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人才擠擠的東南亞 你真的有競爭力嗎?

2017-09-01 06:00

? 人氣

無論是中國喊的「一帶一路,互聯互通」,台灣嚷的「新南向」政策,還是各國外資磨刀霍霍準備搶佔東協十國的龐大內需,都足見東南亞就業市場對各國人才的吸引力日增。(翻攝網路)

無論是中國喊的「一帶一路,互聯互通」,台灣嚷的「新南向」政策,還是各國外資磨刀霍霍準備搶佔東協十國的龐大內需,都足見東南亞就業市場對各國人才的吸引力日增。(翻攝網路)

你想到東南亞工作嗎?或許許多人有此打算,也很欣慰在一窩蜂地「新南向」風潮之下,加上越來越多知識份子與名嘴藉此賺稿費,上通告努力帶民眾了解東南亞之際,這塊一直以來既陌生又熟悉的鄰居,開始有了更多不同面向的關注,自然,討論多了,刻板印象與無知的測臆也就少了,何況本國大環境又不太讓人滿意的情況下,出走尋求更好的待遇與機會,便成為熱門選項。

不過,除了問問自己是不是真的了解東南亞,也確實有相關的專長可在當地發揮之外,更為現實殘酷的問題,恐怕得捫心自問一下,你到底有沒有足夠的實力與競爭力,在這裏追求一份你「想像中」,「期待裡」比台灣好上數倍的生活與薪資報酬。

東協(ASEAN, 又稱東盟)今年邁入第50年,從一開始不被看好的多國整合,到現在儼然成為歐盟危機之後最成功的區域經濟體,無論是中國喊的「一帶一路,互聯互通」,台灣嚷的「新南向」政策,還是各國外資磨刀霍霍準備搶佔東協十國的龐大內需,都足見東南亞就業市場對各國人才的吸引力日增。也正因如此,各路的「優秀才俊」紛紛在當地競爭較好也日益稀缺的崗位,東南亞,仍然處處是機會,但想要在此立足,門檻與專業要求相對越來越高。

筆者在泰國曼谷任職兩年多,簡單分享三個身邊朋友的故事,這裡無異去比較台灣大環境之優劣,或著台灣人才之良莠,每個時代與地方都有他自己的問題與挑戰,本文也僅主觀的分享了曼谷的就業市場現況,提供給有意願赴海外工作的讀者,可以參考並評估自身的價值。

20170816-「2017年臺北國際航太暨國防工業展」下午舉行展前記者會。圖為現場展示的飛行射擊互動系統。(蘇仲泓攝)
圖為「2017年臺北國際航太暨國防工業展」現場展示的飛行射擊互動系統。(蘇仲泓攝)

案例一:航太工程師

K出生於日本,大學到博士班都在法國完成,專攻導航系統,博士班時甚至一度承接了日本政府的案子,協助彈道精準度的改良。畢業後決定回到亞洲,剛好時值日商在泰國布局,家族中又有親戚在泰國設廠,便毅然決定搬到曼谷,受雇於某日商航太機械公司,在飛航系統、衛星定位等技術方面,與眾多航空公司和泰國政府有所合作。

K也精通英法泰三種語言,30多歲的年紀,會想到泰國發展,除了待遇極為優渥之外,東南亞的工作環境與步調,確實比起日本本土的日式企業文化好上許多。況且,原本也有機會留在法國就業的他,也認為先進國家市場還能夠成長的空間有限,反倒是新興國家,提供了更為廣闊的發展空間與資源,讓未來有更多的期待。

「可是法國、日本都先進的多,你在曼谷待的習慣嗎?」我這麼問,k聳聳肩,淡淡地說自己沒有限定非得在那裡生活不可,東京住了18年,巴黎住了快10年,也不過就是那回事,全球化的時代,每個人都應該要有多一點的彈性與適應力,而不要一廂情願的以為待在西方世界就可以無憂無慮生活美滿。

「況且老實說,生活的品質好壞,到不一定建立在你所居住的城市,反而跟你實際的收入比較有關係,有錢又有時間,到哪都可以建構出水準之上的生活...」k補充道。

臺灣身處亞太樞紐,強化與全球電商企業合作與交流成為當前重要課題。(圖/fancycrave1@pixabay)
「曼谷無疑是東南亞,甚至全亞洲最國際化且多元的城市,加上他本地消費力與觀光效益,你會發現,近幾年歐美的一線大牌,進軍亞洲市場,首站都選設點在曼谷,而非香港或新加坡。」(圖/fancycrave1@pixabay)

案例二:電商經理人

尚不到30歲的香港女性,一頭俐落的短髮,眼神不時散發出女企業家的犀利。C從港大經濟系畢業後,先後在香港、新加坡等地從事電子商務,算一算也7年了,可以說是具有一定的經驗的專業人士。而她,也在一年前選擇來到曼谷,除了每被挖角一次,薪資可以談更高之外(所以可以推測泰國公司出了誘人的數字將她從新加坡挖到曼谷),更重要的是泰國近7千萬人口,加上北東協鄰國共2.6億人的市場紅利,都讓雖早已殺紅眼的電商領域,仍有不少機會去開發。

