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囚邱和順告政府,確認遭「酷刑」!前大法官許玉秀:法院就是受苦人民喊痛的地方,而痛要被撫平

2019-10-17 20:30

? 人氣

20191017-模擬亞洲人權法院17日針對邱和順告政府案進行宣判,模擬亞洲人權法院顧問許玉秀教授於記者會發言。(顏麟宇攝)

20191017-模擬亞洲人權法院17日針對邱和順告政府案進行宣判,模擬亞洲人權法院顧問許玉秀教授於記者會發言。(顏麟宇攝)

纏訟30年的死囚邱和順案於今(2019)年被排為模擬亞洲人權法院第一案,歷經5月首次準備庭、7月份審判庭由7位法官於17日做出全體一致判決,認定邱和順遭受聯合國《公民與政治權利公約》保障之權益已受侵害,要求我國最高法院重新審理案件並彌補侵害。對此於模擬亞洲人權法院之意義,前大法官許玉秀表示法院是受苦人民喊痛的地方,而這痛要被撫平。

儘管本次人權法院為「模擬」,對於是否有拘束力之提問,許玉秀首先回答「若判決說理清楚無懈可擊,就會有拘束力,也表示:歐洲人權法院的判決也時刻被我國法學界引用,若歐洲可以,為何台灣不行?」

邱和順係「台灣司法史上遭羈押最久死刑犯」,被控罪名包括1987年保險員柯洪玉蘭分屍案、新竹學童陸正遭綁架撕票案等,於1988年首度遭判死刑以來歷經11次審判、2011年死刑定讞。儘管已死刑定讞,本案長年遭認定高度有冤,包括聲紋比對不符、被害人相關證物在當事人遭起訴後莫名消失、退休員警出面證實邱和順曾遭刑求灌辣椒坐冰塊等。

20171202鄭性澤的夜市人生於寧夏夜市-邱和順(謝孟穎攝)
纏訟30年的死囚邱和順案於今(2019)年被排為模擬亞洲人權法院第一案,圖為人權團體之前在寧夏夜市模擬邱和順畫面。(謝孟穎攝)

7位法官一致認同邱和順權益已受侵害

而本次模擬亞洲人權法院,即是檢視審判過程中邱和順遭受人權侵害、未受公正審判等種種情事,今日由受命法官張文貞宣讀中文判決摘要。

於結論部份,7位法官一致認同邱和順受到《公民與政治權利公約》保障之權益已受侵害,包括:
1. 證詞係經由酷刑取得,我國政府違反公約第7條「任何人不得施以酷刑,或予以殘忍、不人道或侮辱之處遇或懲罰」與第14條「任何人受刑事控告應有權受獨立無私之法定管轄法庭公正公開審問」。
2. 邱和順於1989–1994年遭單獨監禁、1989-2007年有18年間需佩戴腳鐐、遭判死刑未執行處於恐懼等狀況,我國政府違反公約第7條。
3. 邱和順因為證據遺失無法受公平審判、沒有交互詰問權利等狀況,我國政府違反公約第14條公平審判相關規範。

判決指出,邱和順在我國法院受審理時即主張有受到酷刑的自白,且有錄音帶可以證明其中一名共同被告被刑求事實,但我國最高法院遲至4年才完成勘驗、且有影像不全等狀況,遲至23年才完成判決卻也沒有對邱和順不利的定罪證據進行實質審查。此外,邱和順的供述與自白是否能作為證據,考慮到這些證詞有透過刑求取得的重大風險,我國法院採用這些證據作為供述基礎,已侵害邱不受酷刑對待的自由,因此判決要求我國政府排除因酷刑取得之證據。

20191017-模擬亞洲人權法院受命法官張文貞17日針對邱和順告政府案進行中文宣判。(顏麟宇攝)
20191017-模擬亞洲人權法院受命法官張文貞17日針對邱和順告政府案進行中文宣判。(顏麟宇攝)

至於邱和順遭單獨監禁一事,判決指出除非有重大安全理由,不足以合理化單獨監禁處遇,而我國法院並無正當理由對邱進行這些行為,對於邱和順長達18年遭配戴腳鐐一事,判決指出如此極端長時間配戴腳鐐已無法被視為正當對待、違反必要性與最小侵害原則等,實屬酷刑。

此外,邱和順案有法官重覆參與審判部份,判決認為前審法官已有定見,再參與審判會侵害人民救譯權利,有礙公正法院外觀,邱和順被處死刑理應確保符合公約之「高標準要求」,然而我國政府顯然未符合。

綜整以上,本次模擬亞洲人權法院經7位法官一致同意,指出以上顯而易見之法庭程序失靈、認定程序重大錯誤、審判過度遲延等問題,希望我國最高法院重新審查邱和順所受定罪與處刑、彌補與糾正我國政府所做基本人權侵害,以確保司法正義實現。

20191017-模擬亞洲人權法院17日針對邱和順告政府案進行宣判,邱和順代理律師團尤伯祥於記者會發言。(顏麟宇攝)
20191017-模擬亞洲人權法院17日針對邱和順告政府案進行宣判,邱和順代理律師團尤伯祥於記者會發言。(顏麟宇攝)

許玉秀:只要判決說理清楚,就會有拘束力

對於本次判決結果,模擬亞洲人權法院顧問、前大法官許玉秀表示,許多人或許會說「亞洲人權法院」是個遙不可及的事情,但這次團隊只花1年半時間、成立、運作、做出真真實實而且可以執行的判決,這沒有那麼困難,尤其對台灣社會來說爭取主權與國家地位是很困難的事,但今天台灣社做到了,模擬亞洲人權法院對台灣人民很重要,對亞洲其他地區還在受苦的人民也很重要。

許玉秀嘆,原本亞洲沒有人權法院,所以受苦的人民沒有可以喊痛的地方,法院就是喊痛的地方,而痛要能撫平,如果把人權法院當作遙不可及的、最後才要達成的目標,這是不對的。

許玉秀也說,大人常告訴小孩「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改過是最高的善,基本上前提是大人也要看清自己人生過程有發生一些錯誤,才能教小孩「知錯能改善莫大焉」,而人權法院意義即在此。

對於有記者提問此判決是否有拘束力一事,許玉秀說若判決說理清楚、無懈可擊,就會有拘束力。此外,歐洲人權法院雖然對我國沒有拘束力,但其判決時時影響我國判決與大法官解釋,這是否算有發揮實質影響力與拘束力?「為什麼歐洲人權法院判決可以對台灣社會產生拘束力,而模擬亞洲人權法院不行?」許玉秀如此結論。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