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絕望老人從高處一躍而下,無人照看的兒童餓死在家……一場瘟疫情讓「崛起」的中國現出原形

2020-03-21 13:00

? 人氣

除此之外,此次新冠病毒疫情爆發還給中共當權者帶來了更大的壓力。《中國如何跳出貧困陷阱》一書的作者、密歇根大學政治學教授洪源遠在國際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上寫道,隨著疫情持續,中國經濟將繼續走衰,中國中小企業倒閉、工人失業,並且加劇通貨膨脹。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基於這些原因,洪源遠認為,自上而下的中央集權將不再會行之有效。她說,「已經很清楚,疫情爆發後,中國的政治和治理方式將有所不同。習近平及其支持者堅持集權為德的神話已經破滅。」

吳強也贊同中共政權面臨嚴重危機。他說,「中國之前的戰略擴張會因為病毒帶來的內部危機而產生變化。在某種意義上講,大躍進式的擴張已經結束了。」

他認為,這種戰略收縮會持續8至10年,最不確定的因素是「定於一尊「的集權方式能維持多長時間。

被邊緣化的疾控中心

中國官方對於醫護感染新冠病毒的數據更新停留在2月中旬。約1716名醫護人員被新冠病毒感染,6人去世。其中包括早期披露疫情被「訓誡」後,重回一線感染病毒去世的醫生李文亮。

李文亮被稱為「疫情吹哨人」。他的離世引發公眾對疫情訊息披露和一線醫生在公共衛生事件中權力的討論。

中國現有《傳染病防治法》裡明確規定,疫情的上報是自下而上的程序。即官方用詞裡的「內部知情期」,疫情訊息上報給醫療機構或者疾控中心。疾控中心要核實訊息,並報告給當地衛生行政部門,然後訊息被報告給當地政府,同時上報上級衛生行政部門和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

而疫情的通報則是自上而下。由中國國務院向下層層通報疫情至醫療機構或者個人。

從武漢衛健委第一次公布疫情的2019年12月31日到武漢宣布封城的2020年1月23日,中國用了24天,三周多的時間。據中國媒體的報導和學術團隊的論文指向,武漢衛健委至少在公布疫情前的兩周已經接到上報的疫情。

中國國務院醫改辦綜合醫改試點省聯繫專家楊金俠對BBC中文表示,中國的疾控中心屬於事業單位,成立11個月後2003年非典爆發。通過這次新冠疫情發現,疾控中心在疫情應對中可能有一些空間可能被約束,疾控中心的權力需要重新界定。

楊金俠也提到,醫療機構發現不明發熱病例上報給疾控中心,再由疾控中心確診,這中間有一些環節會耽誤時間。她認為醫療機構的權限需要調整。比如根據具體臨牀診斷和治療的一些具體情況,(醫療機構/醫生)可以擁有更多發言權。

浙江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院長吳息鳳也稱,政府要提升公共衛生和疾病防控系統在中國國家衛生體系中的功能定位。疾控中心可參照專業性的行政機構管理,賦予對外發布公共衛生領域內的相關訊息和數據的權利,與其它衛生部門一起參與決策,提高訊息的時效性和有效性。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