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俊宏觀點:記1978年世界人權日綠島監獄政治犯大絕食

2019-12-10 05:50

? 人氣

在綠島東北角,蔚藍的海邊,矗立一塊巨石,石上鏤刻著「綠洲山莊」四個大字,但這地方並非一般的觀光度假山莊,它是兩蔣獨裁統治時期關押政治犯的監獄,正式名稱叫「國防部綠島感訓監獄」。圖為綠島監獄現況。(資料照,ㄝ圖/Anav Rin@flickr)

在綠島東北角,蔚藍的海邊,矗立一塊巨石,石上鏤刻著「綠洲山莊」四個大字,但這地方並非一般的觀光度假山莊,它是兩蔣獨裁統治時期關押政治犯的監獄,正式名稱叫「國防部綠島感訓監獄」。圖為綠島監獄現況。(資料照,ㄝ圖/Anav Rin@flickr)

監獄

在綠島東北角,蔚藍的海邊,矗立一塊巨石,石上鏤刻著「綠洲山莊」四個大字,但這地方並非一般的觀光度假山莊,它是兩蔣獨裁統治時期關押政治犯的監獄,正式名稱叫「國防部綠島感訓監獄」。

水泥築成的高牆,成正四方形地圍繞在監獄的四周,牆上裝置著一圈圈割人的鐵絲網,令人望而生畏。圍牆內興建著一棟十字型的二層樓建築,這是關押政治犯的押房。分成八個區,樓下樓上各四區,各區各區間不得聯繫來往。

囚犯

1970年代這裡關押三類政治犯。

第一類是因信仰社會主義,主張兩岸統一的政治犯,此類被稱為「紅帽子」,包括1950年代被判無期徒刑的社會主義革命者,此時他們已被關了將近三十年,以及70年代左右台灣本土新起的年輕社會主義運動者。

第二類是認同資本主義,主張台灣獨立的運動者,此類被稱為「白帽子」。

第三類嚴格來說不能稱為政治犯,因這些人純粹是被冤枉羅織入獄的,和政治完全搭不上關係,這類人數最多。

這其中紅帽子與白帽子間,因思想不同,信仰迥異,雖同處一室,時生矛盾衝突,彼此關係一向緊張不睦。

20190927-圖為臺灣綠島人權紀念碑,刻有在白色恐怖下的犧牲者名單。(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20190927-圖為臺灣綠島人權紀念碑,刻有在白色恐怖下的犧牲者名單。(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廚房—監獄鬥爭據點

在這座監獄東南角的圍牆邊,蓋著兩間廚房,一間大廚房,一間小廚房,大廚房用來烹飪伙食給囚犯們吃,小廚房則給管理的官兵吃。兩廚房的伙夫全由受刑人擔任。 由於廚房做好的伙食必須分送到押房給各區的囚犯吃,廚房工作人員得以利用到各區送飯菜時,直接或間接地接觸各區囚犯,因此廚房成為各區囚犯間的連絡中心。囚犯們通過廚房,平時則傳遞信息,溝通理念,評論時政,學習思想理論,充實提高囚犯思想水平,若遇與官方有所衝突時,則研議各區各區間如何相互合作因應。這個廚房事實上不只是炒菜煮飯的地方,它是囚犯與官方進行監獄鬥爭的一個據點。

「紅帽子」伙夫

在廚房當伙夫特別辛苦,清晨五點多天未亮,就在睡夢中被叫出門工作,晚上約六點半才能回到押房休息睡覺,工作性質除了日常的煎煮炒炸外,還需殺豬、殺雞、殺鴨,也必須挑飯挑開水。

工作雖然辛苦,不過1975年左右,一群年輕的「紅帽子」左翼政治犯,卻陸續志願地來到廚房當伙夫,他們之所以來此工作,是受了大陸文革的號召,為實踐「知識青年上山下鄉,勞動改造」而來。這些都是當年在學的大學生,因企圖推翻國民黨而被抓來,他們的到來使得這個廚房增輝不少,他們常自嘲這個廚房是台灣學歷最高的廚房。

他們在廚房工作自然也肩負起廚房的連絡工作,當然這個連絡工作是具有相當危險性的,尤其是傳遞有關社會主義理論的文章,50年代時期曾經有囚犯因傳遞此類文章相互學習,被發現後集體處決,70年代的國民黨雖沒以前那麼暴虐,但其危險性還是難以逆料,記得當時傳遞林書揚所寫的有關社會主義理論的文章時,為了防備監方突擊攔檢而被搜獲,常將文章紙條藏匿在囚衣的衣縫裡。

林書揚是50年代的左翼政治犯,被關最久,長達34年7個月,他對社會主義的理論造詣很深,這段時間他不畏艱險,寫出一篇篇的長文,如「唯物史觀」「辯證法」「世界觀」「意識形態」「自由主義」… 等,每篇文章都讓人閱後豁然開朗,茅塞頓開。他的文章經由廚房「紅帽子」伙夫的傳遞後,啟迪了監獄內的左翼青年,提高他們的認識水平,改變他們的世界觀、社會觀、人生觀,也堅定他們的鬥爭意志。

