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逆風綻放的法國藍玫瑰──瑪琳.勒潘

2017-05-09 06:30

? 人氣

法國極右派政黨「民族陣線」(FN)總統候選人勒潘(Marine Le Pen)蜼敗猶榮(AP)

法國極右派政黨「民族陣線」(FN)總統候選人勒潘(Marine Le Pen)蜼敗猶榮(AP)

「如果我們贏了,我們有5年的時間來想點辦法,做點事情。否則,她會在2022年的第一輪就當選。」法國總統大選投票前夕,中間派候選人馬克宏的一位支持者對《紐約時報》的記者如是說,憂心忡忡地迎接可望也可即的勝利。

5月7日當天晚上,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在羅浮宮(Louvre)的勝選慶祝大會上昭告支持者:「未來5年我會竭盡所能,確保人們不會再有任何理由要去選擇極端勢力。」

法國新任總統馬克宏與妻子布莉姬特。(AP)
法國新任總統馬克宏與妻子布莉姬特。(AP)

儘管以34%對66%的懸殊差距敗給馬克宏,但法國極右派政黨「民族陣線」(Front national,FN)女當家瑪琳.勒潘(Marine Le Pen)的政治事業並未終結,各方普遍認為她5年後必然會卷土重來;而且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她仍將是歐洲極右派勢力的女祭司,一言一行都將牽動全球政治觀察家的目光。

歐洲極右派女祭司,法國選舉女王

勒潘到底多厲害?創立於1972年的FN,原本只是個雖然極端、但很邊緣的組織,因為親納粹、反猶太而臭名昭彰。勒潘在2011年1月從父親老勒潘(Jean-Marie Le Pen)手中接下黨主席之位,隔年總統大選首輪拚上第三,還首度攻佔國會下議院「國民議會」(Assemblée nationale);接下來從地方議會到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勒潘幾乎每場選戰都創下FN黨史記錄,稱她為「選舉女王」並不為過。

法國極右派政黨「民族陣線」(Front national,FN)創辦人老勒潘(Jean-Marie Le Pen)(AP)
法國極右派政黨「民族陣線」(Front national,FN)創辦人老勒潘(Jean-Marie Le Pen)(AP)

勒潘能夠在法國政壇掙得一席之地,除了父親打下的基礎,除了意志堅定、作風明快、口才犀利的個人特質,另一個關鍵是非常成功的「去妖魔化」(de-demonization)策略。她想方設法漂白FN的親納粹、反猶太形象,淡化種族歧視與反同色彩,甚至不惜「大義滅親」:在2015年8月將「納粹病」無藥可救的父親(「集中營毒氣室只是歷史的枝微末節」)開除黨籍。

法國極右派政黨「民族陣線」(FN)領導人勒潘的活動場合必有藍玫瑰(AP)
法國極右派政黨「民族陣線」(FN)領導人勒潘的活動場合必有藍玫瑰(AP)

「Marine」配上藍玫瑰 極端政黨的優雅轉身

今年勒潘再度問鼎愛麗榭宮(Élysée Palace),在選戰中不僅「去妖魔化」,更進而「去FN化」、「去勒潘化」,從造勢活動到官網設計,觸目所及都是「Marine」,見不到「FN」也見不到「Le Pen」。選戰的主視覺意象當然也不是FN取材自義大利法西斯政黨的紅白藍3色火焰,而是一朵又一朵藍色的玫瑰。非常女性化的名字「Marine」配上優雅的藍玫瑰,勒潘的用心不難體會。

法國極右派政黨「民族陣線」(FN)領導人勒潘的活動場合必有藍玫瑰(AP)
法國極右派政黨「民族陣線」(FN)領導人勒潘的活動場合必有藍玫瑰(AP)

勒潘掌舵至今,FN黨員人數翻了4番;2002年老勒潘誤打誤撞闖進總統大選第二輪,但遭到各政黨全面封殺,得票不到18%;今年勒潘自參選伊始就備受看好,決選拿下34%、1064萬票,都將近父親的一倍。而且勒潘今年才48歲,養精蓄銳5年之後再戰,絕對仍是一個可怕的對手。近來有消息傳出,FN可能連黨名都會改掉。

