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蘆洲群聚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哈佛惡劣論文稱「慰安婦志願成賣春婦」 南韓倖存者痛訴:我的確是受害者

2021-03-06 15:10

? 人氣

南韓慰安婦阿嬤李容洙在首爾召開記者會,呼籲日韓政府將慰安婦爭議交由國際法院(ICJ)審理。(美聯社)

南韓慰安婦阿嬤李容洙在首爾召開記者會,呼籲日韓政府將慰安婦爭議交由國際法院(ICJ)審理。(美聯社)

慰安婦倖存者的多年創口遭殘忍地二度重傷,美國哈佛法學院教授拉姆齊爾先前發布一篇引起極大爭議的論文《太平洋戰爭中的性契約》,主張「慰安婦不是性奴隸,而是賣春婦」。拉姆齊爾在哈佛有「日本法律研究三菱教授」之稱,韓裔學生質疑拉姆齊爾與日本政府、企業關係匪淺,美韓許多法律與歷史學者砲轟,這篇論文極其「愚蠢」,在經驗、歷史、道德上都存在缺陷。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5日引述多名慰安婦倖存者的經歷,強調當年她們身上遭遇電刑、性虐待、強暴等反人類罪行都是真實的。不甘受到論文抹黑,現年92歲的南韓慰安婦倖存者李容洙(音譯,Lee Yong-su)說:「我絕對會站出來告訴你,我肯定是受害者。」

歷史學家估計,二戰期間日軍迫使40萬名女性成為性奴隸,其中20萬來自朝鮮半島。戰後日本政府長期迴避這項歷史罪孽,甚至有官員聲稱「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實日方曾強擄婦女」、「慰安婦是職業妓女」。在南韓政府登記備案中的238名慰安婦受害者,僅剩不到20人健在,倖存的婦女擔憂這篇論文將加深對受害者的歧視。

日本駐首爾大使館外的慰安婦少女銅像。(美聯社)
日本駐首爾大使館外的慰安婦少女銅像。(美聯社)

引發眾怒的惡劣論文

拉姆齊爾(John Mark Ramseyer)的爭議論文《太平洋戰爭中的性契約》(Contracting for Sex in the Pacific War)是根據賽局理論(Game Theory)所提出,並斷言稱「婦女是理性參與者,並依理性選擇了對自己相對更好的結果」。

拉姆齊爾在哈佛法學院(Harvard Law School)的頭銜「日本法律研究三菱教授」(Mitsubishi Professor of Japanese Legal Studies)立刻引發討論,三菱重工業公司(Mitsubishi Heavy Industries)正是南韓控告二戰期間非法徵用奴工的企業。朝鮮半島被日本殖民統治時期,數十萬朝鮮人被迫接受徵召到前線作戰,或成為奴工、慰安婦,三菱重工被控告在當時無薪奴役朝鮮工人。

爭議論文刊於國際期刊《法律經濟學國際評論》(International Review of Law and Economics),2020年底首度在網路公開,引來大量批評,迫使期刊編輯向讀者澄清,儘管這名教授被「學術自由」保護,但編輯已經了解來自世界各地讀者與學者的強烈抨擊。

南韓日本軍慰安婦受害者以及遺屬針對日本政府提起的索賠訴訟第一次庭審13日在首爾中央地方法院進行,受害者李玉善出席。(AP)
南韓日本軍慰安婦受害者以及遺屬針對日本政府提起的索賠訴訟第一次庭審,受害者李玉善出席。(AP)

全球3000多名學者連署認定這篇文章不僅是學術失敗,還違反了學術標準、誠信和道德。這些學者表示,論文有一段提到日本女孩大崎(Osaki)「10歲時遇見一位徵召人員,對方說如果她同意到海外,會先支付她300日元。招募者沒有想騙她,她雖然當時只有10歲,也已經知道這份工作意味著什麼」。

拉姆齊爾還寫道:「她的故事既不是因為遭到父輩壓迫,也不是性奴役的故事。」學者連署文指出,但妓院的老闆確實欺騙了大崎,即使情況如文章所述,該文章仍在爭辯稱,一個10歲的小孩子已經足夠理性去同意成為一名性工作者,由於這篇論文試圖說服大眾,可以用賽局理論的方法來解讀「慰安婦忍受殘酷對待」的史實,這讓期刊和經濟學界都背負惡名。

南韓日本軍慰安婦受害者以及遺屬針對日本政府提起的索賠訴訟第一次庭審13日在首爾中央地方法院進行,(右起)受害者李玉善、李英淑、吉原玉(Gil Won-ok)出席。(AP)
南韓日本軍慰安婦受害者以及遺屬針對日本政府提起的索賠訴訟第一次庭審13日在首爾中央地方法院進行,(右起)受害者李玉善、李英淑、吉原玉(Gil Won-ok)出席。(AP)

婦女是否自願成為慰安婦?