林書揚 攝於勞動黨中央委員會(臺北市寧夏路舊黨部)。維基百科
林書揚 攝於勞動黨中央委員會(臺北市寧夏路舊黨部)。維基百科

卡特的人權外交與蔣經國登基

聯合國於1948年12月10日通過了《世界人權宣言》,1950年聯合國大會定每年此日為國際人權日,不過就在聯合國通過此宣言的同時,全世界卻在美國的主導的冷戰下,展開一場全球性的肅清左派人士的白色恐怖大屠殺,台灣綠島就因此監禁幾千位左派人士及異議分子,《世界人權宣言》實際上被束之高閣。

直到1977年美國總統卡特上任後,提倡人權外交,呼籲各國應盡可能達到人權的最高的標準,並表示「基本人權」是美國外交政策的靈魂,是美國考量同其他國家保持什麼關係的因素,世界人權日因而引起人們重視。

消息傳來,綠島監獄的囚犯都雀躍不已,心想國民黨當局應會在此壓力下對政治犯另行寬待了。

剛好1978年蔣經國即將繼任總統職位,眾囚犯皆認為一方面有美國人權壓力,一方面太子登基乃國家大事,因此這年必會實施特赦減刑,大家很快就會出獄了,就連看守的官兵也祝賀我們即將出獄。

然而很不幸的,由於1977年剛爆發許信良的「中壢事件」,島內形勢對國民黨不甚有利,因而當1978年5月20日蔣經國登基就職後,卻不見特赦減刑的實施,眾人難掩失望之情。

蕭振文

蕭振文,江西永新人,被捕前為台灣世界書局編輯,因書局經營權之爭,得罪中統局(調查局前身)的人,1966年遭逮捕,刑求逼供後,誣陷其為匪諜,判處無期徒刑,蕭對自己人生所遭遇的這場橫禍,一直耿耿於懷,憤恨不滿。

某日在與難友的聊天中,談到卡特的人權外交,他突生一念,建議大家在今年(1978)世界人權日絕食一天,以抗議國民黨當局對人權的迫害。

美國總統卡特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準備在電視上宣佈與北京建交 (1978年12月10日)。(AP)

(美國前總統卡特推動人權外交,一度給綠島受刑人帶來一線希望,美聯社)

「紅帽子」政治犯策畫絕食

在旁參與聊天的紅帽子政治犯,一聽此提議,覺得很有意義,遂與其他紅帽子商議,大家也覺得此提議可行,一方面人權日發動師出有名,一方面只絕食一天不鬧事,官方應不會有大動作。同時經過調查後,囚犯們對此提議的反應還相當積極,尤其「白帽子」這邊也願意共襄盛舉。

於是紅帽子政治犯就著手策畫這次的集體絕食行動。

李世傑

首先他們請來李世傑草擬「絕食聲明書」,再請欲參與絕食的囚犯在聲明書後面逐一簽名。

李世傑原任調查局第一處副處長,人長得奇醜,但卻很有才華,文筆很好,在大陸時曾經以第一名考上中央日報,他還是當時「懲治叛亂條例」的起草人之一。1966年在調查局的內鬥中,被以「匪諜」誣陷,判處無期徒刑,他沒想到有一天自己卻成為自己參與草擬的「懲治叛亂條例」下的受害者。他屬非紅非白者,沒特定政治立場,是純粹的人權受迫害者,由他草擬絕食聲明書,各方較能接受。

其次各紅帽子政治犯則分頭去說服其餘各個囚犯參與絕食。

記得當時麻豆案的老紅帽子政治犯陳水泉,曾對我說:「這個時候就是考驗每位同志平常有沒有做好群眾工作的時候了。」

在此之前,老紅帽子們曾經傳授年輕紅帽子們如何做好群眾工作的方法,內容包括如何服務群眾、了解群眾、教育群眾….等等。此時能否順利地發動囚犯們積極參與這次的絕食運動,正是檢驗每一位年輕同志平常用心與否的時刻。

這些青年17、18歲就被關進綠島,後來甚至還被槍決…(圖/jeff~@flicker)
這些青年17、18歲就被關進綠島,後來甚至還被槍決…(圖/jeff~@flicker)

楊金海小插曲

楊金海被捕前是高雄青商會總會的會長,因到日本時密見台獨人士,回台後被捕,人好出頭,喜歡作畫。

李世傑寫好絕食聲明書後,從第一區開始,各房願意參與絕食者逐一簽名,當來到第二區請楊金海簽時,他說:「我要簽第一位,否則不參加。」,眾人思量,楊乃白帽子裡的一位重要人物,若他不簽恐影響其他白帽子們參與的意願,遂決定請李世傑重寫一份絕食聲明書,由楊金海簽第一位後,再請其他人再逐一簽名。

四區這邊的囚犯,則對集體簽名較有顧忌,但願意以個別打報告的方式,聲明絕食一天。

美麗島事件前奏曲

1978年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這天,綠島監獄100來位政治犯中,總計有75位囚犯參與絕食。監方一如事前評估沒甚麼大動作,監獄長只到各區巡視,勸囚犯用餐,表達他的關心與對絕食聲明的理解。

據說這次絕食事件傳到台灣本島後,以美麗島雜誌社為主的黨外人士,也選擇在隔年的世界人權日,在高雄發動遊行。終致爆發了對台灣民主運動影響深遠的「美麗島事件」。如此說屬實,則由紅帽子發動的這次絕食事件,應可說是紅帽子對台灣民主運動的一大貢獻。

*作者為70年代政治犯,左翼聯盟中央委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