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沙龍》「隱形海嘯」席捲全球 每9人就有1人挨餓 戰亂與天災造成人類大饑荒

2017-03-26 15:15

? 人氣

前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亞洲區主任忍足謙朗 (陳明仁攝)

前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亞洲區主任忍足謙朗 (陳明仁攝)

饑荒如同一場「隱形海嘯」,正默默地席捲全球各地,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WFP)指出,平均每9個人當中,就有1人是餓著肚子睡覺;每3人中就有1人營養不良,一般人都認為「糧食不足」是造成饑荒的主因,但事實似乎並非如此,龍應台文化基金會25日舉辦「台北沙龍」講座,由美國紐約WNET公共電視董事會副主席陳倩瑜擔任主持人,WFP亞洲區前主任忍足謙朗以「食物那麼多,為什麼我還餓?」為題,分享逾30年的救援饑荒經驗,並呼籲全球應當重視飢餓問題。

20170325台北沙龍-食物這麼多,為什麼我還餓?一個前線實踐者-忍足謙朗的現身說法.主持人:陳倩瑜   美國紐約WNET公共電視董事會副主席(陳明仁攝)
美國紐約WNET公共電視董事會副主席陳倩瑜。 (陳明仁攝)

「饑荒」並非單指「許多人吃不飽」,WFP對饑荒有明確的定義:20%民眾嚴重缺乏糧食、急性營養不良比率超過30%、死亡率超過每萬人每天2人。人類上一次「饑荒」2011年7月發生在東非索馬利亞,5年多前的事,不過現在卻有索馬利亞、南蘇丹、奈及利亞和葉門4個國家同時進入饑荒狀態,這種情況前所未見,至於主要造成饑荒的原因為何?忍足謙朗答道:「戰亂與天災。」

世界糧食計劃署對「饑荒」(famine)的定義(WFP)
世界糧食計劃署對「饑荒」(famine)的定義(WFP)
索馬利亞面對嚴重旱災和饑荒,超過36萬3000名兒童營養不良。(美聯社)
索馬利亞面對嚴重旱災和饑荒,超過36萬3000名兒童營養不良。(美聯社)

饑荒形成主因:戰亂與天災

一般人總認為,饑荒的成因是「糧食不足」,但事實似乎並非如此,忍足謙朗表示,由於戰亂與天災因素,使得許多人流離失所,再有錢的人也可能瞬間身無分文,即使糧食充足,但這些受災民眾沒有金錢能夠購買食物,甚至沒有管道可以取得糧食,因而引發饑荒,而他在WFP任職30多年,強調這段期間的首要任務,就是把食物「送到」挨餓民眾手中,有時為了達到目的而選擇「違規」。

忍足謙朗曾在北韓、科索沃、索馬利亞等國進行糧食援助任務,為了確保受災民眾能夠獲得食物,他會用盡各種辦法讓當地人民得到糧食,像是受限於環境狀況或其他因素,無法按照原先計畫發放麵粉,因此尋求當地的烘培廠製成麵包送給民眾,忍足謙朗所謂的「違規」,即使尋求變通方式,不墨守成規而耽誤或影響受災民眾獲得糧食,解決挨餓處境。

20170325台北沙龍-食物這麼多,為什麼我還餓?一個前線實踐者-忍足謙朗的現身說法.講 者:忍足謙朗  前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亞洲區主任 (陳明仁攝)
朗 前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亞洲區主任忍足謙朗表示,戰亂和天災是造成饑荒的主因。 (陳明仁攝)

關心孩童營養問題 1000天是關鍵期

另外,每年平均有300萬名孩童死於營養不良,因此忍足謙朗極為關心孩童能夠獲得足夠營養,忍足謙朗強調,孩童是我們的未來資產,必須確保他們能夠健康安全長大。隨著營養不良逐漸成為隱形殺手,忍足謙朗也說,從母體懷孕到嬰兒出生滿2歲的這1000天內,是孩童吸收營養的關鍵時期,因此WFP在提供糧食方面也重視營養均衡,同時發放維他命等營養補充品。

