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律師之妻的「紅桶」:《她們的征途》選摘(2)

2017-11-10 05:10

? 人氣

王峭嶺和李文足終於放棄在檢察院的交涉。接下來的行程是到檢察院和公安局的信訪中心投訴,她們每次到天津都會順帶去投訴不予會見之類的情況,但從來沒有收過回覆。圖右為李文足。(取自「李文足(王全璋妻子)」推特)

王峭嶺和李文足終於放棄在檢察院的交涉。接下來的行程是到檢察院和公安局的信訪中心投訴,她們每次到天津都會順帶去投訴不予會見之類的情況,但從來沒有收過回覆。圖右為李文足。(取自「李文足(王全璋妻子)」推特)

社會主義好,社會主義好,社會主義國家律師被抓了。

七○九家屬起來了,父母妻子律師都被邊控了,

公檢法司大團結,掀起了破壞法治新高潮,新高潮! 

從北京往天津的高速公路上,六歲的李佳美和三歲的王廣微一路尖聲唱著這首歌,我跟他們坐在同一輛休旅車裡,聽得幾乎要頭疼起來。這是某次奔波途中,王峭嶺和李文足一人一句將這首歌唱社會主義的經典紅歌改編成的「七○九律師版」。沒想到孩子們馬上就學會了,從此稍不留神就會開始單曲循環。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這是二○一六年六月一日國際兒童節的上午,王峭嶺和李文足正帶著兩個孩子驅車前往天津,去詢問李和平和王全璋的案件是否已結束偵查並移交檢察院起訴。一年來,從去看守所尋人,去預審部門要求會見,到現在跑檢察院追問進展,她們已經跑過這條路數十次。兩個孩子年齡太小,只得一直帶在身邊,休旅車裡隨處是他們日積月累扔下的小衣服、小鞋子、玩具和零食包裝紙。

維權律師也被迫要姓「黨」。(作者提供)
維權律師也被迫要姓「黨」。(作者提供)

「媽媽!」正唱得不亦樂乎,王廣微突然對李文足喊:「爸爸去打怪獸怎麼這麼久還沒回來?是不是怪獸太多了呀?」

「打怪獸」是媽媽向他解釋為什麼爸爸離開了這麼久的原因。

李文足回答說:「是呀,所以我們要去救爸爸,幫爸爸打怪獸。」

到了檢察院,王峭嶺和李文足走到門口的接待處詢問,工作人員得知她們的身分後就關上了接待窗口,她們又驚又氣站在窗外撥打市政投訴電話,交涉了近兩個小時。

從我們到達檢察院不久,一輛黑色的奧迪就開到正對接待處的路邊停下,裡面坐著一個戴墨鏡的男人,始終盯著我們看。兩個孩子在人行道的花基裡玩,我在孩子和他們的媽媽之間來回走動,當我走得靠近檢察院的執勤門衛時,他突然「刷」地一下撕下了自己胸前的警號。

王峭嶺和李文足終於放棄在檢察院的交涉。接下來的行程是到檢察院和公安局的信訪中心投訴,她們每次到天津都會順帶去投訴不予會見之類的情況,但從來沒有收過回覆。

媽媽們走進信訪辦公室交件,兩個孩子就在接待大廳的地板上玩玩具。執勤員警問李佳美,她上小學沒有?李佳美興奮地回答說,自己九月就要上學了,王廣微也湊熱鬧說自己馬上要進幼稚園。李佳美不知道的是,半個月前,王峭嶺去派出所為她辦入學證件,遭到員警的拒絕,她已經不可避免地要錯過九月的入學。而兩個月後李文足送王廣微入讀幼稚園時,也因為警方干涉,王廣微兩次被接收又被退學。

王峭嶺和李文足交過投訴資料,循例要在信訪中心門前拍照,她們會把照片和文字簡報上傳到社交網路,儘管這種常規內容已經很難引起輿論關注。她們這次想在白紙上寫個標語舉在胸前,找來了白紙卻沒有筆,最後靈機一動,李文足從手提包裡掏出口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