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國的極端「女力」!持刀攻擊守衛、殺害不蒙面紗的女孩…「聖戰士新娘」難民營內實施恐怖統治

2019-09-09 09:00

? 人氣

超過萬名伊斯蘭國聖戰士的妻兒居住在敘利亞哈爾難民營。(AP)

超過萬名伊斯蘭國聖戰士的妻兒居住在敘利亞哈爾難民營。(AP)

「你們以為已經把聖戰士的女人囚禁在這座腐爛的營地內,但拭目以待吧,我們是一顆顆定時炸彈。」今年7月,一群前伊斯蘭國女性成員在網路上發布影片,高呼:「弟兄們,點燃聖戰之火,將我們從這座監獄解放出來!」而她們口中所稱的「監獄」,是敘利亞東北部收容超過7萬人的哈爾難民營,極端思想的火苗,似乎已在此處死灰復燃。

2019年初,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最後一處據點被拿下,正式宣告潰敗,男性聖戰士身陷囹圄,其餘倖存成員則淪為難民,超過萬名婦孺投靠敘利亞東北部的哈爾難民營。但《華盛頓郵報》日前揭露,許多聖戰士新娘來到難民營後仍「心向IS」,在營區內復興伊斯蘭國的暴力統治,甚至已有多人慘遭殺害,就連守衛也成為遭攻擊的對象。而營地不斷膨脹的收容人數,以及無比惡劣的生活條件,更讓當地成為極端思想滋長的溫床。

聖戰士新娘接管的恐怖「特區」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指出,今年初哈爾(Al-Hawl)難民營的收容人數還不到1萬人,但如今已暴增至7萬人,包括2萬名婦女與5萬名兒童。根據「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統計,至少1.1萬難民是前IS成員和其家屬,包括7000名兒童,絕大部分不到12歲。暴增的難民人數,也讓營區的生活條件愈來愈糟。國際人道救援組織警告,哈爾難民營衛生狀況極差,資源嚴重短缺,居民只能從長滿蛆蟲的水箱取用飲用水。

由於難民營裡不只住了前IS成員,還有更多敘利亞與伊拉克平民,他們曾在IS暴政下遭到虐待、屠殺而流離失所。可想而知,這兩群難民彼此仇視,經常發生鬥毆和爭執事件。如今居民依國籍被安置在不同區域,其中約9千人居住在戒備特別森嚴、被圍欄所圍繞的「特區」,14位受訪者擔憂遭到報復,匿名向《華郵》指證,聖戰士新娘已全面控制此處,在此實施「恐怖統治」,居住於此的兒童則被迫在暴力氛圍下成長。

難民營成IS「極端思想學院」 女性難民面臨性命威脅

在營區內,一名年僅14歲的亞塞拜然籍(Azerbaijan)少女日前「意外」身亡,儘管她的母親向工作人員堅稱,她女兒是不小心跌倒摔死的,但照片和驗屍紀錄都顯示另一個結果—女孩的死其實是一場謀殺。醫師指出,女孩的頸部有三處骨折,她在斷氣前睜大雙眼、緊咬雙唇,掙扎著想要呼吸。營區居民表示,女孩生前曾拒絕佩戴遮蓋臉部的「尼嘎伯」(Niqab,頭巾加面紗),暗指這才是她香消玉殞的真正原因。

超過萬名伊斯蘭國聖戰士的妻兒居住在敘利亞哈爾難民營。(AP)
超過萬名伊斯蘭國聖戰士的妻兒居住在敘利亞哈爾難民營。(AP)

但這名女孩的案例並不是個案,至少有3位居民表示,她們曾被糾正服裝儀容,並被威脅若再犯將受「處罰」,「在這裡,她們可以對你做任何事情。」許多與外界聯繫、試圖離開營地的女性都遭到威脅,醫療人員指出,另一名印尼婦女在與西方媒體交談過後遭殺害,照片顯示她在死前曾遭鞭打,而她在過世時還懷有身孕。而營區內現有的400名庫德族警衛顯然對此無能為力—數名IS前女性成員先前曾把刀具藏在長袍內,導致多名守衛被刺傷。

一名歐洲籍難民的親戚則說:「無論是接受採訪、宣稱自己不再擁護IS,抑或只是想要回到母國的女性,都受到她們威脅。」為此,他的親戚帶著3個孩子多次更換住所,恐懼卻還是如影隨形。位於鄰近哈塞克市的醫師更表示,許多患者擔憂遭報復,因此拒絕就醫治療,「她們說:『如果我們來找你,她們會毆打我們,或者發生更糟的事。』」

將近7千名兒童被困在敘利亞哈爾難民營,他們的父母都曾是IS成員。(AP)
將近7千名兒童被困在敘利亞哈爾難民營,他們的父母都曾是IS成員。(AP)

「這些事在夜晚悄悄發生,沒有人知道是誰做的,這裡的人們害怕彼此。」難民營的安全官員表示:「這裡有形形色色的人,但有些人過去是「伊斯蘭國的王妃」……我們可以限制這些女性的(行蹤),但我們無法控制她們的意識形態,對她們而言,營區內的空間形同(極端思想)學院。」 

IS前成員仍被視為威脅 兒童也不例外

難民營的生活條件惡劣,伊斯蘭國統治在營區內死灰復燃,對於「聖戰士的孩子」來說又有什麼影響?營區的管理人員發現,孩子們為了打發時間製作的玩具槍與聖戰士全套裝備,雖然手法稚拙卻相當細緻:「我們該怎麼阻止他們變成他們的父母?」管理員告訴《華郵》:「你可以看到,這裡的孩子需要幫助。」

儘管負責管理營地的「敘利亞民主軍」(SDF)庫德族部隊不斷強調,關押這些居民並非長久之計,但歐美國家遲遲未就此提出解決方案,許多國家更對於接收前IS成員意興闌珊,擔憂他們並未真正「悔改」,成為社會上的不定時炸彈。一名阿拉伯國家的情報官員表示:「伊斯蘭國設有婦女部門,教導這些女性回到母國後如何傳播聖戰思想,她們對社會造成嚴峻風險,她們的孩子也是如此。」

另一位歐洲官員則說,遣返前IS成員必須得務實且經過「個案審查」,「我們必須去了解,這名女性曾經和誰結婚?她在IS內部曾扮演什麼角色、她真的願意放棄極端思想嗎?」

不過,人道組織則強調,許多難民營中的兒童表現出嚴重的心理創傷,將孩子帶離難民營的腳步已刻不容緩:「這不只是孩子失學的問題,問題在於婦孺所在的暴力環境。人們談論的話題是有人在城鎮廣場被公然斬首,頭顱滾來滾去的景象。」

喜歡這篇文章嗎?

鍾巧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