步改革的動力,沒有權力動機很多改革推動不起來。9月7日,媒體出現斗大標題「林智堅可以選了」,就說明了一切,但這只是開始。

新竹縣市合併成大新竹市且成為第7都的倡議一出,必將引起非常廣泛的連鎖反應,因為台灣現行6都16縣市的行政體制本身就孕藏極大的問題。果不其然,苗栗縣、彰化縣、嘉義縣都立刻有重量級人士有意見,基調不外是「那苗栗怎麼辦?」「彰化怎麼辦?」「嘉義縣怎麼辦?」。

彰化縣長王惠美陪同行政院長蘇貞昌視察鹿港溪。(圖/彰化縣政府提供)
若照現行地制法,彰化縣已達單獨升格的人口門檻。圖為彰化縣長王惠美陪同行政院長蘇貞昌視察鹿港溪。(資料照,彰化縣政府提供)

簡單地說,反對「單獨」處理新竹縣市合併問題,要處理就必須是全面性的處理。事情如果演變成這樣,會讓民進黨政府措手不及,新竹縣市合併成大新竹市的良法美意(對地方而言),就會變成超級燙手山芋,或是「羊肉沒吃到,惹得一身腥」。改革還沒開始,先胎死腹中,那就太可惜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游盈隆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