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歲街友拿便當遭諷「他太年輕,不值得幫」!她從超商店長轉職社工,看見無家者難以「振作」關鍵

2019-12-26 08:10

? 人氣

接孩子上早療課一事持續了幾個月,媽媽告訴林依婷負擔不了一次50元的費用,林依婷又問:「妳現在都靠舉牌嗎?想換別的工作嗎?」媽媽則說:「我找不到,我笨笨的,找不到工作。」這時店裡剛好有早班要離職,林依婷便邀請媽媽來做店員,只是到後來,林依婷也發現這位媽媽的問題。

「轉到大夜班以後,我才發現她耳朵聽不到,大夜客人熟客都會說『那阿姨叫她都不理人、態度很差』,我問她,她才說左邊聽不到……後來我再把她調回早班,不然大夜太危險了,但再過一段時間,她還是決定回去舉牌了……」談起這個沒能被接住的媽媽,林依婷的語氣有一絲惋惜。

單看外貌,那媽媽年紀不大、也尚有工作能力,或許很少人能從外觀想到她的困境­­──而在街友身上的難題也是如此。林依婷過去的超商正好在一處遊民收容中心附近,她坦言過去很討厭某部份失控的街友來店裡喝酒鬧事,只是一位每天凌晨4點固定來超商的「金牌大哥」分享自己的人生故事後,林依婷的想法變了。

背前科離婚、出獄打電話想得到姐姐關心卻被問「你要多少錢」,他放逐自我「買酒喝醉路倒、醒來再買酒喝」

超商難免人手不足,身為店長的林依婷很常自己擔綱大夜班,做著做著她也發現,有位大哥總是凌晨4點固定來報到,買了兩瓶金牌啤酒就坐著喝。

一開始林依婷也是怕大哥惹事的,但久了以後發現大哥總是安靜一人待在角落,她開始跟大哥搭話,搭話後才知道──原來,大哥過去也是住在遊民收容中心的。

「你現在租房子,你怎麼有辦法從住中途的遊民,變成租房子的一般人?」林依婷開始好奇了。而金牌大哥說,自己過去曾經因為入獄被妻子提離婚、出獄後只剩親姐姐可以聯絡,久了姐姐卻變成非常不耐煩地問「這次要多少錢」,讓他非常受傷:「我只是想得到家人關心跟支持,可是她劈頭就問我這話!」

自尊心嚴重受創的金牌大哥不再打電話給姐姐,他開始自我放逐,買酒喝醉路倒、醒來再買酒喝,直到某天醒來才發現哪裡不對勁:「現在幾點幾分、幾月幾號、我人在哪都不知道!」

20180709-10台南市規畫給街友住宿的東豐地下道(謝孟穎攝)
他開始自我放逐,買酒喝醉路倒、醒來再買酒喝,直到某天醒來才發現哪裡不對勁:「現在幾點幾分、幾月幾號、我人在哪都不知道!」(示意圖,攝於台南,非當事人/謝孟穎攝)

「他覺得有點可怕,身為一個人竟然會過到這樣子,就下定決心不要再過這樣的生活,跑去社會局求助。」林依婷又問金牌大哥為何能租到房子,金牌認真說他有「自我覺醒」,這讓林依婷更好奇了:「當他講到『自我覺醒』我就滿好奇的,到底『自我覺醒』是什麼感覺,我也想看看覺醒是什麼樣子,一直都覺得是很魔幻的時刻……」

就此,林依婷對街友從厭惡到開始關注、報名參加「人生百味」的志工,做著做著一路成為社工,做著做著也慢慢意識到,一個人之所以成為街友是因為與家人或所愛之人的關係破碎,爬不起來其實也是因為這樣,金牌大哥的故事並不是個案:「如果還有家人、你跟家人關係還不錯,就不會這麼容易掉下來,家人會稍微支撐你……」

本篇文章共 19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9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