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為留住媽媽:女童用貓砂掩蓋屍臭、夜夜伴屍入睡…驚悚劇場細數黑暗人性,沒鬼反而更恐怖

2019-08-21 17:44

? 人氣

七部國產驚悚短片,讓人看了寒毛直豎(圖/台北電影節官方網站)

七部國產驚悚短片,讓人看了寒毛直豎(圖/台北電影節官方網站)

反覆被車輪輾過、無法逃脫的可怕輪迴;深受創傷所苦、任蟑螂爬遍雙腳的妙齡女郎;用貓砂掩蓋屍臭、夜夜伴著母親屍體入睡的小女孩……《鏡文學》與《華文創》聯手打造「驚悚劇場」,培植台灣七部潛力劇本,以此拍攝一系列驚悚短片,每部作品片長不過半小時,但各個完整度、質感之高、張力之強,都讓筆者看了驚嘆連連。

文字變影像 原創劇本登台北電影節

有別於過去國片的製作方式,「鏡文學」使用IP影視改編方式,將劇本從文字轉化為影像,在推出「驚悚劇場」系列的同時,也出版《鏡文學驚悚劇場影像故事集》,不但擴增觀影者對敘事內容的理解與想像,這種文字結合影像的創新模式,也另闢台灣電影發展蹊徑。

「鏡文學驚悚劇場」系列包含《樂園》、《肇事者逃逸》、《住戶公約第一條》、《打掃》、《隧道》、《虎》、《完美Lily》七部短片,有的取材自台灣民俗傳說,有的反映出社交媒體扭曲的心理,也有事件受害者崩潰邊緣的心境刻劃⋯⋯比起為了嚇而嚇的商業恐怖片,這種深入人心的刻畫才真的令人毛骨悚然。

鏡文學推出一系列驚悚短片。(圖/鏡文學劇場臉書粉專)
鏡文學推出一系列驚悚短片(圖/鏡文學劇場臉書粉專)

「驚悚劇場」日前成功登上台北電影節,現在Netflix、愛奇藝台灣站及friDay影音等平台也都已上架,9月8日亦會在公視粉絲團電視平台上架。

本文將節選其中三部做介紹,以下涉及劇透,有雷慎入。

一、看不見就是不存在——《打掃》

當內心的痛苦凝成無法抹滅的汙漬,該如何裝作一切不曾發生?

全白的房間裡,所有物品都以純白構成,看來壓迫且了無生氣,女主角朱婷(温貞菱飾)面色蒼白地躺在凌亂的房間,蟑螂在他身邊肆意爬動,委靡不振的情緒在一片空白之中停滯。

一陣電話聲打破空寂,蔡淑臻飾演的房東來電指示,要求朱婷在兩天內將房間打掃乾淨,他起身整理房間。此時,房間牆上突然出現一個黑色汙漬,朱婷試圖刷掉這片髒汙,汙漬卻越擴越大,終於將他徹底吞沒……

《打掃》的隱喻意味強烈,雖然全片都未直接表明女主角曾經受過怎樣的創傷,但牆上汙漬、女主角媽媽反覆說的「過去的事就過去了」、「看不見就是不存在」,以及黑色污漬後頭隱隱傳來的男人喘息聲,也已能讓觀眾略知一二。

在經歷過傷痛以後,女主角不斷被告知、勸服著要遺忘過去,甚至房東指示的「清潔房子」,也隱含了要把(內心)髒汙刷掉的意涵。而這些其實都是眾多受害者真實面臨的處境,但已經發生過的事要如何裝作沒發生過?整個社會給受害者的壓力,就像牆壁上越刷越大的髒汙,足以將他們吞噬殆盡。

〈打掃〉劇照。(圖/台北電影節官方網站)
《打掃》劇照(圖/台北電影節官方網站)

由於這幾部短片都是從文字作品發展而來,其中藉此喻彼的交互關係十分鮮明,《打掃》就是一個絕佳例子,它不直言女性受害者受到的迫害,卻透過房間那片過分潔白的牆壁比喻女性被要求的「貞潔」、「無瑕」;房東與母親則如同傳統保守的聲音,將黑暗的過去視為汙漬、必須要被徹底清除;而女主角那無所不用其極的清潔方式,以及後來乾脆將汙點貼起來的自欺欺人,也都顯露出受害者強壓內心的感受卻終歸徒然,甚至被其反噬的悲哀結局。

雖然《打掃》所欲傳達意象並不是第一次被人闡述,用刷不掉的髒汙類比心裡處境的手法也略顯老套,但整部短片完整度相當高,其中依舊藏有精心設計的細節,讓人觀看時並不會覺得了無新意,甚至仍有驚艷感受。

二、只有我死才可以讓大家都解脫——《肇事者逃逸》

受困在命運的輪迴裡面,如何才能逃得出來?

