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表演政治的墮落

2014-05-12 05:30

? 人氣

政治難免表演,但若表演到失格,那就是誤國了。(圖為總統母喪「鬧場」的民進黨立委陳歐珀,資料照,余志偉攝)

政治難免表演,但若表演到失格,那就是誤國了。(圖為總統母喪「鬧場」的民進黨立委陳歐珀,資料照,余志偉攝)

民進黨立委陳歐珀的「喪家鬧場」事件,以道歉、認錯、辭召委、停權半年收場,算是符合社會期待。它和先前國民黨名嘴邱毅的「太陽花當香蕉」事件,性質大同小異,都是表演過頭,引發公憤。如同莎翁政治名劇《馬克白》的一句關鍵獨白:「以不義開始的事,必須用罪惡來強固」,表演政治也是「以表演開始的事,必須以誇張來強固」。這種語不驚人死不休、動作不誇張不過癮,終必走上墮落及自毀,就像吸毒一樣,越吸越多,終致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政治向來不離表演,越是民主共和政治越需公開表演。修辭學與雄辯術都因政治表演而產生,現代媒體更因政治表演而生色(資訊成為娛訊,每日政治成為永不落幕的精彩連續劇)。由於政治表演對演員及觀眾都有某種欲罷不能及愈陷愈深魅惑力,世界最大騙子遂大多是政治騙子(也就是希特勒說的,越大的謊言越容易被群眾相信,也越不易拆穿)。遠的不談,扁馬會被大家合成「騙」字,正因兩人是台灣民主政治實施以來最大的騙子。


扁由「四不一沒有」變「一邊一國」「制憲建國」,再變「做不到就是做不到,不要自欺欺人」,三變「極獨教主」,都是大膽行騙。馬的long stay證明「攏係假」、633證明完全跳票、「我們準備好了」證明「我們全無準備」,也是大膽行騙。比起來,陳歐珀及邱毅等的誇張表演,只算白目兼小小白賊了!


政治表演對演員及觀眾的魅惑力,席弗的《奇魅》(即克里斯瑪)一書敍述極詳:「領導者很清楚,人們需要演員也接受演員。演戲與觀戱中間包含一種因素:欺騙。政治人物故意造出一種幻覺和幻象,與騙子神奇的作戱本領如出一轍,越是罩上可信性及正當性外衣,越易獲得認同。當人們對奇魅領袖產生高度痴迷與敬意時,他們心中觀察敏銳的部分就會中斷工作,並找出種種理由支持自己的錯覺,以便讓遊戲繼續下去、讓表演繼續下去,(直到政治巨騙把大家帶到無可挽回的境地)。」阿扁自毀也毀了民進黨!馬英九則正在上演相同的故事!


很顯然,是奇魅領袖把政治表演進一步推向「表演政治」。從古代到現代,政治表演雖然盛行,表演政治卻不受肯定,因為其中充滿欺詐、投機成分。所以表演政治的行家又被稱為政客、演員。十八世紀的盧梭就說:「天性誠實的人當不了演員,老實人也當不了政客。政客天生就是演員。」廿世紀初主張「政治是嚴肅志業」的韋伯也說:「當政治人物不再具備客觀性及責任心,追求權位只為虛榮或自私目的,他就會變成一名演員,對自己行為造成的後果漫不在乎。」

儘管思想家口誅筆伐,表演政治仍然以沛然莫之能禦之勢橫掃廿世紀。這個世紀被霍布斯邦定位為「極端年代」,左派右派、共黨法西斯都走極端,是一個群眾的時代(與廿一世紀的公民時代不同),也是一個質變的時代,當然表演政治乃躍居政治行動主流。尼克森《領袖們》一書舉迦納恩克魯馬與印尼蘇卡諾兩位「國父型」奇魅領袖為例,說明這個世紀表演政治的走火入魔:


蘇、恩兩位都是革命家,都擅於煽動群眾,並由此贏得愛戴,但兩位都只會破壞,不會建設,陶醉於自己語言的魔力,忘了他們對人民的責任及許諾,終於把國家搞到民窮財盡、四分五裂。「蘇卡諾和恩克魯瑪兩人不幸的例子說明了領導人的一條真理:最善於在感情上煽惑人民的領導人,他們的施政往往是最糟的。正因為善於蠱惑人心的政客缺乏責任感,所以他們能隨意訴諸最強烈、最能打動人心的詞句,以恐懼及仇恨來動員支持,以虛假的希望來誘騙絕望輕信的人。」


表演政治的走火入魔就是表演政治的墮落。而無論極權、法西斯,都是法國大革命的遺產。漢娜•鄂蘭的《論革命》精準指出法國大革命墮落的關鍵:不是追求「自由」(憲政民主法治人權),而是追求「不幸人民的幸福」(窮人大翻身),將大革命引向恐怖及毀減。從未有過一個運動把「人民」及「不幸」二詞如此濫用,如此裝飾權力的黑暗野心。最壞的內在配以最好的外觀,革命不墮落也難!表演政治不走火入魔也難!


鄂蘭說:「在羅伯斯比領導下,雅各賓派攫取了權力,那是大革命的一個轉折點。並非因為雅各賓更激進,而是因為他們對吉倫特派極關注的政府形式不屑一顧;他們寧願相信人民而不是共和國,將信念寄託於一個階級的自然善良上,而不是寄託於制度和憲法上。」這只會導致一個又一個拿破崙及羅伯斯比的上台!而不是一個建基於自由的穩定制度!連羅伯斯比上斷頭台前的最後演說都不無懊悔的慨嘆:「在人類歷史的長河中,我們錯過了以自由立國的時刻!」


法國大革命的教訓也適用於台灣。從新潮流系到阿扁,再到蔡丁貴等人,時代越來越進步(人民已當家做主),人民對中華民國台灣的「國家認同」越來越高(因為大家已體認這是國家生存之道),政治改革不再像當年需要拼命(林義雄還為此付出一家三口性命),民主制度的進步鞏固已成為全民共識。但以上這些人卻更熱中於搞否定現存體制的台獨,而且越後面的越激進、越不負責,形成台獨史觀的「歷史倒退」。


其結果,阿扁把民進黨搞到幾乎萬劫不復,他現在還以極獨教主自居!蔡丁貴等人以橫衝直撞敗壞318學運的典範作用(變相替獨裁政權尋找箝制運動藉口),他們現在仍樂此不疲!同時,也正是有這群「遲來的台獨」(無論「商業台獨」或「忽然台獨」)走火入魔的表演,才會引來另一批國民黨員如邱毅、蔡正元、吳育昇的如法炮製!


表演政治的墮落,源於「以表演開始的事,必須以誇張來強固」。誇張經常沒有而裝有、不是而裝是。無節制的誇張最後就會走向它的反面:假裝崇高的變成滑稽,假裝正義的變成不義,假裝和人民站在一起或自居「代表人民」的變成人民敵人。換言之,所有假裝崇高、假裝悲劇的,最後都證明是滑稽及喜劇。當人民看到318學運如此謙卑、組織、紀律,感動之餘,更會憤怒於「歐寶」「丁寶」的滑稽與渺小!看到林義雄禁食如此悲壯、一心守護人民及後代子孫,感動之餘,更會厭倦於「扁寶」「馬寶」及諸如此類政客的欺詐與誤國!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