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雲鵬觀點:審議式民調提供了一盞可破除盲目民粹的明燈

2017-10-13 07:00

? 人氣

作者認為,「審議式民意調查」是破除盲目民粹魔咒的方法,靈感來自於美國的陪審團制度。圖為台北市長柯文哲出席大學生公民咖啡館活動,討論市政議題。(資料照,葉信菉攝)

作者認為,「審議式民意調查」是破除盲目民粹魔咒的方法,靈感來自於美國的陪審團制度。圖為台北市長柯文哲出席大學生公民咖啡館活動,討論市政議題。(資料照,葉信菉攝)

要如何破除盲目民粹的魔咒?或許我們可從美國的陪審團制度獲得一些靈感。陪審團的成員,是從當地公民隨機抽樣所產生的樣本而來,他們要參與整個審判過程,而後下出有罪或無罪的結論。如果抽樣產生的陪審團成員,詳細聽取雙方辯論,加上成員彼此的深入討論,最後可以做出(在大多數情況)合理的決定,為何同樣的機制,不能用於決定公共政策?抽樣而來的公民,經過學習、觀察和深入討論的過程,為何不能做出理性的決策?沒有「媒體」在中間,當然也就沒有了表演的必要和可能性;沒有「代議者」在中間,也就沒有代議者和選民之間目標不一致的問題;回歸「民主」的原始風貌,有何不可?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有了這個想法以後,在文獻中仔細尋找,也經過貴人的指點,尋到史丹福大學詹姆斯.費什金(James S. Fishkin)教授所創立發展的「審議式民意調查」(Deliberative Polling;詳Fishkin,1991;以下簡稱「審議式民調」),就是以上想法的具體呈現。

費氏的方法是先取一個具有代表性的隨機樣本,並針對某特定議題做第一次民調(此稱「前測」問卷調查),然後邀集樣本成員在一個地方舉行審議會議,共同討論特定議題;與會者會收到平衡性的簡報資料以利討論。參與者隨機分成小組,在專業主持人引導下進行討論,並形成相關問題;這些問題隨即在大會中由不同陣營的專家回答、辯論,並和參與者一起討論。在一連串的討論結束之後,這個樣本的參與者針對同樣的問題再被詢問一次意見(「後測」問卷)。結果顯示意見轉變的話,就表示被抽出來的代表性民眾在有機會較充分瞭解議題資訊之下,做出不同的選擇。

公民由隨機抽樣參與公共決策始自雅典時代

後來聽費氏的演講,才知道隨機抽樣選取公民的模式,也是古典希臘時代雅典民主常用的模式。不但法庭審判團的成員來自抽樣,大多數的官職也來自抽樣。在我們這個時代,隨機抽樣通常用電腦的程式來處理。在那個西元前5世紀的時代,如何抽樣呢?經過Fishkin(2014)的介紹, 我們才知道, 當時有一種石頭做的抽樣機, 叫做kleroterion,在雅典的古安哥拉博物館中,還展示其部分的殘片。

不同態樣的民主改善機制:公民共識會議和參與式預算

當然,審議式民調只是民主改善機制的提議之一。1990 年代以來,西方開始出現各種改進民主制度、遏止盲目民粹、遏止寡頭政治傾向的新想法。在美國加州, 一個非營利團體博古睿研究院(Berggruen  Institute) 於2010 年成立了「加州長期思慮委員會」(Think Long Committee for California),試圖對於被財政赤字、諸多公民投票議案和各種利益團體關說所癱瘓的加州治理,提出可長可久的改進方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