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美國退出TPP並非退出亞洲,但信譽和影響力將大打折扣

2016-11-24 12:05

? 人氣

 2016年亞太經合會(APEC)在秘魯舉行,當地反對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的示威人士上街頭抗議(AP)

2016年亞太經合會(APEC)在秘魯舉行,當地反對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的示威人士上街頭抗議(AP)

美國準總統川普(Donald Trump)21日說,他上任第一天將正式宣布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在內的許多人曾表示,美國退出TPP代表美國把為21世紀書寫貿易規則的機會拱手讓給中國。但有分析人士指出,美國退出TPP並不意味著美國在經濟上退出亞太,不過美國在亞洲盟友中的信譽會大打折扣。

「2016美國總統大選風傳媒特別報導專頁」

川普21日在YouTube上傳一段影片,闡述上任100天的政策。他說自己上任頭一天就會宣布美國退出TPP,這是他「美國優先」策略的一部分,他還說TPP對美國是潛在的災難。川普說:「我們將用更公平的雙邊貿易協定取而代之,把就業機會與企業帶回美國。」川普在競選期間多次表示當選後要退出TPP,但TPP是現任總統歐巴馬極為珍視的政治遺產。

歐巴馬:美國退出TPP,會讓中國占上風

關於美國加入TPP的利多,歐巴馬總統5月在《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表示:「亞太地區蘊藏著最大的貿易機會……這個地區日益增加的貿易對美國企業和工人來說是很大的福祉,而且還能讓我們與經濟競爭對手的較量中佔上風,包括這些日子以來我們在競選過程中經常聽到的一個名字:中國。」

他說,TPP會讓美國領導21世紀的全球貿易,而不是中國。

TPP是12個環太平洋國家(美國、日本、馬來西亞、越南、新加坡、汶萊、澳洲、紐西蘭、加拿大、墨西哥、智利、秘魯)歷時7年達成的一個協定,2016年2月正式簽約。據稱,TPP為勞動力、環境、智慧財產權制定了「黃金標準」。

專家:美國退出TPP,並非代表退出亞洲

然而,根據媒體報導,這個利多隨著川普決定退出TPP,似乎已經被拱手讓給中國了。不過,華盛頓的貿易專家表示,美國退出TPP並不意味著退出亞洲的貿易和投資。

美國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的亞太項目副研究員克瑞沙(Harry Krejsa)說:「美國在亞洲有巨大的貿易和投資,這不會消失,只是它們不會因為TPP的存在而增長或是改變。亞洲的發展態勢吸引歐巴馬政府達成TPP的態勢也繼續存在。無論是經濟還是戰略,亞太地區已經越來越是全球的重心。美國會繼續與亞洲保持接觸,即使是對貿易抱懷疑態度的川普政府,只是不再透過TPP這個工具,而是一系列小型和針對特定目標的明確工具。」

克瑞沙承認,要達成這樣的目標,美國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他還認為,好的雙邊貿易協定,也會為亞洲帶來貿易準則和規則的改變。

經濟學家:中國並不一定會獲益

川普宣布美國放棄TPP之前,一些亞洲國家已經表示可能會轉向中國主導的貿易體系。一直以來力推TPP談判進程的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不久前呼籲,亞太相關國家不妨支持中國主導或力推的區域貿易體系與倡議,「總有其他方式能推動亞太地區的自由貿易進程」。

李顯龍所說的「其他推動亞太自由貿易進程」的方式是指《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與亞太自由貿易區協定(FTAAP)。

RCEP由東盟10國發起,邀請中國、日本、南韓、澳洲、紐西蘭、印度共同參加。它的目的是通過削減關稅及非關稅壁壘,建立16國統一市場的自由貿易協定。一旦談成,RCEP將涵蓋約35億人口,GDP總和將達23萬億美元,占全球總量的1/3。

2004年加拿大提出FTAAP,但直到在中國北京舉行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第22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上,才成為推動區域經濟一體化的主要議題。

李顯龍的提議得到了越南與馬來西亞等其他TPP成員的贊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參加秘魯APEC峰會時也表示,如果TPP失敗,將改投北京主導的RCEP。

雖然有媒體分析,美國退出TPP可能會加速RCEP的進程,但是美國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AEI)的亞洲經濟學家史劍道(Derek Scissors)說,他不認為中國能從美國撤銷TPP的舉動獲得多少實質利益,而且由於中國的貿易協定從來都不是真正的自由貿易協定,因而對於改變亞洲的經濟於事無補。

史劍道表示:「中國的貿易機會與以前一樣多,有關 TPP的一切也沒有阻止中國的貿易。問題是北京會不會對它的夥伴提供更好的貿易條件。從這個方面來說,中國的貿易協定(真正的自由貿易協定)一直比較弱,對臺灣和香港除外。如果北京真正的願意更加開放,那麼中國會有更多的機會,但是我懷疑他們會這麼做。」

他說,美國放棄TPP對美國的經濟並沒有太大影響,美國從TPP中獲得的經濟利益並不太大。

國際政治學教授:美國的信譽和影響力將受損

卡勒(Miles Kahler)是美國外交關係協會(CFR)全球治理高級研究員,也是美國美利堅大學(AU)的教授。他承認TPP對美國有中長期的影響,包括TPP在內的任何一個貿易協定都會傷害一定的人群,但是他強調,美國退出TPP帶來的影響更多是戰略層面,因為TPP不只是貿易協定,也是對亞洲盟友的承諾和保障,是一個象徵。

卡勒說:「不管我們將來做什麼,即使是川普政府後來在軍事和戰略方面做出其他的保證,美國也缺少了致力於亞洲地區和平與繁榮的政治和經濟象徵。」

川普的亞太高級顧問曾撰文批評歐巴馬政府的「亞洲再平衡」戰略太軟弱,川普政府將透過「以力量促進和平」的新戰略來向亞洲盟友做出保證,美國會繼續留在亞洲。但是,卡勒說側重軍事力量的戰略肯定會讓崛起的中國更相信美國是在「遏制」中國,有可能引發美中之間更多的衝突。

關於美國放棄TPP將給亞洲盟友帶來的傷害,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今年8月的表述特別有代表性,李顯龍當時警告說,參與TPP談判的每個成員國都克服了本國的某些政治障礙和敏感因素,付出了一些政治代價才促成協議達成,「假若最後新娘沒有來到(婚禮)現場,我相信大家都會感到非常受傷害。」

美國國務卿凱瑞(John Kerry)9月也警告,如果美國不能批准TPP,美國的領導力會受損。他說:「長期看來,這是美國單方面放棄政治影響力和權力。」

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UNSW)的政治學教授泰爾(Carl Thayer)說,川普的舉動可能會損害美國與亞洲關鍵盟友和夥伴的關係,特別是美國與日本、澳洲、越南的關係。

泰爾說:「這意味著澳洲總理騰博(Malcolm Turnbull)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懇求被忽略,雖然騰博認為有可能會重新談判。」為了推動TPP進程,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據稱是違反外交常態,提前會晤了川普。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