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成檔案》美國校長痛責蔣經國:凶手與政府有關,吾人不相信無法查出,是政府不願追查

2019-12-30 09:20

? 人氣

「吾人不相信凶手無法查出,吾人認為,是政府不願追查凶手!」早在陳文成案發隔年的1982年,陳文成生前於美國任教之賓州卡內基美隆大學校長塞爾特,即寄信譴責時任總統蔣經國在案發一年後「毫無進展」,等同證實人們想像的「凶手與政府有關」...(國史館提供)

「吾人不相信凶手無法查出,吾人認為,是政府不願追查凶手!」早在陳文成案發隔年的1982年,陳文成生前於美國任教之賓州卡內基美隆大學校長塞爾特,即寄信譴責時任總統蔣經國在案發一年後「毫無進展」,等同證實人們想像的「凶手與政府有關」...(國史館提供)

「吾人不相信凶手無法查出,吾人認為,是政府不願追查凶手!」29日下午國史館舉行《陳文成案檔案彙編》新書發表會,將留美博士陳文成生前給家人的書信、案發前遭警總約談近200頁筆錄、案發後家人與國際陳情聲援各種檔案一同彙整出書,儘管陳文成案發生38年至今依然「真相未明」,早在案發隔年的1982年,陳文成生前於美國任教之賓州卡內基美隆大學校長塞爾特,即寄信譴責時任總統蔣經國在案發一年後「毫無進展」,等同證實人們想像的「凶手與政府有關」──這封書信與譯文與美國學者驗屍報告,都被完整收錄於書中。

儘管案發後陳文成友人鄧維祥出面作證,表示陳文成被警總約談後的深夜有到他家吃飯、連吃什麼都清楚說出來,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指出,我國法醫報告就明確寫著陳文成胃裡沒有東西了:「鄧維祥為何要那麼鉅細糜遺配合演出?他也沒想到,人的胃不會說謊……」台大歷史系教授陳翠蓮則說,鄧維祥證詞提及跟陳文成對話的部份也是詭異,竟問剛被偵訊完的同學:「是不是在一個很舒適的地方,大家都對你很客氣?」

《陳文成案檔案彙編》收錄檔案中盡是陳文成案疑點,國史館館長陳儀深表示,雖然本案自陳水扁時代以來在檔案徵集、檔案數位化有進度,但對大眾來說存在「雲端」的東西不見得能去接觸、去理解,因此國史館有義務去處理、方便學者研究,持續解析陳文成案真相,便是歷史學者下一步的工作。

「我背後被人用力推了一下,我趕緊抓住扶手!」差點「被車禍」逃過死劫,陳文成歸國之際被約談卻一去不回

據國史館提供資料,陳文成於1950年出生於台北縣(現改制為新北市)之林口三塊厝,從小學起就展現過人的天賦,先後於大同初中、建國中學、臺灣大學數學系就讀,大學畢業服完兵役後又於1975年赴美國密西根大學深造,陸續發表多篇重要論文,獲得美國學術界的高度重視,對於統計學的理論發展有卓越的成就,之後也任教於賓州卡內基美隆大學。

然而,陳文成在海外長期關心台灣政治、積極參與同鄉會及海外人權組織活動、捐款支持《美麗島》雜誌刊行等參與,卻也埋下英年早逝之禍因──1981年5月份陳文成返台拜訪親友,6月獨自前往墾丁時竟在旅程中差點被車撞死,對家人說:「當我坐的公路局車子停下來時,我站在門口,門開著。這時一輛車子從對面急速的行駛過來,很奇怪的是它靠左行駛,我正感到奇怪時,我背後被人用力推了一下,我趕緊抓住扶手,加上我以前的體能訓練,才沒有掉下去,否則那一輛急馳而來的車子,一定把我撞死在那裡了!」

陳文成逃過這起離奇車禍,卻沒逃過死劫──原訂7月1日返美的陳文成,因為政府遲遲不肯核發出境證數次與警總聯絡、詢問無法出境的理由,7月2日上午9時3名警總人員將陳文成從家中帶往警總約談,竟就一去不回。

20191229-國史館舉行《陳文成案檔案彙編》新書發表會(國史館提供)
陳文成逃過這起離奇車禍,卻沒逃過死劫──原訂7月1日返美的陳文成,因為政府遲遲不肯核發出境證數次與警總聯絡、詢問無法出境的理由,7月2日上午9時3名警總人員將陳文成從家中帶往警總約談,竟就一去不回(國史館提供)

