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罷免過關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世界走走》跑道之上,誰是合乎標準的女人?

2021-08-02 08:05

? 人氣

南非田徑奧運金牌得主賽曼雅(號碼布702者),因體內天然睪酮濃度過高,遭禁止參加中距離徑賽。(AP)

南非田徑奧運金牌得主賽曼雅(號碼布702者),因體內天然睪酮濃度過高,遭禁止參加中距離徑賽。(AP)

文/王穎芝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她盡力了。

6月30日,比利時列日市某田徑賽場,一名南非跑者飛一般地越過5000公尺的終點線。15分50秒,還是比奧運參賽標準落後了整整40秒。

在場的各大媒體緊盯成績,將結果寫入新聞。這位新聞主角終究沒能跑進東京奧運。而他們知道,這並不是她的問題。

她叫賽曼雅(Caster Semenya),今年30歲,是連續兩屆奧運女子徑賽的金牌得主、也是連續三屆世錦賽的冠軍。只不過,這些最佳成績都在800公尺賽事。不僅如此,她還保持著600公尺女子徑賽的世界紀錄。

但這一次,她不被允許參與400公尺至1英里(約1600公尺)之間的所有徑賽項目,而不得不挑戰自己並不擅長的長距離賽事。

世界田徑總會(WA)給出的理由既複雜又直接:她不是(正常的)女人。

2018年,WA的前身「國際田徑聯合會」(IAAF)宣布一項新規:女性跑者血液內的睪酮含量不能超過每公升5 納莫耳(nmol/L),否則須以藥物或手術控制至少連續六個月,讓睪酮降到標準以下才能參賽。

在沒有任何藥物的刺激下,賽曼雅體內天生的睪酮濃度就大於10nmol/L,遠高於新規的上限。

新規定適用於在400公尺至1英里(約1600公尺)之間的徑賽項目,其他項目如短跑100公尺、200公尺,或長跑5000公尺則不受影響。但賽曼雅的長項正是400、800與1500公尺徑賽。她瞬間失去了比賽資格。

儘管近年諸多研究都證明,賽曼雅的身體特徵並不罕見,5000人中就有1人,而在女子田徑運動員中,更有千分之七的比例。儘管除了睪酮濃度之外,各賽事的運動員常常有其它身體構造的基因優勢,卻並不被視為違規。儘管即便是規定睪酮濃度,也只對女性跑者,而不對男性跑者有類似的規管⋯⋯在諸多不公正的質疑中,賽曼雅向國際體育仲裁庭(CAS)上訴,卻在一年後遭到駁回。

她受挫於國際體育的性別與身體建制,跑不進臨時變換的奧運賽道,但一切沒有結束。賽曼雅知道,自己並不是第一個受害者,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天生我材不能用

第一次得知自己「不是女人」時,賽曼雅只有18歲。那時剛奪下第一個世錦賽800公尺冠軍,卻因壯碩外表和超乎尋常的飛速,引發外界質疑是否用藥並質疑她的性別。親友都堅決認證她是女人,當時的教練告訴記者:「她們隊友都彼此看過裸體,沒什麼好隱瞞的。」

一瞬間,賽曼雅從耀眼新星成為人人打量的「怪人」。很長一段時間裡,許多媒體與外界討論質疑她是「假裝成女人的男人」或是跨性別者,就連《時代》雜誌(TIME)的報導標題也用了男女二元的寫法:「這位女子世界冠軍,有可能是男人嗎?」(Could This Women's World Champ Really Be a Man)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世界走走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