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最好的一本人體解剖圖集,竟背負著納粹血腥與猶太人的傷痛:彭科夫圖集引發的道德爭議

2019-08-21 17:50

? 人氣

(BBC中文網)

(BBC中文網)

一部60多年前出版的人體解剖圖集,今天仍是許多外科醫生不可或缺的工具書,書中每一幀解剖圖的細節和色彩在當今世界仍無出其右者。

皮膚、肌肉、軟組織、神經、器官、骨骼......繪圖之細緻、精準,醫學界公認最優。

但這套書已經絶版,不再印刷,網上仍可買到二手書,價格不菲,一套好幾卷,價格高達數千英鎊。更詭異的是擁有這套圖集的人或機構一般不會把它擺在顯眼的地方,而是藏在隱秘的地方,似乎並不以擁有這套頂級人體解剖圖集為傲。

這就是奧地利解剖學家愛德華·彭科夫(Eduard Pernkopf)主持繪製、出版的人體解剖學圖集(Pernkopf Topographic Anatomy of Man),簡稱彭科夫圖集。

因為這套人體解剖圖集的圖、文依據源自數百名被納粹處死的囚犯。

黑暗、血腥的身世使得醫生和科學家們在用這本圖集時心裏會產生某種牽涉道義和良心的糾結。

 

美國聖路易市華盛頓大學的蘇珊·麥金農博士對這種矛盾心理很熟悉。她在手術過程中遇到拿不定的時候就會讓助手拿來這本圖集,按圖索驥,通常都能順利完成手術。

她承認情感上對這套圖集的淵源有所不適,但理智上很清楚,一名「有道德的外科醫生」離不開這套圖集。

醫療領域的法學教授、猶太教拉比約瑟夫·波拉克(Joseph Polak)是納粹大屠殺的倖存者。他認為,這套解剖圖季在道德上是「可疑」的,因為它源於「真正的邪惡」,但可以「用來行善」。

歷時20年

這部人體解剖圖集是奧地利納粹黨人彭科夫博士歷時20年完成的項目。

他是奧地利解剖學家,維也納大學教授,狂熱支持希特勒,加入納粹後職位迅速上升。他從1938年開始每天穿納粹制服去上班。

他擔任維也納大學醫學院院長後,立刻清洗教職員工,所有猶太人都被開除,其中包括3名諾貝爾獎得主。

1939年,希特勒的第三帝國立法規定,囚犯被處決後,屍體立刻就近送解剖室供研究和教學使用。

那段時間,彭科夫每天工作18個小時。他解剖屍體的同時,一組藝術家在旁邊繪製解剖圖。

他的解剖室一度屍滿為患,當局不得不推遲死囚的行刑時間。

哈佛大學醫學院的薩賓·希爾德布朗特博士(Dr Sabine Hildebrandt)說,解剖圖集裏有男女同性戀者、吉普賽人、猶太人和政治異見人士;總共800張圖片,至少一半來自政治犯的屍體。

彭科夫(黑上衣)和繪製小組成員
彭科夫(黑上衣)和繪製小組成員

1937年首次印刷出版時,繪圖者的簽名有納粹標誌和徽章圖像。1964年出版的二卷英語版還保留了納粹標誌,後來再版時這些圖像被塗掉了。

彭科夫圖集多年來陸續被翻譯成5種語言,在世界各地出版發行,前言和引言中無一例外都包含了「令人驚嘆的繪圖」和「傑出的藝術作品」之類讚譽之辭,而對它的血腥歷史則避而不談。

事實上,一直到1990年代初人們才開始關注這些精美、詳盡的解剖圖是怎麼繪製出來的,被作為臨摹對象的是什麼人。

真相大白後,這部圖集於1994年停止再版。

解剖圖繪製小組成員埃里克·勒皮爾的簽名中間夾著納粹標誌
解剖圖繪製小組成員埃里克·勒皮爾的簽名中間夾著納粹標誌

英國皇家外科醫生學院說,英國不採用這本人體解剖圖集,但圖書館有收藏,作為歷史資料保存。

不過,最近一項對英國神經外科醫生的調查顯示,有將近6成受訪對象知道這部圖集,使用者佔13%。

將近79%的受訪者表示即使了解了圖集的來歷醜陋邪惡,使用時心裏也很坦然;有不適合、糾結的佔15%,還有17%不確定。

美國神經外科專家麥金農坦言,論精確和詳盡,這部圖集舉世無雙,在做複雜外科手術時尤其有用。

她了解了圖集的來歷之後,不但讓所有接觸到圖集的人知曉其歷史,還把它鎖進手術室的櫃子。

蘇珊·麥金農博士
蘇珊·麥金農博士

猶太教拉比波拉克博士2018年跟醫學史專家、心理學教授邁克·格羅丁(Michael Grodin)一起撰寫了一份基於猶太教醫學道義做出的聲明,認為出於救死扶傷目的而使用這些人體解剖圖是可以允許的。

但是,有一個前提條件,那就是必須公開圖集的暗黑歷史,以此為納粹的受害者挽回一些尊嚴。

二戰結束後,彭科夫被維也納大學開除,在戰俘營關了3年,但從未受到控罪。

他獲釋後回到大學繼續完成圖集編撰,1952年出版了圖集第三卷,1955年第四卷出版前夕去世。

麥金農博士在手術台上
麥金農博士在手術台上

希爾德布朗特博士說,60多年後的今天,彭科夫圖集仍然是最好的工具書,「我們有任何疑問時都會先去查閲這本書」。

她說,在神經外科手術台上,這部圖集是獨一無二、不可或缺的信息源。

不過,她補充說明,自己授課時如果沒有時間講解圖集的來龍去脈,就不會用它的圖片。

薩賓·希爾德布朗特博士
薩賓·希爾德布朗特博士對彭科夫圖集很有研究

英國布里斯托大學生物倫理學家喬納森·埃夫斯博士承認圖集的價值,但認為不能因此忽略其「血腥的來歷」。

在他看來,使用這部圖集意味著與邪惡同流合污,但把它束之高閣則意味著那段來歷被後人遺忘。

麥金農博士的態度更辯證:作為一名遵循道義的神經外科醫生,利用一切教育資源有利於患者,這也是患者對醫生的期望。

她說,如果沒有這套圖集,神經外科手術水平遠遠達不到今天的程度。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