儘管孩童是重要救助對象,但在戰亂地區,又要如何確保孩童的權益不會受損,或是大人掠奪糧食導致孩童繼續挨餓,忍足謙朗對此表示,WFP會進行監督作業,而WFP透過當地學校,即提供孩童的校園伙食,確保孩童不會挨餓,同時也兼顧孩童的受教權。

20170325台北沙龍-食物這麼多,為什麼我還餓?一個前線實踐者-忍足謙朗的現身說法.講 者:忍足謙朗  前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亞洲區主任.播映他工作的記錄片 .(陳明仁攝)
前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亞洲區主任忍足謙朗也關注孩童營養問題。(陳明仁攝)

解決性別不平等 以食物換取女孩受教權

另據世界經濟論壇(WEF)的數據顯示,性別不平等與飢餓也有關聯,忍足謙朗坦言,援助過程中確實遇過性別不平等情形,他稱在緬甸北部的救援作業中,曾遇到父母不肯讓女兒上學,因此WFP開出交換條件,只要讓孩童上學,就可換取1瓶食用油,此舉不僅保障孩童不分性別都能受教育的權益,也確保孩童及其家人不會挨餓。

忍足謙朗還說,由於手機在阿富汗已經逐漸普及,因此WFP在當地設立熱線系統,提供民眾檢舉和申訴號碼,倘若民眾遭遇武裝分子或軍警搶奪糧食,他們能夠撥打電話聯繫WFP人員,而WFP人員會確保糧食送進需要的人手中,而非被特定人士奪取。

20170325台北沙龍-食物這麼多,為什麼我還餓?一個前線實踐者-忍足謙朗的現身說法.講 者:忍足謙朗  前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亞洲區主任 (陳明仁攝)
前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亞洲區主任忍足謙朗強調孩童營養關鍵的1000天時期。 (陳明仁攝)

政治力時常介入 WFP堅守中立態度

相較於各地區打擊饑荒的進度,忍足謙朗稱,亞洲地區的改善情形算是相當有進展,尤其是印度和中國的經濟開始攀升,連帶提升當地人民的生活水平,加上高度工業化, WFP已不再派駐救援團隊在中、印2國進行救援任務,但仍持續監督當地的飢餓問題,敦促政府讓人民獲得溫飽。忍足謙朗也解釋,亞洲地區人口比其他地區人口多,因此數據比例上來看,亞洲的飢餓人口才會超過非洲和拉美地區。

北韓也是WFP的救援國家之一,但歐美主要大國都對北韓進行經濟制裁,忍足謙朗表示,儘管政治力時常介入救援工作,但WFP秉持中立態度,救援對象是以無法取得糧食的人為主,不過他也坦言,部分捐助者會間接干預救援情況,像是他在科索沃執行任務時,捐助者就明示,救援物資不可以提供給塞爾維亞人,但對WFP而言,救援對象不分國籍,只看是否能夠得到糧食和營養。

20170325台北沙龍-食物這麼多,為什麼我還餓?一個前線實踐者-忍足謙朗的現身說法.講 者:忍足謙朗  前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亞洲區主任 (陳明仁攝)
朗 前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亞洲區主任忍足謙朗說,WFP採用多元模式執行糧食救援任務。 (陳明仁攝)

不再單純發放食物 WFP援助模式多元化

已開發國家是WFP作業經費的主要捐贈者,忍足謙朗直言,WFP無時無刻都在說服經濟大國能夠投入更多物資,對於新科美國總統川普揚言大幅削減美國對聯合國各機構的資助費用,忍足謙朗坦言對此相當憂心,而他也表示,WFP也積極與民間機構合作,救援工作也從舊式的提供及分配糧食,轉換成給予現金或現金卡,讓民眾能夠自行購買食物。

另外,WFP也鼓勵當地人付出勞力換取食物,像是鋪路或蓋房子,不僅能重建家園,還能換取糧食,不過忍足謙朗稱,WFP的職責是分配糧食,關注營養和食安問題,而聯合國系統另有糧食及農業組織(FAO)負責教導耕作及生產糧食技術。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