7月3日下午2點,因為陳文成徹夜未歸、心急如焚的家人突然接到一通未具名電話,告知「陳文成被車撞死,屍體在台大醫院台平間」,家屬急赴醫院尋屍未果,又接到台北市警局古亭分局通知做筆錄跟認屍,才知陳文成屍體已經運至市立殯儀館。

早在當日清晨7點,便有目擊者表示看見陳文成陳屍於台大校園研究生圖書館(今台大圖書資訊學系系館)旁草地,儘管官方第一時間指稱「畏罪自殺」又改稱「意外死」,陳文成於美國任教大學之教授狄格魯( Morris H. DeGroot )與法醫病理學者魏契(Cyril H. Wecht )於當年9月訪談、重新審視遺體又到陳文成陳屍處勘察,而後狄格魯提交的「台灣之行」報告,明確指出陳文成是死於「他殺」的被害人──此即「陳文成事件」,是誰殺了陳文成,至今依然在一團迷霧中。

法醫解剖「胃內空虛」、好友鄧維祥卻宣稱「深夜一起吃飯」,台大教授周婉窈:這是黨國體制最嚴重的部份,連鄧都跟著警總說法

就本書收錄之狄格魯「台灣之行」報告,狄格魯等人如此研判陳文成死因──由於沒有跡象顯示陳文成死亡之前曾有掙扎、扭動、喊叫的狀況,而且事實顯示他在落地後還活了20–40分鐘,研判陳文成可能是在無知覺或昏迷的狀況下,被人從防火梯高處拋下而致死,而且在拋下前後腦曾遭受重擊,或被人施加乙醚之類的藥物,這些藥物不會留在死後的屍體上──此報告完全推翻臺灣官方的說法。

就台大歷史學系教授陳翠蓮對陳文成檔案之解析,問題一在於:警總為何要偵訊陳文成?幾個機關說法都不一樣,國防部是說接到情報海外台獨人士兩度集會要派人來台灣、陳文成可能是在台北跟高雄要發展組織的「領導」,但在1981年「台灣之行」報告裡,魏契指出警總說法是陳文成談到「台獨問題」、其返台是要表達反政府立場,而1994年警總接受監院調查時,則說是因「美麗島事件」被偵破、被認為「首謀」的施明德有招供說陳文成資助黨外雜誌等。

「這是情報3個單位的不同理由,但我想這都是事後之詞,如果從今天公佈的偵訊錄音帶譯文來看,警總留滯陳文成時間很長,反覆問他就是3件事:一,為何參加同鄉會、同鄉會有誰、是不是台獨組織,二,如何接觸美麗島雜誌、對施明德打電話說了什麼,三,指控他在海外參加台獨叛亂活動、要他交代所有接觸過的人──這三方面,都指向陳文成是官方所謂的『叛亂份子』。」陳翠蓮說。

陳文成生前究竟在警總被偵訊多久,陳翠蓮說目前檔案整理出來的錄音帶譯文並不是全部,是跳著譯,譯文上的數字可能是「幾分幾秒」的意思,而錄音帶一面是1.5小時、一捲錄音帶有3小時、計有6捲錄音帶──雖然案發後警總不斷宣稱偵訊過程對陳文成「很禮遇」、留滯的12小時期間有給他吃飯休息、只問話6小時,「但我以錄音帶推斷,至少10-11小時」,陳文成顯然有遭受疲勞訊問。

台大歷史學系教授周婉窈則回顧,當年陳文成夜間9點半約談結束、隔天清晨被發現陳屍台大草地,陳文成的友人鄧維祥在隔日說明當日深夜陳文成有到他家見面、吃很多東西、大概1小時以後回家,警總因此大力澄清陳文成在保安處受到很好的待遇、有派人送他回家,加上鄧維祥稱陳文成有交代「幫忙照顧妻子小孩」,晚間11點警總便對外說明陳文成是「畏罪自殺」,雖然之後有各種講法,「畏罪自殺」就變成媒體大幅報導的方向。

問題是就檔案中7月6日的解剖結果,陳文成手腳無傷、13處肋骨骨折、最重要是「胃內空虛」,理論上不可能是在鄧維祥家吃了4樣東西以後胃裡什麼都沒有,「鄧維祥為何要那麼鉅細靡遺配合演出,也沒想到人的胃不會說謊?」周婉窈說。

20191229-國史館舉行《陳文成案檔案彙編》新書發表會(國史館提供)
就檔案中7月6日的解剖結果,陳文成手腳無傷、13處肋骨骨折、最重要是「胃內空虛」,理論上不可能是在鄧維祥家吃了4樣東西以後胃裡什麼都沒有(國史館提供)