晚上11點49分,剛下班的男孩走在大馬路上,一輛車猛然駛來,用力撞上男孩……

「砰!」好大一聲的撞擊,讓人心陡然一跳,畫面中的男主角卻突然驚醒,發現自己好端端地坐在辦公室裡。審視周遭事物,竟然都與車禍發生前一模一樣,重複的把飲料翻倒、重複的說同一句話、重複的電話鈴聲響起……他竟然回到了事發當天的下午。定睛一看,眼前的電腦螢幕上,竟寫著台灣民俗「抓交替」的規則。

《肇事者逃逸》入圍了台北電影節的最佳短片,以「抓交替」的傳說為主題,講述本該早逝的女主角被男主角意外拯救之後,必須要親自撞死男主角,才能夠填補當時的死亡空缺。然而,當他們一遍遍重複醒來,卻發現事情沒有想像中容易,每天的晚上11點49分,男主角都會無可避免地被撞,持續被困在這可怕的輪迴裡,直至找到替死鬼為止。

〈肇事者逃逸〉劇照。(圖/台北電影節官方網站)
《肇事者逃逸》劇照(圖/台北電影節官方網站)

這部劇視覺衝擊力非常強,但可千萬不要以為它只空有驚悚畫面;從一開始女主角反覆輾過男主,就暗藏了環環相扣的因果。

一開始觀影時,或許會不理解劇情與「抓交替」一詞的關聯,男主角究竟要找誰當替死鬼?劇中似乎並沒有第三人介入他與女主角的輪迴,而且男女主角似乎也協力想要跳脫輪迴,但當女主角坦承,自己原本將男主角當成替死鬼,並且萬分感人的說出「只有我死了,才能讓大家都解脫」時——「砰!」的一聲,輪迴結束,女主角被利用,成了男主角的替死鬼。

看到這邊,觀眾才會赫然明白,可怕的從不是重複的輪迴,而是為了逃離輪迴,兩人彼此利用的深沉心緒。

三、我這輩子最大的錯誤,就是生下你——《住戶公約第一條》

「噓!不要吵到我媽睡覺。」被媽媽厭棄的小女孩,卻還是想一輩子睡在媽媽身邊……

女孩晴晴在媽媽極年輕時就被生了下來,雖然年紀幼小,卻因為每天都要照顧喝得爛醉的媽媽而早熟,還要忍受他對自己這個拖油瓶的嫌棄,不過幸好房東的兒子小洋活潑又溫暖,他們很快就成了玩在一起的朋友。

有一天,兩人在路邊發現了一隻小貓,晴晴很想將牠帶回家,無奈公寓住戶公約第一條明白寫著「禁止飼養寵物」,兩人只好作罷。但養小貓的念頭在晴晴心中逐漸生根,他想到了一個不著痕跡的方法:鋪貓砂

「貓砂可以除臭,只要鋪在弄髒的地方,就不會被發現了,對吧?」

孩子的天真往往最令人毛骨悚然,我們怎樣也不會想到,貓砂的除臭功能,竟然還能用來掩蓋屍臭⋯⋯當房子傳出的惡臭越來越濃,警方破門而入才發現,晴晴母親埋在厚厚的貓砂裡,早已陳屍多時。

這部劇沒有心機算計,而是用孩子最最單純的想法,帶出連大人都無法想像的驚悚畫面。不過,雖然伴屍而睡的場景十分駭人,卻也漫著濃烈的悲傷,短短一個鏡頭,道出社會底層家庭的悲哀,以及小女孩的早熟之下,對於媽媽那惹人心疼的依賴。

〈住戶公約第一條〉劇照。(圖/台北電影節官方網站)
《住戶公約第一條》劇照(圖/台北電影節官方網站)

《住戶公約第一條》可謂「驚悚劇場」系列後勁最強的一支短片,前面的鋪陳一點也不可怕,兩個小孩子之間的互動甚至十分溫馨可愛,絲毫沒有驚悚片的感覺,直到最後一幕投下的震撼彈,才會讓人發現「上當了,這根本是超可怕的驚悚片啊!」

七部國產好片 深入人心黑暗面

《鏡文學驚悚劇場》七部短片各自擁有不同劇情主軸、想要闡述的概念,雖說題材多元,卻都具有藉故事探討人心的共通點,彷彿印證了人比鬼更可怕的說法;畢竟鬧鬼不是天天有,人心的複雜與深沉,卻是我們躲避不了的黑暗。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