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某部份吸收了黨國奶水」解嚴多年課本不見白色恐怖 國小老師談歷史教育難題

2017-12-10 20:53

? 人氣

鷺江國小教師翁麗淑。(謝孟穎攝)

鷺江國小教師翁麗淑。(謝孟穎攝)

「明明解嚴這麼久,但課本在談到這塊歷史時,『白色恐怖』4字還不會出現在教科書裡!』想讓學生了解過去歷史有多年?今鷺江國小教師翁麗淑出席景美人權文化園區舉辦之世界人權日座談,與年近70的白色恐怖受難者陳欽生交流,也分享在國小推動歷史教育的困難。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翁麗淑指出,雖然台灣已解嚴多年,「有幸到體制裡做教育這塊的老師,某部份是吸收了黨國的奶水,價值觀上很難去扭轉」,因此造成轉型正義教育難以起步;翁麗淑也分享,小學生其實是懂轉型正義的,例如曾有學生知道批死刑判決者就是硬幣上的蔣介石後,驚恐大喊:「那我們現在還在用他的硬幣!」

「為什麼小學老師要忙這種事?家長沒意見嗎?」參加人權研討會被校長擋

於鷺江國小任教的翁麗淑表示,自己歷經「說台語會被罰錢」、走過戒嚴歲月,是屬「失落的一代」,入小學前完全不會說國語,也很少跟家裡談什麼歷史或是對國家有什麼期待,這種心態在台灣中生代相當普遍,也因此影響了目前教育體制裡的老師:「有幸到體制裡做教育這塊的老師,某部份是吸收了黨國的奶水,價值觀上很難去扭轉……」

「目前我看到學校裡的轉型正義,我認為根本就還沒起步。」翁麗淑感嘆,目前課本還不會明確列出「白色恐怖」4字,小學課本不見鄭南榕、解嚴後也是兩三行帶過:「問人權教育怎麼做,國中老師都會很為難,會覺得所有的課都是為了升學在準備,這是值得我們去思考的問題……大家講什麼轉型正義啊、趕快變成博物館啊,在校園裡是不會有這種聲音的,因為考試不會考。」

翁麗淑分享,若教師想自主進行人權教育,校方態度也會相當保守。例如,她曾向校長遞出請假單,表示要出國參加人權教育研討會,校長卻回:「妳去參加這個,社會觀感如何?為什麼一個小學老師要忙這種事?家長都沒意見嗎?」

鷺江國小教師翁麗淑。(謝孟穎攝
鷺江國小教師翁麗淑。(謝孟穎攝

「我很錯愕,這是一個怎樣的年代?我要出國參加一個人權教育研討會,他應該全力支持我、讓我吸收到一些回來,但大家考慮到的不是這個,而是『家長觀感』──這不是你該忙的,你應該要好好做班級經營、把你的作文教好,而不是去關心這個議題………」翁麗淑感嘆。

同事怒吼「我就是中國人,怎樣」 她嘆中生代「腦袋裡的警總還在」

把假單送到人事主辦後,對方也質疑:「人權教育?我們真的有這個嗎?這只是講一講而已,應該沒有真的有人在做吧?」後來,翁麗淑與校長談好回來要做一場「人權教育公開課」,才獲准假。

課堂上,翁麗淑以白色恐怖受難者書信集《無法送達的遺書》一部份當教材,而學生問翁麗淑:「批遺書的人(蔣介石),是不是就是我們硬幣上的那個人?」翁麗淑說對,就是批「死刑可也」下達槍決命令的那個蔣介石,小朋友則驚恐:「那我們現在還在用他的硬幣!」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