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冠璽觀點:兩岸都要盡量杜絕「壞蛋演戲給笨蛋看」

2020-08-05 06:50

? 人氣

在政治爭議之外,兩岸人民一般生活其實並無太多隔閡。(美聯社)

在政治爭議之外,兩岸人民一般生活其實並無太多隔閡。(美聯社)

自2019年上半年以來,兩岸局勢急轉直下。2020年初起,由於疫情嚴峻,兩岸之間的官方溝通管道緊閉,剩下的只是隔海相互批判。兩岸各有相當比例的官員與民眾,對自己從未謀面,基本上並不瞭解的「同胞」、「一家人」,或至少是「基因最為接近的族群」,勇於口誅筆伐。對岸只要有什麼負面新聞出現,台灣部分民眾立刻就表現出喜聞樂見的樣子。大陸這一邊有人主張:「武統時機已到」、「現在就是統一的最好時刻,不能再等」、「留島不留人」。臺灣這一邊就也有人主張:「必須更換中華民國國號」、「制定臺灣新憲法」、「要盡最大努力,在一切方面與中國劃清界線」。近一年半以來,兩岸從官方到民間,相互語帶不屑,以譏諷為彼此間的問候語,已經達到了司空見慣的地步。

面對這樣的局面,筆者不免要反思,難道說中國人,或是說華人,在處理族群矛盾,或是涉及根本利益之爭時,就只有這麼點能耐嗎?兩岸除了相互罵架,甚至是兵戎相向,就拿不出點有用的辦法嗎?如果確係如此,那麼中國人,或是說那些不想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華人們,有什麼理由說自己的民族或族群,是「偉大的」?或是「文明的」?

筆者近年來多次指出,兩岸關係的互動與推展方式,從官方到民間都落入了西方式組織體的限制與陷阱裡,其中尤以某些官方智庫為最,甚至起到了很不好的帶頭作用。兩岸當局若是能善用文明(體)的功能,在一個共同文明體的背景下,不費吹灰之力,即能將天下英才納為我用,兼而收攬人心;在完成自我發展與建設的過程中,大幅降低彼此敵意,順勢達成統戰目標。

臺灣當局拒絕或拖延讓小明與陸生返臺;大陸當局拒絕讓學生去臺灣學習,自由行旅遊。從組織體角度看來,這都是為了維護自己尊嚴,不可動搖的立場之舉措;但是若從文明體的角度來看,則都違反了自己預設的戰略目標。試想曹操、孫權、劉備,會怎麼看待競爭方的人才?以及競爭方治下的人民?如今大陸要是有一位關雲長願意來臺灣;或是臺灣有一位司馬懿願意去大陸;在當今的兩岸體制機制與瀰漫全社會的敵我意識下,對岸有誰能用他們?或是又有誰敢用他們?關公幸好是清代就去了臺灣,若是現在才去,臺灣社會必難容他。司馬懿要是現在從臺灣到大陸發展,最好的選擇也就是經商;要是從政,恐怕事業單位的正處級,就是他無法突破的玻璃天花板。

兩岸關係本已治絲益棼,但是兩岸均有極多「一提到兩岸關係,就立即自燃大腦預埋火藥」的群眾。筆者在此要借用一位浙大歷史學博士對此種現象的表述:「…謊言可以有很多版本,因為謊言不需要成本,可以信口捏造。…現在我們經常看到的一幕是,在公共討論中,一條真相被幾十條謊言圍攻。你不但很難說服腦子被碎片和謊言佔據的中老年粉紅(其實小粉紅也一樣很難與其說理),卻有可能被他們駁得體無完膚。比如,你說林肯解放了黑奴,是一位好總統。他們可以信口列舉林肯犯下的幾十條滔天罪行來駁斥你。他們堅信,那些都是真相,你卻無法證偽。面對這些基本上完全依賴手機獲取信息的中年粉紅(以及小粉紅),邏輯是無力的,思辨是蒼白的,他們比的是誰腦子裡的碎片多。…在這個後真相時代,能被人們裝進腦袋裡的,只有那些與原來的認知相容的信息碎片。裝的越多,他們就越自信。內容越同質,他們就越偏執。在思想的極化中,不同的人群皆被情緒和偏見裹挾,理性對話越來越困難,社會正在不斷走向撕裂。那一天晚上,我突然一反常態地悟道了。也許,復旦張某某、人大金某某、局座張某某…等人,他們才是這個時代最具頂級智慧的人。面對如此龐大的粉紅群體,你既然改變不了他們,何不利用他們賺錢呢?跟他們過不去,不就是跟錢過不去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