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A專訪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中國的政治出路——去習、非共、變革、和平

2020-09-13 15:30

? 人氣

它一直說我在搞改革開放,我在搞經濟發展,所以人民的生活好,人民擁護我。其實不是的。70年代末的改革開放挽救了中國共產黨統治的合法性危機。80年代給人民鬆動了一些經濟的自由,90年代搞市場經濟往前走,確實是有政績的。大家日子過好了,有些怨恨就逐漸開始化解了。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但是現在的狀況是什麼呢?有限的制度資源,發展市場經濟的某些資源用盡了,而你現在又要強權霸佔著,絕不允許在政治上鬆動,在政治上走向民主。因此,經濟上獲得的一些成就又被權力去獨佔——貪腐、強佔民眾的房子、強佔民眾的土地、強拆房屋,像最近山西幾個省市又在搞,把人民祖輩留的私房又重新收回去。

換句話講,它的這個績效合法性已經走向反面了。它現在不是有績效,讓人民把日子過好了,現在要號召人民去過苦日子,同時把社會創造的財富掠奪為他們自己的。 因此這個時候,它特別怕外界把這個黨和人民分開。這一分開,它什麼合法性都沒了,連偽裝的這層皮都給它扒掉了。

中國底層民眾擁護共產黨?

有人認為底層的民眾有很大一部分人是支持中共的,我還是不同意這個說法,其實這個底層的民眾要進行分析。

底層民眾有相當多數的人是沒有發聲能力的。他沒辦法來表達他的意見。他對於現在的極權暴政統治表達不滿的(方法)是什麼呢?忍受啊忍受,忍到實在忍不下去了,他就是本能的一種反抗。

我最近看到一張圖,是一個底層的民眾爬到北京城郊一個很高的監視器的電線杆上。他說:「還我房子」。他以命相搏,以命相拚。你把我的房子搶走了,我也活不了了,所以我要在這個地方來喊,「還我房子」。

前幾年在大城市驅趕低端人群,北京郊區驅趕了幾十萬人。這些民眾,你後來聽到他們有聲音嗎?他沒有聲音。我相信你們要去找他採訪, 他絕對不會說我擁護這樣的做法,我擁護這樣的制度, 大冬天把我們往外趕。

雲南一個貧苦的孩子叫馬加爵,他在上大學時把同班同學刺死了。他是一個很底層的孩子,很貧困,到最後是那麼一個悲慘的結局。他能發言嗎?他不能。他在大學裡面都充滿歧視。我相信這樣的孩子,他內心除了冰冷,是沒有得到很好的同情和平等對待的,否則他不會走這樣的絕路。所以我們講一大批底層的人民發不出聲音來,這是第一層。

第二層,我不認為現在有些宣傳和報導是客觀公正的。據說哈佛大學有一個學院的院長,他寫中國有93%的民眾對中國現在的制度和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統治是很滿意的【編者註: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阿什民主治理與創新中心7月發佈報告《理解中共韌性:中國民意長期調查》】。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