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文化」會趕盡殺絕?她一句話打臉:為了讓你擁有搞歧視的特權,受傷的人就該乖乖閉嘴?

2020-07-20 11:00

? 人氣

美國總統川普將「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下拆銅像等行為斥為「極左法西斯主義」的危險運動。(AP)

美國總統川普將「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下拆銅像等行為斥為「極左法西斯主義」的危險運動。(AP)

從經典名片《亂世佳人》因內容涉嫌美化蓄奴歷史遭影音平台下架、《哈利波特》作者JK羅琳在推特針對性別議題發表言論,挨批患有「跨性別恐懼症」遭網友洗版砲轟、到全球反思種族歧視歷史,掀起拆除銅像浪潮,各地涉及種族爭議的「偉人」雕像都被群眾推倒,近來於社群媒體及現實中發起的種種抵制行動,在全球風起雲湧,使網路熱詞「取消文化」再度成為輿論焦點。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讓歐巴馬與川普「一致」質疑的取消文化

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意指個人或企業因涉及種族主義、性別歧視、恐同等冒犯言論或行為,遭遇公眾強烈反彈甚至抵制,面臨曝光機會、廣告代言遭「取消」的代價。對於取消文化的支持者而言,這是種銘記過往錯誤的新方式,但反對意見則質疑,訴諸輿論公審的取消文化鬧得太超過,甚至淪為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在國慶演說中大肆抨擊為「極左法西斯主義」的箭靶。

川普在演說中痛批,取消文化「羞辱持不同意見者,奪走他們的工作」,是帶有「極權主義」色彩的危險運動;而在去年10月,美國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同樣對取消文化提出質疑,他強調世界並非黑白分明,「做了真正好事的人也有缺陷」,但「社群媒體上某些年輕人讓我的感覺到,他們做出改變的方式是—盡可能對他人品頭論足。」

而針對「取消文化太超過」的常見批評,加拿大作家哈吉(Sarah Hagi)去年11月在《時代》雜誌撰文,以黑人穆斯林女性身分,對這個論調提出了有力反駁。

黑人穆斯林女作家:取消文化成為特權者的「擋箭牌」!

「我是個黑人穆斯林女性,因為社群媒體的緣故,讓我這種邊緣群體能以過去不可能發生的方式去表達自己;這也意味著種族主義、性別歧視及偏執的行為與言論無法像過去一樣張揚。」哈吉強調,無論是富人、各界領袖或任何「在歷史上享有特權而免受公眾審視」的有權有勢者,由於無法適應這種文化的轉變,於是將「取消文化」等詞彙充當擋箭牌,藉此讓外界的批評失去正當性。

哈吉指出,取消文化普遍被解讀為「如果你做了別人認為有問題的事,將自動失去所有『人氣』......你的聲音被消音、你玩完了」,甚至遭批評是「無差別」且不公平的抵制,但這種觀點的問題在於,「取消文化並不是真的,至少不是人們所想的那樣。」

她指出,「取消文化」已被過度簡化、淪為無所不包的籠統概念,只要當權者因自身行動或言論遭受批評甚至面臨後果,就會搬出「取消文化」來回擊,從而排除了那些言論及行為所造成的傷害,以及該如何究責等層面的細緻討論。

哈吉寫道,當「#MeToo」(我也是)反性侵性騷運動獲得熱烈迴響,「現在有些男性卻說,他們擔心即便與女性隨意地互動,也會讓他們『被取消』。她在文中反駁,某些人或許失去了過往的地位,但他們的境遇離「被取消」還差得遠。

取消文化不會讓有權者真正「被取消」

舉例來說,脫口秀喜劇大師路易C.K.(Louis C.K.)因為逼迫多位女演員觀看他手淫,遭經紀公司掃地出門,影音平台HBO、Netflix也都宣布與他解約,但他去年在加拿大的脫口秀演出照樣場場售罄;知名政治記者哈爾普林(Mark Halperin)的新書出版計畫因性騷指控喊卡,其出版社向媒體狠批「有罪推定」的取消文化,甚至將被批評與死亡相提並論:「每個人都會因為12年前的指控被宣判死刑或終身失業。」

美國喜劇大師路易C.K.深陷性騷擾醜聞(AP)
美國喜劇大師路易C.K.深陷性騷擾醜聞(AP)

2019年9月,美國喜劇演員吉利斯(Shane Gillis)過往演出片段中的種族歧視言論遭起底,因此遭知名喜劇節目「週六夜現場」(SNL)開除,另一名演員伯爾(Bill Burr)當時氣急敗壞地嗆聲:「你們這群天殺的千禧世代,你們全是鼠輩......他們根本不在乎(歧視),只是想要找麻煩。」

但哈吉認為,在「週六夜現場」演出並不是人權:「喜劇節目的觀眾應該出面發聲,表達自己是否想收看一位擁護這種(種族歧視)幽默的人(演出)。」她也強調,吉利斯仍然在巡迴演出、以喜劇表演維生,「他會沒事的......為什麼吉利斯能口出種族主義言論,但那些被仇恨言論影響的人卻要閉嘴?」

哈吉指出,與其擔心有人被取消文化對號入座,更應該想到那些實際上被邊緣化、蒙受創傷的族群—她本人時常撰寫有關種族主義以及「伊斯蘭恐懼症」(Islamophobia)主題的文章,且因此收到難以計數的死亡威脅與種族歧視、要求開除她的侮辱言論,「但當認為取消文化有問題的人們大談所謂的『寒蟬效應』,我知道他們指的並不是我遭遇的那些攻擊。」

「當他們丟出『取消文化』一詞意圖使我噤聲,而不是推敲我之所以會認為那些行為或玩笑沒有人性的原因,我從而得出的結論是—他們寧願我對加諸於己的壓迫無力還擊,」哈吉寫道。

喜歡這篇文章嗎?

鍾巧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