「曼谷無疑是東南亞,甚至全亞洲最國際化且多元的城市,加上他本地消費力與觀光效益,你會發現,近幾年歐美的一線大牌,進軍亞洲市場,首站都選設點在曼谷,而非香港或新加坡。」K說出的觀察,並對泰國以及東南亞未來在電商,甚至第三方支付的運用方面,都還有很大的商機。「自然,這塊得卡位的早,或著得要能對當地市場夠了解,若是站到適當的位子發揮專長,月入數十萬不是問題。你在台灣,要幹多久才能有這個級距的薪資?而在香港,雖然起新較高,但龐大的房租與生活開銷,也夠讓人喘不過氣的了。」

對於未來,C表示自己來泰國一年,已經可以掌握一般的泰與溝通,且公司有意願把業務拓展到緬甸與寮國,兩個在電商領域中更值得開墾的處女地。也正因為C有跨國工作的經驗,加上能夠熟練的運用知識與技能,以及相關領域內的國際人脈,都讓她能有所發揮,並成為這行中難以取代的專業人才。

「泰國很有可能成為繼新加坡之後,官方承認比特幣的國家,這塊也很值得發展,同時若能結合第三方支付、微型融資、電商平台等,潛力無限...」C冷不防又追加了一段話,不難聽出她隨時在思考,如何不斷掌握最新趨勢與提升自我價值。

一帶一路峰會會場外的金色橋梁雕塑,象徵「金色絲路」。(美聯社)
一帶一路峰會會場外的金色橋梁雕塑,象徵「金色絲路」。(美聯社)

案例三:土木工程顧問

R來自柬埔寨,27歲,從小讀華校,大學在金邊念法國學校,研究所拿了東協獎學金到泰國排名第一的學府繼續深造。由於從小到大的環境與教育,讓他可以很流利的使用中文、英文、法文、柬埔寨文、泰文和廣東話等6種語言,除了本來就是母語的柬文和很後期才學的廣東話,其他四種外語聽說讀寫皆可達C1以上的水準。

「期時我們柬埔寨人,又有中文和廣東話的底子,要學會越南文也很容易...」R笑笑說道,他也不認為「會很多語言是什麼了不起的優勢」,充其量,語言只是工具,怎麼用在提高工作產值才是重點。

學土木工程的R,專攻混泥土與橋梁工程,曾到馬來西亞、印度等研究機構發表過paper,畢業後無縫接軌錄取泰國前幾大的工程集團,負責的項目有機場第三航站擴建、曼谷地鐵與空軌等。擁有超強的學經歷背景,又俱備多國語言優勢,但卻因為來自柬埔寨,依據泰國「顧用外籍人士相關辦法」中的各國分類,他沒辦法拿到一如日本籍或美國籍工程師的待遇,即便,他能做的事可能更多。

「其實也還好啦,已經比在柬埔寨的工資高很多了,而且剛畢業我想多學點經驗,以後要來自己創業,自己接洽來自全世界的客戶...」R樂觀表示,而且他自己就是東南亞人,論起對在地的了解與人脈網絡的經營,絕對比外來者更快上手。

結語

三個身邊觀察到的案例,都是年輕人,都是在曼谷工作。他們的背景與實力就算稱不上頂尖,但也相當優秀,無論在學歷條件、工作經歷、本身心態來看,都可謂競爭力十足,也紛紛願意進入泰國這塊市場,在各自的領域深耕發展。所以,東南亞早已不是時幾年前的樣貌,還在以勞力密集與低階技術門檻的環境,吸引那些稍為有點能力、普通學歷、經歷一般的外來者來此找份可以「凌駕」當地勞工的工作,現在,越來越多的是,東南亞本身極度優秀的一票年輕人,和來自各國的經英份子,競相爭取亞洲崛起的機會與商機。公司用人,自然也因為供給面的素質不斷提升,而將取才標準不斷升高。你究竟有沒有競爭力?跟這些本地人、各國求職者擺在一起,又能拿出什麼公司非聘你不可的優勢?

「台灣混不下去才想來東南亞闖闖?拜託,台灣都混不下去,這種人憑什麼以為可以在東南亞找到一份體面的工作啊?」一位在泰國長期經營的台商,很不客氣的說道。「而且,可能部分台灣人太過看重自己僅有的優勢,放到當地,反而並不是什麼可以加分的條件。」

這位台商舉例,曾有位中段大學商管系的畢業生,通中英泰三語,了年工作經驗,應徵一份泰國公司的助理職務,開口就以自己的「優勢」要求要6萬泰銖...

「助理職並非專業工作,要給較高的待遇,除非你真的很有本事,但拿會中英泰三語來當成自己的優勢,為免也...」這位台商解釋道,「你想,我花6萬顧用他,幹嘛不花個3萬5用一個通中泰文的中國人,在另花2萬5用一個通英泰文的泰國人?還有兩個人可以分擔工作...」

東南亞人才濟濟,想到這邊來「混口飯吃」,恐怕,並不是件想像中那麼容易的事。

*作者在台北、倫敦求學,曼谷工作,聯合國小小公務員,維和部隊後勤系統工程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