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A專訪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中國的政治出路——去習、非共、變革、和平

2020-09-13 15:30

? 人氣

這個原罪是後來我在反思文革的時候,我們中學同班的女同學給我寫了很長的一個文字材料,講她的父親、她們全家在「文革」中是怎樣的,然後我才知道,我們這些人對於民間的疾苦瞭解得很少。其實對人民來講,我們是有愧的。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我的反思

我不敢說自己是一個理論家,我其實就是一個老師而已。很多像我這樣家庭背景出身的人,他們的反思有些在我之前。我在向他們吸收思想營養,因為他們看到的比我更深。

同時,我自己確確實實是在不斷反思我自己。通過我自己的思想變化來思考我們這一代人,我們這種家庭出身的人,在哪些方面是有問題的,我們的認識應該怎樣往前走。

其實我前幾年我寫了一篇東西,用一天時間把我這幾年反思的問題大概寫了一個提綱,後來發現真的把這個提綱展開來是一本書的東西。在16年,17年的時候,我就已經有了這麼一個大綱了。到現在又有很多新的情況,包括對於現在這種制度、這種體制、這種狀況的一些思考,還要把它再深入進去。

中國共產黨將近100年的時間,它走過來的這段路究竟怎麼看,理論、制度,包括整個黨的歷史上的一些重大問題。我覺得我們都需要去清理它。

我會努力地做這件事情,但這不是我一個人就能完成的,或許需要很多人共同合作才能把這種思考達到一個比較清晰的,有一定深度的,比較系統的思考。

「紅二代」的集體反思

這不是我一個人的反思,而是一群人的反思。相對來講「紅二代」中層的這批孩子反思特別多。無論是軍隊的孩子還是地方幹部的孩子,我們所講的這群是自己的父母在1949年以後,50年代到60年代處在軍、師兩級,就是軍級到正師以上這兩級中層的「紅二代」。

再高層一點的,我跟他們接觸的不是特別多,所以對他們整體的情況瞭解不多。但是我知道頂層「紅二代」當中,所謂「太子黨」那一類中有反思很深刻的,馬曉力【編註:前中國勞動部部長馬文瑞之女】啊,這個大家都知道了,還有羅點點啊,就是羅瑞卿【編註:前解放軍總參謀長、中國公安部部長】的女兒。

其實從1971年「九一三事件」以後,很多人就已經開始思考了,因為在北京有很多孩子的父母在「文革」當中受到衝擊。本來是在蜜罐子里長大的孩子,突然一下被拋到了社會底層。他們對自己身邊和父母究竟發生了什麼是有很多初步感受的,但並不知道原因何在。「九一三事件」林彪飛機爆炸以後,在這群孩子中引起了一個巨大的思想震盪。大家紛紛在那個時候自覺地去讀書和思考。從歷史上講,我覺得反思是從這裡開始的。

改革開放以後呢,我覺得越是中國的改革發展往前走,越能夠回過頭來看到毛澤東時代出了什麼問題,但如果說這個國家一直往前走,或許這種反思還不會像現在顯得那麼突出,那麼尖銳。而到了2013年後, 一大批「紅二」孩子們——年齡都是經過文革的,也對現在的情況是有感受的——他們鮮明地感受到國家不是在進步,而是在倒退。因此他們的反思就不僅僅是毛那個時候出了問題,為什麼會出問題,而是在反思我們在49年以後,在中國建立的這套體制和制度究竟對還是不對?是不是應該這樣搞?已經達到了這個深度。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