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工作是行不通的:《窮忙》選摘(3)

2016-08-22 05:30

? 人氣

即使努力工作,仍是脫離不了貧窮。(圖片取自kuer.org)

即使努力工作,仍是脫離不了貧窮。(圖片取自kuer.org)

克里斯蒂的工作是這個缺乏勞動力的國家不可或缺的那種,每天早上,她開著她那台一九八六年出廠的破爛福斯汽車,從公共住宅的公寓去俄亥俄州阿克倫的基督教女青年會托兒所,在那裡全天候照看小孩,好讓他們的父母能去工作。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她每兩周會收到一張大約三百三十美元的支票,而這樣的薪資無法讓她將自己的兩個小孩都送去她工作的托兒所;沒有銀行帳戶,因為她沒辦法把錢存在裡面太久。雖然盡量謹慎購物,但她總是被帳單追著跑,還得加上付不完的滯納金。她的低收入讓她有資格可以領取食物券和租金補貼,但每當她的薪水稍微多了一點,政府機構就會減少她可領取的福利,這讓她覺得自己因為工作而受到懲罰。她受困在福利改革的迴圈中,必須依據一九九六年實施的《個人責任與工作機會調解法》。

一開始,新法令適逢經濟繁榮,讓領取社會救助金的案件數目直線下降,各州能夠靈活調度,自行管理施行的時間限制與工作要求,有些結合了政府、業界與慈善單位的創新聯盟,能夠引導大家有效地工作培訓與就業。不過,大部分缺人的工作都有三項令人不快的特點:低工資、沒福利、沒前景。克里斯蒂認為自己的情況就是如此。她的皮夾裡唯一一張像信用卡的東西,是一張藍綠色的塑膠卡片,這張卡片裡面包含了她每個月最早的一筆收入,讓她能有第一筆消費,只能用來買食物,不能買熟食或者是寵物飼料。這是她給我看的資產負債表紀錄上的第一行,記錄期間是某個尋常的十月。

dailysignal.com窮忙 食物券.jpg
社福卡的第一筆消費,只能用來買食物,不能買熟食或者是寵物飼料。(圖片取自dailysignal.com)

但是隨著克里斯蒂的薪資微幅上升,就連這張卡片裡一開始的金額也被蠶食掉了。根據收入來發放福利補助是有道理的:你需要的越少,你得到的就越少。這是從經濟層面來看。可是在心理層面,卻讓受益人有如面臨地獄。每三個月,克里斯蒂就得請半天假(損失半天的工資),帶著一個信封去找社工,裡面裝滿薪資單、水電帳單、房租收據,負責她案子的社工脾氣不好,一把奪過信封,用國家規定的公式算出她的食物券配額,以及她的小孩是否符合健康保險申請資格。克里斯蒂完成培訓課程後,每小時的工資多了十分錢,而她的食物券配額則每個月少了十美元。這讓她每個月只多了六美元可用,不能說都沒有增加,但感覺上就是那樣。

許多原來接受社會福利補助的人,去工作時只覺得終於擺脫了官僚機構,不必再領食物券、醫療津貼和住宅補助;但是有些人搞錯了,以為自己不依靠社會福利,就沒有資格領取救濟;有些人則寧願放棄自己的權利,也不願意冒著麻煩與羞辱去抗爭。不過默默投降可不符合克里斯蒂的個性,她既聰明又執著,這正是想在體制下談判所需具備的特質。她從不退縮,敢向上級提出投訴。如果你一腳剛踏入職場,另一腳卻深陷在繁文縟節之中,要經營與老闆之間的關係、找到可靠的托兒所,還要應付一團亂、沒繳清的帳單,很容易會失去平衡。這些對一個沒多少經驗的單親媽媽來說夠嚇人了,此外還要再加上官僚體系的監視。政府不像供給者,反而比較像是檢察官,況且你還要想像跟克里斯蒂一樣患有高血壓。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