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春山觀點:東亞多邊盛會,臺灣被邊緣化

2019-11-05 07:10

? 人氣

第14屆東亞峰會及第35屆東協峰會在泰國舉行,圖為泰國警察走過活動宣傳看板(AP)

第14屆東亞峰會及第35屆東協峰會在泰國舉行,圖為泰國警察走過活動宣傳看板(AP)

臺灣選戰打的火熱,我們鄰近的東南亞地區和相關大國的政治領袖,則正齊聚一堂,討論涉及區域經濟和安全的重要課題。11月2至4日在泰國曼谷召開的東協系列峰會,包括由東協加六(中國、日本、韓國、澳洲、紐西蘭及印度)組成的高峰會,以及有美、俄兩國參與的「東亞峰會」。由於智利突然取消舉辦「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使得上述的區域雙邊和多邊會議顯得格外突出,而做為地區重要成員的臺灣,也不免因此而增添些許落寞之感。

今年「東協峰會」和「東亞峰會」的主要任務,就是推動「區域全面經濟合作夥伴關係協議」(RCEP)的談判進程。如果談判順利在明(2020)年達成協議,這就是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貿易協議,可以建立一個占世界人口一半以上,占全球國內生產總值達30%的世界最大自由貿易區。

2019年11月3日,第35屆東協峰會在泰國暖武里登場(AP)
2019年11月3日,第35屆東協峰會在泰國暖武里登場(AP)

東亞峰會的構想可以追溯到1990年12月GATT烏拉圭回合破裂,經濟全球化的態勢遇到瓶頸。時任馬來西亞總理的馬哈地(Mahathir bin Mohamad)熱衷於他的「亞洲價值觀」,提出建立包括東協和中、日、韓在內的「東亞經濟共同體」(AEC)構想。2015年底,「東協經濟共同體」正式成立,總人口數僅次於中國及印度,成為大於北美自由貿易區及歐盟的全球第三大市場,且GDP(國內生產毛額)達2.5兆美元,為全球第六大經濟體。經濟部國貿局指出,「東協經濟共同體」每年經濟成長率達5%至7%,處於高經濟成長階段,中產階級所得逐漸提高,年輕勞動力超過五成,且年輕族群消費力強。因此,英國《經濟學人》預測,東協2030年可望躍升為全球第四大經濟體,發展潛力可期。世界各國競相搶搭東協成長列車。

中共基於周邊安全利益和「一帶一路」的全盤戰略考量,當然不會忽視東南亞地區的重要性。習近平上台後,把「周邊外交」放在與「大國外交」等量齊觀的地位,運用外交、經濟、軍事、宣傳等工具,加強對東協各國的影響力。尤其面對中美戰略競爭態勢的步步升高,北京希望避免美國利用東協來對抗中共的和平崛起。

然而,川普卻連續缺席東亞峰會。今年由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歐布萊恩(Robert O’Brien)及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代為出席,是歷來美方出席層級最低的一次。川普的缺席,讓北京有機會主導東南亞的政策議題。外界指出,川普對參與國際多邊舞台似乎缺乏足夠興趣。他2017年上任後,旋即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如今又缺席曼谷峰會,不免讓人質疑美國的亞太承諾。

在歐巴馬政府擔任國防部負責東南亞事務,現為美國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高級顧問的希萊特(Amy Searight)指出,「一個獲得印度太平洋十七國領袖參與的峰會,竟然沒有美國高層領導出席,這將會是該區域的頭條新聞;人們不免會質疑,這個政府對於其自由與開放的印太戰略到底有多認真。這確實讓人懷疑美國做為該地區戰略夥伴的可靠性。」

臺灣四面環海,所謂「開放則興,封閉則亡」。談對外開放就不能忽略兩岸關係和臺灣參與區域經濟整合的重要性,且兩者深具相互影響的作用。目前臺灣對中國大陸(含香港)的出口比重雖降至39.4%,較2018年的41.3%減少近2%,但大陸仍是臺灣最大順差來源,因為臺灣對中國大陸貿易的依存度高。中國大陸GDP成長率降1%,臺灣會跟著降0.3%;相較之下,美國GDP降1%,臺灣只跟著降0.06%,大陸經濟對臺灣的影響可見一斑。

新任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歐布萊恩(Robert C. O’Brien)(AP)
美國總統川普繼續缺席今年東亞峰會,由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歐布萊恩(Robert C. O’Brien)代打。(AP)

早在李登輝執政時期,就曾思考如何避免過度依賴單一市場的問題,所以提出「南向政策」;蔡英文執政後蕭規曹隨,也喊出「新南向政策」的口號,把重點放在東南亞地區。擁有地緣和人文之便,臺商經營東南亞具一定優勢,而且布局甚早。去年東協僅次大陸,是臺灣第二大出口市場,占總出口17.3%,而出口到RCEP國家的比重,則高達72.5%。

眾所皆知,參與區域經貿組織的得利之處在於,會員國彼此之間享有更低的關稅稅率,甚至是零關稅,且大部份FTA與區域組織,最後都希望把95%左右的貨品降到零關稅。臺灣未能參與區域經濟整合,在出口上必然居於不利的地位。根據一份臺經院所做的模型推估,各種區域經貿組織對臺灣經濟的衝擊,其中以RCEP讓臺灣經濟成長率減少0.76%最為嚴重;相較之下,TPP的衝擊只減少0.14%,這是有美國加入的數字,在美國退出後,情況則大為不同。

臺灣長期受到政治因素影響,欲參與區域多邊組織,面臨的障礙可以想像。從馬英九執政時期開始,臺灣就努力想要加入TPP、RCEP,同時也爭取簽FTA的機會,而唯一的成果就是兩岸簽了ECFA,讓臺灣出口產品受FTA覆蓋的比率達到9%多。

ECFA只是「早收清單」,原本兩岸已談判完成的貨貿協議,如果順利簽署,至少能讓臺灣出口有四成受惠,可惜現因政黨輪替而胎死腹中。至於早收清單部分,明年到期後能否延續下去,目前也說不準,還要看選後兩岸關係的發展。

民以食為天,臺灣的生存靠經濟,這是一個「硬道理」,不應受到政黨競爭的影響。中美貿易戰牽一髮而動全局,臺灣難以置身事外。因此,全民拼經濟應是臺灣這次總統選戰的主軸。為了避免臺灣在區域經濟整合的過程中逐步邊緣化,選民期待參選人能提出各種政策選擇途徑:究竟臺灣經由大陸進軍世界好?還是經由世界進軍大陸好?臺灣民眾已在選戰中接觸了太多的政治口水,希望在選前不到一百天,能見到政治人物端出的牛肉。

*作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遠景基金會首席顧問。本文原刊《美麗島電子報》,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