陳翠蓮說,更詭異的是鄧維祥的證詞──鄧維祥問是不是有被約談、有沒有很久、3小時嗎,陳文成回答說6小時,鄧維祥又問,是不是在個很舒適的地方、是不是對你很客氣、給了午餐跟晚餐──

「這是不是很詭異?你的同學剛被偵訊完,你會這樣問他嗎?這段對話,就像是為了證實警總對他的禮遇、招待還有只問6小時等,還有提到陳文成說的『你幫我照顧一下我太太家人』,這真的是在暗示陳文成的畏罪自殺……鄧維祥的角色非常奇怪,他的證詞跟警備總部幾乎一樣!」即便陳文成當天深夜真的有去見鄧維祥,陳翠蓮說,從深夜12點半離開到隔天早上屍體被發現,中間還是有很多無法解釋的,很難解釋說陳文成這之間為何不回家。

「這是黨國體制最嚴重的部份,連鄧維祥都跟著警總說法,就不會有真相……」周婉窈說。

案發隔年美國校長譴責蔣經國、案發近40年國安局仍不願公開檔案 周婉窈:遲來的正義還是正義嗎?

對於陳文成案真相未明一事,早在案發隔年的1982年,陳文成任教之賽爾特( Richard M. Cyert )就曾寄信譴責當時總統蔣經國,這封信件的原文與譯文也被完整收錄於國史館的《陳文成案檔案彙編》新書中:

「自陳博士被謀殺後,一年來查尋凶手迄無進展,此種缺少行動,證實大家心中想法:凶手與政府有關。吾人不相信凶手無法查出,吾人認為政府不願追查凶手。此事件在卡內基‧美侖校區及在美國本國均不會被忘記,台灣若能承認錯誤、使正義得伸,遠較袒護數名犯下如謀殺陳博士之罪的人員為佳。

而回顧陳文成「生前最後一天」相關檔案,到了即將步入2020年的這天,周婉窈也嘆:「到今天,國安局還說怕對國安造成危機、拒絕開放檔案,要等到2031年!我想,遲來的正義還是正義嗎?陳文成父親早已過世、加害人沒被追究、社會連做個口頭譴責都做不到,到時候的正義還是『正義』嗎?」

20191229-國史館舉行《陳文成案檔案彙編》新書發表會(國史館提供)
案發隔年的1982年,陳文成任教之賽爾特( Richard M. Cyert )就曾寄信譴責當時總統蔣經國(國史館提供)

周婉窈指出,無論當時負責訊問陳文成的警備總部保安處第三組組長、官拜上校之鄒小韓跟陳文成命案有無關係,鄒小韓從來都不受打擾、移居美國、甚至政府也保護他不受打擾,這讓周婉窈想到:「我有個朋友母親是政治犯,聽到某頭頭在美國安享晚年、不受打擾,她就非常憤恨不平……」

在周婉窈看來,陳文成案與當今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年輕人命運似乎有些類似,他們被警察逮捕、離奇陳屍、之後就被宣稱「無可疑」結案:「我想,陳文成不會想到7月3日清晨他會陳屍在台大圖書館旁邊……現在香港年輕人被捕會留下『不自殺聲明』,但陳文成沒機會留下『不自殺聲明』,他才31歲,跟我博士班學生差不多大!」若是當今香港無法有獨立機構來調查各種「被自殺」疑雲,或許就會像陳文成案一樣:40年後,要如何究明真相?

周婉窈也說,陳文成案要釐清的還有「監控」這部份,很多人就是因為這樣坐牢,該去知道這樣一個監控網怎樣去運作:「如果轉型正義第一要務是要究明真相,我們就不該去迴避這樣的問題。」

國家人權博物館館長陳俊宏強調,「檔案解密」係轉型正義是非常重要的一環,如果沒有爬疏跟挖掘便無法得知整個政治案件的始末,也關乎能否對加害體系究責、對被害者補償跟平反、透過制度性改造反省讓歷史不再重演。

近來人博館與德國史塔西檔案局簽署檔案合作協議,陳俊宏也引述史塔西的經典名言:「越了解獨裁運作,方能越了解民主、與如何打造民主──希望陳文成案能讓我們盡早了解歷史原貌。」

如今國史館整理出版之陳文成檔案雖仍不算全部、陳翠蓮也指出關鍵偵訊錄音帶的譯文是「跳著譯」、不完整,但也已盡可能收錄陳文成事件始末各種相關資料。至於下一步該如何更逼近真相,或許如陳俊宏所言,唯有真正的「檔案解密」才能達成轉型正義各項工作了。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