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亮觀點:長照 2.0是成事不足 敗事有餘

2017-01-06 06:40

? 人氣

長照2.0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黃麒珈攝)

長照2.0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黃麒珈攝)

蔡英文政府最近為了要拚「政績」,在年金改革、一例一休等等政策鬧的不亦樂乎後,又要推動長照2.0。長照2.0本來是馬政府要做的,但是二年前國民黨選舉失敗後就棄甲而逃。蔡英文政府上台後自己沒有方案和想法,但是又急的出招,就慌裡慌張的推岀長照2.0。對長年從事長照服務的人員,長照1.0既沒錢、又沒人的情況,辛苦了10年,先是被馬英九畫了一個大餅,後來這餅隨著馬英九的民調越變越小。新政府既然答應拿錢(這張空頭支票最好不要跳票),衛福部就把長照1.0換個門面成為長照2.0,死馬當活馬醫了。

我在幾個月前,蔡英文剛上台時就寫過一篇文章,《新政府的長照政策不但不可實行,還會製造更大的問題》,就談到長照的問題。這篇文章是繼續我在《取消欠費全面鎖卡制度,只有加速健保的破產》一文中提到將長照列入健保。我主要的目地就是指出今天台灣的健保制度既不公平、也沒有做到照顧人民。這裡面最大的障礙就是中國幾千年來的官僚制度,什麼都要管、可是什麼都不會做。這就是我取這篇文章的標題: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長照2.0的問題

前面己經說了長照2.0是長照1.0換個門面,做的方式不變,簡單的說也就是中央政府拿錢給地方政府搞社區中心(「蚊子館」)。是不是中國幾千年來的官僚做事都這樣?衛福部長照2.0的簡報上面列出的服務項目包括:日間照顧、交通服務、送餐、居家照顧、護理等等。至於社區中心則分成A(旗艦店),B(專賣店),C(巷弄站),其中差別在服務項目的多少。

先來談長照2.0的基本問題。第一是沒錢。由於長照的預算是獨立的,不然要去挖現有別的預算,否則就要另找別的財源。長照吵了這麼多年沒有做的問題就是因為找不到財源,就算找到一些可能的財源也不是穩定的。反正敲鑼打鼓給執政黨的官員做秀,上上電視、報紙,目地就達到了。

第二個問題是找不到台灣願意做長照工作的人。長照1.0搞了十年一直就是這個問題。每天在外面陪著老人滿街跑的全是外傭。除了工作繁重、薪資低外,台灣許多做長照工作的人不願意住在雇主家、陪伴老人24小時。

長照2.0第三個問題是這種社區中心的方法不但設立和維護浪費了許多錢,去使用的人很少,所以我才稱為「蚊子館」。你想想看能夠動、自已能生活的老人會去嗎?日照中心要準備什麼樣的醫療設備來照顧送來的老人?送飯給老人聼起來好聼,但是這些老人己經有飯吃(不然早餓死了),那你要送什麼好吃的飯他才要吃呢?社區中心難道要搞中央廚房做大鍋飯?

更重要的是老人照顧是醫療和長照是一体的,就像是只蓋房子是不能解決住房的問題,沒有超市、交通、學校等等,蓋了房子就變成鬼城。長照2.0和健保的醫療体系是各自為政,因此是注定要失敗的!

司馬亮的長照

我對長照的做法在《新政府的長照政策不但不可實行,還會製造更大的問題》,和《取消欠費全面鎖卡制度,只有加速健保的破產》的二篇文章中已經有詳細的說明,以下是一些重點:

取消健保的收費,改為消費稅,另外再加上菸、酒稅。所有的收入成為全國健保基金,由獨立的管理委員會來管理,而健保的業務由民營健保公司來執行。

健保和長照為一体的政策。長照成為醫療和復健的一個冶療方案。因此對每一個病人的冶療方案成為短、中和長期三個步奏,以病人需要來決定。每位被保的人只要一張健保卡就行了。

建立一套長照人員的管理制度。長照人員(本國和外傭)的執照以能力和資格分類。比如說語言能力(讀、寫、說國語)、醫療能力(餵葯、打針等)、照顧能力等。不同能力的長照人員的補助不同。

由於長照成為醫療和復健的一個冶療方案,每一位老人長照的服務費用也要健保公司來支付。因此健保公司對長照人員、機構的服務的品質就要去監督。民營健保公司有競爭,因此民眾對健保公司服務不滿意可以換公司。再者,在《健保和長照為一体的政策》下,長照、社工和醫療人員是一体的冶療機構,只是各有職掌。這樣長照人員的工作也有保障,或許可以吸引更多人來參與。

長照2.0現在可以作的事

對許多長年從事醫療、社工或是長照工作的業著,長照1.0經過「紅衫軍包圍」的扁政府、「不食人間煙火」的馬政府,在困難中掙扎了十年。今天好不容易來一個「改革」的蔡政府答應出錢做長照2.0,我不相信這些業著對於上面說的「健保和長照為一体的政策」會有任何的夢想。但是即使長照2.0目前也有一些可以做的事:

長照科技化。首先可以做一個科技平台,結合遠端看病、醫護、監控、點餐、接送等等需求。實際上的支援則由民間現有醫師、護士、餐館等等來負責。比如說送餐和接送看病,現在台灣政府在取締Uber,有許多Uber的車主可以來做這樣的事。

建立小型住宿公寓(Boarding House)。在過去這是很常見到的家庭式公寓,一般是提供給單身男士,包吃包住。以這种方式來提供以上說的服務比較有效率,何況還能互相照顧。

建立外傭宿舍。這個做法是學台灣的外勞。有了外傭宿舍後就可以輪流派外傭去做居家服務,這樣可以彌補本國人力不足。

但是無論如何,以蔡英文政府長照2.0的計畫是不能解決台灣長照的問題。敲鑼打鼓半天只是給執政黨的官員做秀,上完電視後長照2.0就和兆豐銀行事件一樣消聲滅跡了。

*作者為金融博士,曾任教美國大學及任職金融機構、新創科技公司。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