問題是,這些婦女是否自願成為慰安婦?答案是否定的。

半島電視台指出,一些婦女「自願」去了,一些女孩遭到人口販運。但是據大多數消息來源稱,日本帝國軍方授意指導下,有5萬至40萬名年輕婦女是「被強迫或綁架而淪為性奴隸」,其中大約20萬人來自韓國。其他受害者還包括台灣、菲律賓、印尼、馬來西亞等地的女性。

那些「自願」的女性,實際上就是被騙了。高麗大學(Korea University)朝鮮文化專家金安卓(音譯,Andrew Kim)表示:「她們大多數被欺騙,她們以為能在海外找到工作,賺錢寄回家,在海外能吃好,獲得學習機會。如果她們就是被騙去了,我們還能說他們是自願的嗎?」

2019年2月1日,南韓已故慰安婦受害者金福童的告別式於首爾舉行,民眾聚集在日駐韓大使館前抗議。(AP)
2019年2月1日,南韓已故慰安婦受害者金福童的告別式於首爾舉行,民眾聚集在日駐韓大使館前抗議。(AP)

性虐待、電擊、被刀凌虐

1942年,李容洙被日本士兵俘虜到慰安所,當時她才14歲(南韓年齡16歲)。1991年,慰安婦倖存者金學順出面指控日本罪行,成為首位公開過去可怕遭遇的第一位受害者,李容洙等多名被害者1992年亦決定站出來,向世人講述歷史真相、要求日本政府正式道歉。1993年,時任日本官房長官河野洋平曾宣示,日本政府對慰安婦議題「帶著道歉和反省的心情」。

李容洙是第一個在2007年美國聯邦眾議院聽證會上作證的人。她具體描述被迫「接客」的過程,「知道有日本士兵在房間裡等著,所以我說『我不進去』,但就算我說不進去,他們還是像這樣抱著我,把我拖進房裡。房間裡有個大鎖,他們把我扔在那裡,踢我,用棍子揍我,他們甚至拿出一把刀,把刀放到我這裡,然後拿某種東西綁住我的手腕,那時,我記得我尖叫著『媽媽,媽媽。』我一直尖叫,直到現在,我還彷彿可以聽到那聲音在耳邊響起。」

李容洙作為控告日本政府的原告,多次出庭描述,在前往台灣新竹的日本神風特攻隊的船艦上,她遭到性虐待、電擊、被刀凌虐的過程,每天平均被迫「接客」4至5次,就連月經來也不被放過。

2019年2月1日,南韓已故慰安婦受害者金福童的告別式於首爾舉行。(AP)
2019年2月1日,南韓已故慰安婦受害者金福童的告別式於首爾舉行。(AP)

「躺在那裡像死了一樣,但不斷有士兵進來」

二戰期間,日軍在印尼將數百名年輕荷蘭女子視為性奴隸。荷蘭裔澳洲籍女子歐赫恩(Jan Ruff O'Herne)是在19歲時受害,被挑中帶到爪哇島監獄營地一處慰安所,第一晚就遭到強暴。

「我把剩下的衣服收拾起來,逃到浴室。在那裡,我發現了其他女孩……感到非常震驚……我試圖洗去身上所有污垢和恥辱。心想洗乾淨就好,洗乾淨就好。但是夜晚還沒有結束,有更多日本人在等著,持續一整晚,那僅僅是個開始。」已逝的歐赫恩生前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說道。

倖存者金君子(音譯,Kim Koon-ja)在證詞中沒有使用「強姦」一詞,但她說出了最深沉的絕望:「我當時全裸躺在那裡,甚至沒有時間重新穿好衣服,然後另一名士兵進來了……我只是躺在那裡,好像我已經死了。我甚至不記得有多少人過來……我失去了意識……但那些士兵,他們仍然不斷進來。」

終結「邪惡的歷史」

在2007年那場震驚世界的美國國會聽證會後,聯邦眾議院要求日本政府為二次世界大戰慰安婦一事正式道歉。日本時任外相麻生太郎表示,此決議案不具約束力,還稱美國國會「非常令人遺憾地」強調日軍強制慰安婦當性奴隸之說,「完全未根據客觀事實」。時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回應:「我認為有事實根據較重要。」

日韓至今仍因二戰歷史交惡,南韓法院今年1月8日就12名慰安婦受害者對日本政府求償一案宣判,要求日本政府賠償原告每人1億韓元(約合新台幣258萬)。不過日本政府對該判決極為不滿,召喚南韓駐日大使南官杓表示抗議,日本首相菅義偉也表示「對於判決結果絕對不能接受」。

高齡93歲的南韓慰安婦阿嬤李容洙在首爾召開記者會,呼籲日韓政府將慰安婦爭議交由國際法院(ICJ)審理。(美聯社)
高齡93歲的南韓慰安婦阿嬤李容洙在首爾召開記者會,呼籲日韓政府將慰安婦爭議交由國際法院(ICJ)審理。(美聯社)

3月1日南韓抗日獨立運動紀念日當天,南韓總統文在寅呼籲,日韓兩國有必要擺脫悲慘歷史,但是首先必須「面對過去」,吸取教訓。

拉姆齊爾婉拒了半島電視台的訪問,似乎不願回應爭議。對於李容洙來說,這場爭議創造一個新的機會,她相信有助於推動氣憤的人們討回公道,她上個月在一場新聞記者會上,懇請總統文在寅在國際法院(ICJ)上控告日本帝國在二戰的暴行,「追究日本的責任……永久解決這個問題,從此兩國才能和睦相處。」

她說這麼做的原因很簡單,「就歷史而言,這是非常邪惡的歷史,絕對不能再發生。」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