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全世界最悲情的國家,一個無法癒合的巨大傷口──利比亞

2020-01-28 06:10

? 人氣

2020年1月19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左)與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在商討利比亞問題的「柏林會議」上握手寒暄(AP)

2020年1月19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左)與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在商討利比亞問題的「柏林會議」上握手寒暄(AP)

美國前任總統歐巴馬曾說,他的八年任期在外交政策犯下的最大錯誤、留下的最大遺憾,就是2011年軍事介入利比亞內戰,雖然推翻血腥鎮壓「阿拉伯之春」示威的獨裁者格達費,但卻留下內戰兵連禍結的爛攤子。揆諸今日利比亞形勢,歐巴馬(與美國的北約盟邦)的錯誤與遺憾,仍然有如一個無法癒合的巨大傷口。

今日利比亞不但是一國兩制,而且是西部與東部兩個政府打對台,兩個政府背後各有強權支持,不同的強權各懷鬼胎,最優先考量的利益絕不是利比亞人民的利益。

1月19日,「關心」利比亞情勢的「列強」在德國首都柏林(Berlin)集會,東道主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之外,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英國首相強森(Boris Johnson)、義大利總理孔蒂(Giuseppe Conte)、埃及總統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美國國務卿龐畢歐(Mike Pompeo)、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都大駕光臨,漪歟盛哉。

北非國家利比亞軍事強人哈夫塔4日率軍攻向首都的黎波里南方。(AP)
利比亞軍事強人哈夫塔(AP)

特別的是,利比亞兩個政府的領導人──的黎波里(Tripoli)政府總理薩拉傑(Fayez al-Sarraj)與頭號軍閥哈夫塔(Khalifa Haftar)──也應邀前往柏林,卻不上會議桌。這樣的安排看似「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其實是聯合國利比亞事務特使沙拉梅(Ghassan Salame)的一番苦心:不先搞定這些強權,利比亞內戰平息無望。

柏林會議陣容如此豪華,交不出漂亮的成績單說不過去。與會各方同意遵守行之有年卻形同具文的利比亞武器禁運協定,停止對交戰雙方給予軍事援助;列強同時也做出一項更困難的承諾:各自使力,促使交戰雙方暫時停火,並且坐上談判桌。

柏林會議結束才一個禮拜,列強的「努力」就化為泡影,利比亞交戰雙方再度火力全開,哈夫塔的部隊步步進逼薩拉傑政府控制的第二大城米蘇拉塔(Misrata)。至於列強信誓旦旦的武器禁運,根本就是空口白話,讓聯合國只有跺腳譴責的份。換言之,列強在世人眾目睽睽之前,恬不知恥地搬演一齣荒謬劇。

今日的利比亞,薩拉傑政府據有首都利比亞,看似正統,但真正給力的支持者限於聯合國、土耳其、義大利與卡達(Qatar)。哈夫塔雖然是「軍閥」,但靠山有俄羅斯、法國、埃及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UAE)。美國則是自川普上台以來,一度有意押寶曾經長住美國的哈夫塔,但基本上保持模糊立場。

華府的模糊立場,或許正是利比亞這道巨大傷口難以癒合的主因。

利比亞總理薩拉傑(Fayez al-Sarraj)。(美聯社)
利比亞總理薩拉傑(Fayez al-Sarraj)。(美聯社)

利比亞石油和天然氣為主已探明儲量位居非洲第一,曾經是非洲最富裕的國家。2011年之後,利比亞淪入無政府狀態,成為人口販運集團的樂園(難民/非法移民潮的源頭)、恐怖組織的新戰場、鄰國與列強的掠食地、世俗主義與伊斯蘭主義的競技場。然而在川普政府看來,這些問題基本上都是「歐洲的問題」。

美國從歐巴馬時期開始推動「轉向亞洲」(Pivot to Asia),對於歐洲與中東兩個美國外交事務傳統重點,基本上保持「抽離」的態勢。川普上任後更是如此,他的「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政策與孤立主義之間原本就只有一道模糊的界線,美國又即將成為能源淨出口國,對中東更是越來越無可依戀。

在美國缺席、歐盟難以獨力支應的情況下,俄羅斯與土耳其都看到可趁之機,近來大舉介入。各方都知道自己不可能吃下整個大餅,都捨不得放下已經與可望拿到的利益,也都不願(或無法)對交戰雙方過度施壓。薩拉傑的「正統」地位無法換來更多的援助,哈夫塔在軍事上明顯佔有優勢,沒有理由在即將兵臨城下、「整碗端去」之際妥協。

因此,在可預見的未來,利比亞這場內戰X「代理人戰爭」恐怕很難偃旗息鼓,也恐怕會是未來地區衝突的新常態。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