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蘆洲群聚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哈佛惡劣論文稱「慰安婦志願成賣春婦」 南韓倖存者痛訴:我的確是受害者

2021-03-06 15:10

? 人氣

拉姆齊爾還寫道:「她的故事既不是因為遭到父輩壓迫,也不是性奴役的故事。」學者連署文指出,但妓院的老闆確實欺騙了大崎,即使情況如文章所述,該文章仍在爭辯稱,一個10歲的小孩子已經足夠理性去同意成為一名性工作者,由於這篇論文試圖說服大眾,可以用賽局理論的方法來解讀「慰安婦忍受殘酷對待」的史實,這讓期刊和經濟學界都背負惡名。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南韓日本軍慰安婦受害者以及遺屬針對日本政府提起的索賠訴訟第一次庭審13日在首爾中央地方法院進行,(右起)受害者李玉善、李英淑、吉原玉(Gil Won-ok)出席。(AP)
南韓日本軍慰安婦受害者以及遺屬針對日本政府提起的索賠訴訟第一次庭審13日在首爾中央地方法院進行,(右起)受害者李玉善、李英淑、吉原玉(Gil Won-ok)出席。(AP)

婦女是否自願成為慰安婦?

問題是,這些婦女是否自願成為慰安婦?答案是否定的。

半島電視台指出,一些婦女「自願」去了,一些女孩遭到人口販運。但是據大多數消息來源稱,日本帝國軍方授意指導下,有5萬至40萬名年輕婦女是「被強迫或綁架而淪為性奴隸」,其中大約20萬人來自韓國。其他受害者還包括台灣、菲律賓、印尼、馬來西亞等地的女性。

那些「自願」的女性,實際上就是被騙了。高麗大學(Korea University)朝鮮文化專家金安卓(音譯,Andrew Kim)表示:「她們大多數被欺騙,她們以為能在海外找到工作,賺錢寄回家,在海外能吃好,獲得學習機會。如果她們就是被騙去了,我們還能說他們是自願的嗎?」

2019年2月1日,南韓已故慰安婦受害者金福童的告別式於首爾舉行,民眾聚集在日駐韓大使館前抗議。(AP)
2019年2月1日,南韓已故慰安婦受害者金福童的告別式於首爾舉行,民眾聚集在日駐韓大使館前抗議。(AP)

性虐待、電擊、被刀凌虐

1942年,李容洙被日本士兵俘虜到慰安所,當時她才14歲(南韓年齡16歲)。1991年,慰安婦倖存者金學順出面指控日本罪行,成為首位公開過去可怕遭遇的第一位受害者,李容洙等多名被害者1992年亦決定站出來,向世人講述歷史真相、要求日本政府正式道歉。1993年,時任日本官房長官河野洋平曾宣示,日本政府對慰安婦議題「帶著道歉和反省的心情」。

李容洙是第一個在2007年美國聯邦眾議院聽證會上作證的人。她具體描述被迫「接客」的過程,「知道有日本士兵在房間裡等著,所以我說『我不進去』,但就算我說不進去,他們還是像這樣抱著我,把我拖進房裡。房間裡有個大鎖,他們把我扔在那裡,踢我,用棍子揍我,他們甚至拿出一把刀,把刀放到我這裡,然後拿某種東西綁住我的手腕,那時,我記得我尖叫著『媽媽,媽媽。』我一直尖叫,直到現在,我還彷彿可以聽到那聲音在耳邊響起。」

李容洙作為控告日本政府的原告,多次出庭描述,在前往台灣新竹的日本神風特攻隊的船艦上,她遭到性虐待、電擊、被刀凌虐的過程,每天平均被迫「接客」4至5次,就連月經來也不被放過。

2019年2月1日,南韓已故慰安婦受害者金福童的告別式於首爾舉行。(AP)
2019年2月1日,南韓已故慰安婦受害者金福童的告別式於首爾舉行。(AP)

「躺在那裡像死了一樣,但不斷有士兵進來」

二戰期間,日軍在印尼將數百名年輕荷蘭女子視為性奴隸。荷蘭裔澳洲籍女子歐赫恩(Jan Ruff O'Herne)是在19歲時受害,被挑中帶到爪哇島監獄營地一處慰安所,第一晚就遭到強暴。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