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風暴》研究人員揭露病毒複製過程 每個受感染細胞衍生逾千個病毒粒子!

2020-02-02 15:00

? 人氣

香港大學研究團隊電子顯微鏡圖像顯示了在細胞中生長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香港大學)

香港大學研究團隊電子顯微鏡圖像顯示了在細胞中生長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香港大學)

中國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疫情持續升溫,全球公衛專家努力破解病毒密碼。香港大學研究人員1月31日公布首批「2019新型冠狀病毒」在細胞內複製過程的圖像。研究人員表示,每個受病毒感染的細胞會衍生出逾千個病毒粒子,繼續感染新細胞。

香港《東方日報》2月1日報導,香港大學病理學系臨床醫學教授黎國思(John Nicholls)與香港大學醫學院公共衛生學院教授潘烈文、裴偉士(Malik Peiris)藉由培養受感染細胞,觀察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的生長過程。

黎國思表示,每個受感染的細胞會衍生出數以千計的病毒粒子,從而繼續感染新細胞。新型冠狀病毒的薄片電子顯微圖像顯示,病毒粒子從受感染細胞的表面釋放出來。

研究人員還研究了病毒在不同生長時間的樣本,以便更清楚地瞭解病毒的複製過程,並與其他冠狀病毒進行比較。

圖片

新型冠狀病毒武漢株(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預防控制所)

冠狀病毒是一大類病毒,患者表現為從普通感冒到重症肺部感染等不同臨床症狀,例如中東呼吸症候群冠狀病毒(MERS-CoV)感染症和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此次引發武漢肺炎的新型冠狀病毒-nCov是一種以前尚未在人類中發現的新型冠狀病毒。

病毒如何入侵

病毒感染宿主細胞可分為三個環節:

入侵:病毒在宿主細胞內複製(包括病毒基因體複製和病毒蛋白合成),合成的病毒基因體和病毒蛋白組裝後形成新生的病毒粒子,離開宿主細胞,再去感染其他宿主細胞。破解病毒入侵宿主細胞的機制,就可以指導設計藥物、抗體或疫苗進行防控。

圖片

顯微鏡下的SARS冠狀病毒

在入侵機制方面,據《中國科學報》日前報導,中科院的科學家已經發現新型冠狀病毒入侵時的細胞受體跟SARS冠狀病毒受體一樣,都是「ACE2」。

現在,初步還發現新病毒跟受體的結合力比SARS冠狀病毒略強一些,科學家正在研究新型冠狀病毒與不同物種來源的ACE2分子的結合能力,探索病毒傳播時可能利用的中間宿主。

圖片

新型冠狀病毒武漢株02(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預防控制所)

病毒如何變異

冠狀病毒是現在已知擁有最大基因體的RNA病毒,相對於人類用DNA作為遺傳物質,其RNA基因體複製時的保真性相對較差,容易產生更多的變異。

中國醫學科學院呼吸病學研究院常務副院長曹彬表示,目前從人體、環境中監測分離的病毒上看沒有發現明顯變異。

但是,流行期越長其變異的可能性越大,病毒學專家和流行病學專家會繼續對新型冠狀病毒進行密切監測,而縮短流行期是降低病毒變異風險的關鍵。

中科院專家也表示,正在分析更完整的基因體變異情況,追蹤病毒在傳遞過程中可能的變異。

抗擊武漢肺炎疫情,中國各地的醫療人員戮力以赴救治病患(AP)
抗擊武漢肺炎疫情,中國各地的醫療人員戮力以赴救治病患(AP)

對付病毒的藥物

中科院微生物所研究員、中科院病原微生物與免疫學重點實驗室副主任施一接受《中國科學報》採訪時介紹,通過比較2019新型冠狀病毒和SARS冠狀病毒的病毒聚合酶蛋白基因,科學家發現它們的相似度很高,在90%以上。

施一還表示,現在針對聚合酶通過計算機虛擬篩選方法,篩選了約50個有潛在活性的化合物,正在準備測試和驗證活性。

在50個化合物裡頭,有一個叫作利托那韋的化合物是一種抗艾滋病的藥物,最近武漢病毒所的科研人員已經證實它在細胞層面具有抗病毒的效果,其後續的臨床使用,正在走相關程序報批。

科學家也希望能夠發現醫院已經在用的更多老藥,可以更快地用於臨床救治。

抗擊武漢肺炎疫情,中國各地的醫療人員戮力以赴救治病患(AP)
抗擊武漢肺炎疫情,中國各地的醫療人員戮力以赴救治病患(AP)

病毒有無疫苗可預防?

近日有陸媒體援引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中國工程院院士李蘭娟的話得出結論:「疫苗成功研製至少還要三個月。」李蘭娟隨後解釋說「三個月」僅是初期研發的時間,比如培養疫苗株、檢測和驗證等,新型肺炎疫苗真正走向市場還有很長的路。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正在開展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抗病毒藥物篩選、動物模型建立、疫苗研發等工作。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也在研發疫苗,此前正中心全球首發第一株新型冠狀病毒毒株信息,為研製疫苗奠定了基礎。

喜歡這篇文章嗎?

國際中心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