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霞親筆信曝光,證實劉曉波有意出國就醫 廖亦武:曉波説死也要死在西方

2017-06-28 16:45

? 人氣

流亡柏林的中國詩人廖亦武在臉書與推特上貼出劉霞親筆信,證實劉曉波夫婦有意願離開中國。(翻攝廖亦武臉書)

流亡柏林的中國詩人廖亦武在臉書與推特上貼出劉霞親筆信,證實劉曉波夫婦有意願離開中國。(翻攝廖亦武臉書)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因病保外就醫,而且是難以救治的肝癌末期,消息一出,震動國際社會。目前人在柏林的流亡作家廖亦武28日貼出一封劉霞親筆信,證實劉霞與劉曉波都有意離開中國治病,劉霞在信中表示:「拜託你和朋友為我們奔波,我想盡快擁抱你!」

廖亦武表示,28日早上7點鍾,電話鈴響,接著他通過一位朋友的管道,向美國政府提供了他們急需的劉霞的兩份手跡,其中一份是劉霞和劉曉波商量之後,向國保遞交的出國治病書面申請。此前數日,同樣的書面申請也送達德國政府,得到相當積極的回應。現在,美、德、中政府都有劉霞的手跡。廖亦武呼籲,「真相是掩蓋不住了。請黨國放他們一條生路吧。」

廖亦武在自己的推特與臉書上寫道:「太多媒體找到我,問出國就醫是否劉曉波夫婦自己的意願,如何證實。我一再重複說過的話,我解釋得太累了。眼下,劉曉波夫婦已被嚴密控制,我不得已公佈劉霞手跡。我還有劉霞向國保提出出國申請的手跡,暫時不便公佈。媒體可以此為憑:出國治病是他們最迫切的心願,千真萬確,曉波説死也要死在西方。」

廖亦武還說,他與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塔米勒夫婦,柏林文學節主席烏里討論劉曉波夫婦的險惡現狀。「赫塔親自執筆,我們共同起草將有若干諾獎得主和著名作家參與的呼籲書。請中國政府出於基本人道,讓劉曉波夫婦來歐洲就醫。赫塔寫道,不能讓劉曉波這麼死在中國,不能讓劉霞這麼活在中國。此文件將翻譯成七種文字對外發表。」

劉霞親筆信的全文如下:

我厭惡我的生活

我的生活很難看

我想撕碎這醜陋生活中的我

我渴望逃離

沒想到劉曉波同意跟我和劉暉一起離開,在有機會的時候,他非常擔心我的病

拜託你和朋友為我們奔波,我想盡快擁抱你!

劉霞  2017.4.20

劉霞友人、西藏女作家唯色也在推特轉載劉霞友人訊息,稱「劉霞每月最後一周安排去探望曉波。每次回來我們都問她情況,老問細節,許多故事。可是,劉霞隔着窗,怎麼可能發覺癌!曉波為了讓劉霞放心,也是滿臉堆笑。5月底劉霞去過……六月初,錦州獄方看不行了,才送曉波去瀋陽。然後北京方面隨劉霞同往。」

香港媒體《Now新聞》特派記者在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查訪,發現該院的腫瘤內科病房住了幾十名病人,家屬如常出入。院方稱不清楚有特別人物住院,病房護士也讓記者自行查看病人留院名冊,但未找到劉曉波的名字。旅居德國的中國異議人士蘇雨桐在推特上說:「傳言劉曉波已被轉至軍醫院」、「為了掩蓋消息,當局不顧患者安危,你們所稱的積極救治就是躲貓貓嗎?」

劉曉波的律師莫少平雖證實「劉曉波5月底確診患末期肝癌」,但劉霞好友稱:「曉波6月初肚子痛,拉到瀋陽,才掃描出晚期。國內專家已經去了兩輪,治療中。情況非常糟糕。」27日也在推特表示:「劉曉波原話:『希望出國就醫,死也要死在西方!』」蘇雨桐也說,半個多月前,劉曉波的親友就被警告「不得透露病情」,指責中國當局這種時候了還想封鎖消息,說是「謀殺,恰如其分」。

長期遭囚禁的中國民主人權運動領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5月23日被確診為肝癌晚期。目前在瀋陽中國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治療。(AP)
長期遭囚禁的中國民主人權運動領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5月23日被確診為肝癌晚期。目前在瀋陽中國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治療。(AP)

與劉曉波相識二十多年的代理律師莫少平接受法國廣播電台訪問,他表示劉曉波是全世界唯一一個被關在牢裡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對國家是一個很恥辱的事情」。不過就算劉曉波身體康復,他也不適用減刑條件,因為中國法律規定減刑或假釋必須以「認罪」為前提,而劉曉波當然不可能認為自己有罪。莫少平也證實,包括劉霞在內的劉曉波家人都被禁止與辯護律師聯繫,所以不清楚劉曉波家人目前的狀況。

喜歡這篇文章嗎?

國際中心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