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Uber真的是共享經濟?為小黃司機請命   

2016-11-23 06:00

? 人氣

全民計程車集結於立院旁濟南路上,抗議Uber壓縮計程車司機的工作權。(資料照,顏麟宇攝)

全民計程車集結於立院旁濟南路上,抗議Uber壓縮計程車司機的工作權。(資料照,顏麟宇攝)

因為工作關係,我常搭乘計程車,每次搭乘時,我都會和計程車司機聊天,我了解到他們都是一群兢兢業業的工作者,辛苦一天下來,常常收入不到1000元,在大眾運輸愈來愈便利後,他們的生計也變得更困難,最近Uber加入市場,更讓小黃司機們的收入,雪上加霜。

 不可諱言,現在的小黃司機的確有許多服務待改善,但,小黃司機們依據政府法令,合法營運,就應該被剝奪他們唯一的生計嗎?Uber強調自己是共享經濟,創新經濟,利用APP叫車服務,車資都使用信用卡付款,是科技進步的象徵;但,以我自己搭乘計程車的經驗,由過去隨手招車,到後來打電話叫車,而近幾年,我都是用小黃業者的APP叫車服務,也都以信用卡付款,Uber所提供的科技服務,其實小黃都有,也都很方便。

而Uber說自己是共享經驗,可是我們想想,共享經濟的目的,是把閒置資源拿出來,提供更便利的服務,在供給面不足或者有競爭性不足(如壟斷)的情況下,才更有意義。但看看台灣的計程車服務,不但供給沒有缺乏,甚至競爭激烈,而UBER選擇在供給最正常,競爭最激烈的都會區進行計程車服務,而且還以低價的方式進行行銷,不僅不是共享經濟的正面意義,而是完全的「掠奪」經濟,甚至造成整體社會資源更大的浪費。等同於讓專業合法駕駛的資源閒置,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群原本不專業也不以此為生的業餘者來提供服務,這樣的「共享經濟」是台灣社會需要的嗎?更別說Uber規避納稅、企業責任的作為,更不是一個正常社會所樂見的。

再者,Uber並非不能合法經營,而是觀察當地政府的態度而選擇性合法,譬如在日、韓等國Uber就願意以符合當地法規的方式經營,甚至在面對中國政府強勢介入的情況乾脆直接退出市場;但是在台灣,Uber卻仍一再以共享經濟的名義訴諸民眾,令人遺憾。

最後,台灣本土業者的APP叫車已經非常普遍且便利,APP叫車根本不是Uber的經營的優勢及特點,消費者之所以買單純然就是因為低價競爭及新體驗(非黃色車輛)的感受所致,不過,如果消費者想到,Uber的低價,是因為不負擔稅賦,逃避社會責任,就會知道,我們搭小黃,所付出每一塊錢,都有一份支持在台灣合法繳稅業者及支撐弱勢計程車司機家庭生計的意義在,我們期待台灣計程車可以發展出更優質更多元的服務,讓消費者及整體社會不再被偽裝的共享經濟所剝削。

*作者為自由接案工作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