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人民參與審判法草案仍有瑕疵

2017-12-10 05:30

? 人氣

「司法院不該只把重點放在宣傳『國民法官』上,相反的,應該關注草案內容瑕疵的問題,法案未來是要用的,不是拿來秀的。」圖為司改國是會議副執行秘書林峯正表示,使用「國民法官」的名稱推動人民參與審判制度的建立,是為避免這個制度被誤解為參審制。(方炳超攝)

「司法院不該只把重點放在宣傳『國民法官』上,相反的,應該關注草案內容瑕疵的問題,法案未來是要用的,不是拿來秀的。」圖為司改國是會議副執行秘書林峯正表示,使用「國民法官」的名稱推動人民參與審判制度的建立,是為避免這個制度被誤解為參審制。(方炳超攝)

司法院草擬「人民參與審判法草案」,最近公開初稿徵求意見,並大力宣傳其中的「國民法官」概念。然而,這部法案除國民法官之外,還有部分重大瑕疵值得我們加以重視。

「人民參與審判法草案」是司法院以「人民觀審試行條例」為藍本進行修正的草案。司改會議分組會議自 2017 年 2 月 20 日召開,至 2017 年 6 月3 日為止,共召開了 40 場分組會議,第三階段的總結會議在2017 年 8 月 12 日完成。而司法院「人民參與審判法案研議委員會」於106年6月29日召開第一次會議,開始草擬法案,相關成果並定時公開於網站。足見此一版本是在分組會議結束後,總結會議未結束前,即開始研擬,研議的時間點非常「有趣」。可以說,司法院推動的人民參與審判制度,是「觀審制的變種」。如果有心人硬要說「人民參與審判法草案」只是「觀審制2.0版」,恐怕司法院也很難「說清楚講明白」。

從草案的說明來看,其主要改革的重點有六:

(一)參審員由5人增為6人,可辭退。這是因應表決成數,讓「法官」總數成為單數,並考量人民擔任參審員的意願而進行的修正。

(二)雙方得不具理由拒卻的人數由一人增為四人。這是考量參審員可能有既定偏見,為求審判公平所進行的必要改革。但缺點在於,只能各自拒卻四人,如果其餘參審員仍有偏見或仍有不適合擔任參審員之虞時,卻無從要求重組參審員名單,只能要求法院解任。

(三)採取「起訴狀一本主義」。這似乎是一個正確的改革,但為德不卒的是,司法院仍試圖只採行「半起訴狀一本主義」,亦即,只有參審員看不到卷證,法官仍看得到。這種「半起訴狀一本主義」,未來勢必成為爭議的焦點。

(四)訴訟過程改由雙方當事人(檢方、被告)主導,證據需於準備程序提出(避免突襲)。這種訴訟進行方式,己接近英美的當事人主義,是一個幅度頗大的改革,但也會造成當事人必須更專業化,沒錢請律師的被告必定處於更不利的地位。

(五)罪責認定為包含參審員及法官雙方在內之3 分之2 特別多數決,但需至少有法官ㄧ票。3分之2多數決是6票(法官3人,參審員6人),具體來說,如果參審員意見一致,但沒有法官的一票,仍然無法「定罪」或「無罪」。

民間司改會反對觀審制的主要理由之一是舉韓國的前例,2013年10月29日,韓國又石大學教授安度眩(在野陣營候選人文在寅的親信)被以散佈不實謠言、誹謗候選人等罪名起訴。在法庭上,7位陪審員一致作出無罪評決,法院卻決定延期宣判,10天後作出部分無罪、部分有罪之判決,引發許多韓國民眾認為司法不公。

如果照這個理由,可以想像,未來人民參與審判條例這種「法官可以一票推翻」的制度,未來勢必會引起司改團體的反對。

(六)限縮適用範圍在重罪。如果所有的案件均適用參陪審制,司法效率必定大打折扣,訴訟可能淪為有錢人的遊戲,因此,在大多數採行人民參與審判制度的國家,都限縮人民參與審判的適用範圍在重罪。這個設計的主要精神並沒有錯。

但必須特別指出的是「重罪」這個設計,在司法院草案的條文設計上卻有嚴重的瑕疵。

司法院長許宗力在會後記者會說,司法院將在年底前提出人民參與審判制度的版本,讓「國民法官」早日早入法庭。(方炳超攝).JPG
司法院長許宗力曾表示,司法院將在年底前提出人民參與審判制度的版本,讓「國民法官」早日早入法庭。(方炳超攝)

在司法院所擬的人民參審法中,對於「重罪」的定義是:

1、所犯為最輕本刑為七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

2、除前款情形外,因故意犯罪因而致人於死者。

3、少年刑事案件及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之罪之案件除外。

我們具體來看一下,什麼犯罪是「最輕本刑七年以上但不涉及生命權侵害,也不是少年犯及毒品犯」的?只看刑法條文,可以發現有:

1、內亂、外患罪。(刑法100、101、106、113、114)

2、聚眾強暴脅迫便利脫逃罪首謀(刑法162)

3、放火、刼機、海盜(刑法173、185-1)

4、妨害性自主、略誘他人出國、買賣人口(刑法222、231-1、242、296-1)

5、海盜、擄人勒贖(333、347)

不必細看,任何人都可以輕易發現這個「重罪」的定義有一個極大的問題:包括了「妨害性自主罪」!

為了保護性侵害被害人不受二次傷害,「妨害性自主罪」不能公開審理,並且需要保護其隱私。但這種犯罪居然可以納入人民參陪審的範圍,讓「國民法官」與聞案情,更有甚者,配套措施中還有一個制度稱為「法庭直播」!如果制度沒有設計好,以目前極度排斥性侵犯的社會風氣,這類案件真的能獲得公平審判嗎?不會造成嚴重的二次傷害嗎?

司法院不該只把重點放在宣傳「國民法官」上,相反的,應該關注草案內容瑕疵的問題,法案未來是要用的,不是拿來秀的。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高級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