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北京關緊大門,強擋境外疫情倒灌

2020-04-04 13:00

? 人氣

為防範境外疫情輸入,北京首都機場對進京人士一律採取嚴格控管措施。(AP)

為防範境外疫情輸入,北京首都機場對進京人士一律採取嚴格控管措施。(AP)

三月中下旬,全球疫情的走勢令中國應對新冠疫情的防控策略也有了較大調整,「(省)內防擴散,(省)外防輸出」的總體精神轉變為「(國)外防輸入,(國)內防反彈」。《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自媒體「俠客島」指出:「一邊是以武漢為主戰場的全國本土疫情傳播基本阻斷,一邊是每天呈現兩位數飆升的境外輸入病例數字」——中國在這次疫情中正面臨「第二次考驗」。

回國留學生遭諷「萬里投毒」

根據中國國家衛健委數據,從二月二十六日中國報告首例境外輸入確診病例開始,截至三月二十八日,累積境外輸入確診病例六九三例。大陸多個省份實現確診病例「清零」,其後雖也零星出現本土病例,但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境外輸入病例激增,每天都會增加十幾個到幾十個不等。北京更成為境外病例最大輸入地,上海、廣東緊隨其後。輸入來源國以歐美為主,且這些輸入病例多為中國公民,包括留學生、海外華僑、海外經商者及赴境外探親旅遊者。

民間的爭議焦點也轉向「留學生究竟該不該回國」。三月中旬,微博上有英法留學生吐槽回國後被苛待,不但沒引發網友同情,還迎來了鋪天蓋地的怒懟,並發酵為「豌豆公主病」事件。留學生們有些訴求很合理,諸如在一些管理欠佳的醫院存在交叉感染風險,但也有些譬如堅持喝純淨水,而不能接受在隔離賓館喝有雜質的熱開水,就被認為很「矯情」——畢竟很多人在過去一個多月裡過得暗無天日,尤其滯留湖北的外地人,相比那些不勝枚舉的苦難,留學生們的待遇已不算差。

有不少網友嘲諷留學生是「家鄉建設你不在,萬里投毒你最快」,從情感上並不歡迎其歸國,甚至認為他們會隱瞞病情或帶來病毒,造成國內防疫負擔。而事實上,留學生群體的處境進退兩難:由於航班減少,回國成本已頗昂貴,像從倫敦到北京只剩下中轉機票且都要價不菲(一、兩萬人民幣),公務包機一個座位甚至被炒到十萬人民幣以上。

鐵腕政策斷絕社區傳播鏈

但如果不回國,一方面家人的緊張感爆表,另一方面海外與中國不同的防疫理念下所衍生出的小道消息,也會放大留學生的恐懼。譬如英國早期主張群體免疫,留英學生們在微信廣傳英國政府計畫於海德公園建立停屍房,「贏則碩士畢業,輸則海德公園。」

三月下旬,包括俄羅斯、新加坡、台灣和香港等多地已禁止非本地居民過境轉機,中國也全面減少航線,留學生的回國之路會更曲折。雖然中國境內「外防輸入」的壓力伴隨著輸入病例一路攀升,但大陸各陸地口岸、海港、空港入境日均人次已較去年下降超過八成。輸入性病例對大陸公共衛生管控能力帶來的考驗,也可以透過從信息通報、入境核查、口岸檢疫、目的地送達,直到社區防控的「閉環」機制應對。

北京做為受境外輸入病例影響最大的城市,也升級了檢疫舉措。國際進京航班自三月二十三日開始,都會先前往天津、石家莊、上海浦東等十二個指定的「第一入境點」實施檢疫,符合登機條件再搭原航班進京。抵京後需要到集合點集合,簽訂進京承諾書,再統一集中隔離觀察十四天,完全沒有機會私自離開機場抵達社區,在「確保切斷社區傳播鏈」這一點上做得相當強硬。

很多境外朋友最好奇疑惑的是,這樣嚴防境外輸入,是否意味著中國境內的疫情狀況真的已不留死角?各地「清零」的可信性又有多強?

中國目前透過健康碼,來穩定武漢肺炎疫情。(圖/截自網路)
中國透過健康碼,結合衛建、海關部門數據來掌握民眾的出行軌跡。(圖/截自網路)

當然這需要後續的更多觀察才能予以確認,但至少以北京的狀況來看,社區、商廈及公共場所的管控仍十分嚴格,出入證實名制結合大數據訊息,可以鎖定任何「可疑人士」,外地返京人員仍需進行集中隔離觀察,試圖以短租、酒店等方式躲避集中隔離全無可能。而武漢市主城區的公交線路日前逐步恢復,也是採取實名制掃健康碼。

「電子路條」已可互通多省市

做為「電子路條」的健康碼,目前已在上海、廣東、四川、山東等多地實現互通互聯。所謂健康碼,不僅依靠民眾自主填寫信息生成,而是要結合衛健部門的患者數據、海關部門的出入境數據和手機運營商所提供的用戶出行信息,綜合考量對比後生成。

加上該碼還會動態變化,以七天為周期不斷刷新,異常數據(如線下測體溫異常)也會實時上報社區和屬地政府部門,個人行動軌跡及健康信息都無所遁形。必須承認的是,大陸的防控效率與這種精準的數據管控運行邏輯緊密相關。

喜歡這篇文章嗎?

賈選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