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由裝甲車事件看獨特的中星關係

2016-12-04 06:30

? 人氣

那麼在看新加坡與美國的關係,且不說奧巴馬曾說新加坡與美國“had an extraordinary relationship”(擁有絕佳的關係),李光耀對美國的亞太政策更是具關鍵影響力,舉凡是「亞太再平衡」乃至於「南海議題」,皆可以看到新加坡的影子;而美軍軍艦軍機駐紮在新加坡的種種就更不必提了,甚至中國大陸網民以「美帝帶路黨」來形容新加坡。

長治久安與身為華人的困惑

那這個看起來兩邊討好的背後邏輯到底是做什麼?

首先如本文曾所提及的,新加坡基於地緣政治的考量,套用一個所有正常人都能想到的作法:唯有讓所有的勢力都保持平衡,新加坡才有可能得到長治久­安。

李光耀
對於中國熟知歷史的李光耀明白,一個強大的中國最後有可能讓天朝體系重現最後使得周邊國家都成為附庸國。(資料照)

更重要的是,儘管對李光耀而言,他做為華人,甚至在家他可能就說華語,對中國的立場他的決策一直是一種矛盾的作法;但對於中國熟知歷史的李光耀明白,一個強大的中國最後有可能讓天朝體系重現最後使得周邊國家都成為附庸國;而中國大陸有非常多人始終覺得新加坡是一個華人國家(儘管他從建國的時候就是多元種族社會),而新加坡的華人始終認為自己叫做“Singaporean Chinese”,而不是“Chinese Chinese”,也就是我們並非中國的華人(或是中國人),而是新加坡華人;儘管從中國大陸網民對於新加坡批評中徹底體現中國大陸網民的思想:「你也是中國人怎麼專門給中國搞事?」,又或是地緣處境的艱難、小國寡民的困局,但這些都不是新加坡可以去改變的事情,所以一個最現實也最實際的方式,就是與東盟國家團結一起,並且結合美國的力量讓這個地區一直處於平衡狀態,也唯有如此,才能確保新加坡的長治久安,畢竟如果新加坡真的要給中國搞事,他何必每年栽培乃至於大量補助數千名中國小留學生到新加坡來呢?他又何必協助中國經濟發展呢?

當然,在民族主義作祟之下、泰國克拉運河開鑿、中國大量投資馬來西亞柔佛新山(新加坡與新山的關係相當於香港與深圳),甚至是年輕一代對於人民行動黨政府長期執政的疑惑,面對種種挑戰,新加坡是否可以向過往一樣,玩弄大國於股掌之間,已經是一個問號了。

*作者為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交換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