法國極右派政黨「民族陣線」(FN)總統候選人勒潘(Marine Le Pen)在鄉村地區頗受歡迎(AP)
勒潘在鄉村地區頗受歡迎(AP)

「被遺忘的法蘭西」有了一位反全球化的代言人

當然,勒潘不只是做形象有一套。FN的政綱在她手中有所改變,不再只是民族主義掛帥。今年總統選戰,勒潘高唱的「愛國者對抗全球化主義者」(patriots versus globalists)主旋律早已在英國脫歐(Brexit)與美國川普入主白宮的過程中響徹雲霄,訴求對象也若合符節:那些「被全球化拋在後方」的勞工與農民。

法國極右派政黨「民族陣線」(FN)總統候選人勒潘(Marine Le Pen)在鄉村地區頗受歡迎(AP)
勒潘在鄉村地區頗受歡迎(AP)

法國經濟在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一蹶不振,GDP原地踏步,失業率步步高昇;川普在選戰中對美國「被遺忘的男男女女」再三致意,而勒潘也念茲在茲「被遺忘的法蘭西」。也因此出現一個弔詭的現象,勒潘對不少左派、極左派的支持者展現了一股莫名的吸引力。

去年9月3日,勒潘的愛麗榭宮長征正式起跑,但第一站不是她的家鄉巴黎,而是法國東北部一個小到不能再小的小鎮布哈謝(Brachay),鎮上人口只有55人,10年來大大小小的選舉都投給FN。

法國極右派政黨「民族陣線」(FN)總統候選人勒潘(Marine Le Pen)在鄉村地區頗受歡迎(AP)
勒潘在鄉村地區頗受歡迎(AP)

今年5月6日,勒潘來到選戰最後一站,同樣不是巴黎,而是另一個位於東北部的小鎮埃訥曼(Ennemain),人口稍多,200出頭。勒潘將自己塑造為這些「被遺忘者」的代言人與「保護者」,要為他們帶來機會與尊嚴,保護他們引以為傲的認同與文化免於「外來者」──難民與移民──的侵害。在布哈謝、埃訥曼以及大大小小無數的造勢場合,都可以聽到勒潘及其支持者大喊:「On est chez nous!」(這裡是我們的家園!)

法國總統大選第二輪決選7日(台灣時間8日凌晨)揭曉,中間派候選人馬克宏當選總統(AP)
法國總統大選第二輪決選7日(台灣時間8日凌晨)揭曉,中間派候選人馬克宏當選總統(AP)

勒潘:馬克宏代表「傲慢的菁英階層」

相較之下,「銀行家」馬克宏則代表「傲慢的菁英階層」:不瞭解也不想瞭解中下階層、靠全球化體制累積財富與權勢、為了歐盟犧牲法國利益、讓法國淪為德國的附庸。勒潘在選戰中曾如此揶揄:「無論投票結果如何,法國都將由女人領導:不是我就是梅克爾(Angela Merkel)。」

2017年法國總統大選的第二輪其實沒有多少懸念,馬克宏勝出早成定局,但之所以備受關注,除了法國本身的重要性(世界第6大經濟體、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歐盟創始成員國、核武俱樂部會員……),關鍵更在於它是一場全球大辯論的展現:開放心態對上閉關自守,全球化對上國族化,族群融合對上排除異己。

法國新任總統當選人馬克宏與現任總統奧朗德(AP)
法國新任總統當選人馬克宏與現任總統奧朗德(AP)

如果一個開放心態、全球化、族群融合的世界仍然值得珍惜與期待,那麼世人就必須深刻理解勒潘宣揚的「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意識型態,為何能夠得到廣大的迴響?一個體系的政經利益如果越來越偏厚特定階層,難道不需要大幅修正?「被遺忘者」似乎是社會上永遠存在的少數,很容易應付,但如果「遺忘者」長期理所當然,反撲甚至革命將難以避免。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