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易詩觀點:淺談道路設計與交通安全

2019-07-22 06:30

? 人氣

道路設計影響交通安全,應發展出適合國內交通環境的人本道路設計安全準則。(資料照,顏麟宇攝)

道路設計影響交通安全,應發展出適合國內交通環境的人本道路設計安全準則。(資料照,顏麟宇攝)

道路設計影響交通安全,但怎麼樣的道路設計才能提升交通安全?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在2018年發表了一篇關於汽車在路口轉彎時駕駛眼睛移動軌跡的分析,其研究結果發現超過半數的駕駛人在轉彎時,其眼睛並沒有對行人及自行車進行必要的掃視。這些駕駛在看哪裡呢?在看其他車輛、道路標誌標線等駕駛認為「更要注意」的地方。

研究進行前,計畫主持人預期駕駛人會有一定程度忽略掉行人與自行車,但沒想到忽略的程度會這麼嚴重。造成此現象的背後因素很多,研究結果初步認為主要原因在於駕駛人在路口要注意的東西太多了,行人與自行車顯然不是駕駛人優先注意的對象。國內尚未有類似的研究,但國內的用路環境更為複雜,汽機混合的車流環境、多樣的道路設施、發達的路側土地使用與經濟活動,行人與轉彎車的時相多半未完全分離,用路人必須要注意的要素更多。教育用路人正確有效的注意力分配方式是必要的,但道路設計亦有一定程度的影響。

「安全道路的設計」強調道路交通安全的先天體質,「道路的安全設計」則是強調道路交通安全的後天調養。道路開在什麼地方、道路的幾何設計都屬於道路交通安全的先天體質。若一個交叉路口開在下坡轉彎不遠處,就不是一個先天安全體質良好的路口;車子因轉彎,視距較短,下坡的車子速度快,剎車距離也較長,先天上自然相對危險。當然可以在此路口設置行車管制號誌 (紅綠燈),也可以在接近路口時設置號誌預先告示,甚至是超速照相機,但這都是後天的安全改善作法,其效果會受到用路人守規則的程度、駕駛技巧、天候環境等因素影響;一個分心,再踫巧遇上其他不利因素的組合,悲劇很有可能就發生。

新北市石碇區豐田里往彭山里的豐彭道路及隆盛里的深按道路部份路段路面龜裂及破損嚴重,經農業局於今(6)日改善完工,讓民眾開車更安全。 (圖/新北市農業局提供)
教育用路人正確有效的注意力分配方式是必要的,但道路設計亦有一定程度的影響。 (資料照,圖/新北市農業局提供)

若有一個安全體質良好的道路設計,接下來就可以思考細部設計如何讓用路行為更安全。以行穿線為例,其設置地點必須考慮駕駛人與行人的視距、上下游路口的距離以及行人的動線。當行穿線因現場限制無法設置在行人主要動線上,可考慮利用護欄或其他街道傢俱規範行人動線,減少行人違規行為,而行穿線寬度、無障礙設施、照明、標誌等亦須配合現場環境設計。考慮的因素雖然很多,但大部分都有規範可循;例如英國政府的行人穿越設計規範 (LTN 2/95 The Design of Pedestrian Crossings) 即明確規定在不同85百分位行車速度下之視距要求,以時速40公里每小時為例,其要求至少40公尺、最好50公尺以上的視距。相關的規範亦可見於其他許多先進國家,國內則主要規範在內政部營建署的「市區道路及附屬工程設計規範」並輔以「都市人本交通規劃設計手冊」。

國內雖已有相關規範及設計手冊供地方政府遵循與參考,但以人為本之道路設計須不斷反思與檢討,以反應人口結構的變動、車輛科技或交通設施進步等外在環境的改變。再者,人本道路須整體性的設計,除非對安全的效果已十分明確,否則特定的設計很難直接放入規範,供地方政府直接採用,而是放到設計手冊,供地方政府參考。國內的設計規範前言即明確指出「考量市區道路之設計條件因都市地區地理環境以及都市計畫等限制因素較多,故規範中之要求均採較為彈性與原則性規定,設計數據則以適用範圍內較低之標準訂之 」,因此地方政府對人本交通的了解程度以及處理道路標誌、標線與號誌之用心程度,就會大幅影響道路安全設計的品質。

新北市交通局針對全市16條易壅塞及主要幹道加強交通號誌等設施檢核,配合交安行動專案,由公車業者於上下班交通尖峰時段,派員在公車班次行駛密集的路口,舉牌提醒公車駕駛禮讓行人及行人優先通行,交通局也派員前往督導。 (圖/新北市交通局提供)
地方政府對人本交通的了解程度以及處理道路標誌的用心程度,會大幅影響道路安全設計的品質。 (圖/新北市交通局提供)

台北市交通安全促進會在2018年底曾邀集中央與地方的工務與交通單位,共同討論當前國內需優先改善的道路設計,會議中對於縮減道路寬度、強化速度管理 (而不是車種管理)、設置庇護島、改良路口設計、加強路邊停車管理、整平串接人行設施以及高齡友善道路設計 (例如減少步行空間高低差、確保人行淨寬) 有著高度的共識。在執行面,會議中也討論了如何加強交通、工務與都計跨部門對道路安全的共識,設置道路設計檢核機制與安全查核機制的可行性,以及如何從學校教育培養具有道安全設計專業的人員,並增加道路安全設計從業人員能力的培訓及認證。人本道路設計在國內外其實已經談了很久,但這些設計對道路安全影響的效果如何,近幾年歐美才有少數的分析報告。國內在推動人本道路設計時若能同時系統性地檢核安全績效,相信可逐步累積經驗,發展出一套適合國內交通環境的人本道路設計的安全準則。

行人走(綠燈)、轉向車停(紅燈),圖為瑞典斯德哥爾摩常見之路口庇護島與號誌時相設計。(鍾易詩提供)
行人走(綠燈)、轉向車停(紅燈)。圖為瑞典斯德哥爾摩常見之路口庇護島與號誌時相設計。(鍾易詩提供)
行人停、右轉車行(右轉後為一車道),圖為瑞典斯德哥爾摩常見之路口庇護島與號誌時相設計。(鍾易詩提供)
行人停、右轉車行(右轉後為一車道)。圖為瑞典斯德哥爾摩常見之路口庇護島與號誌時相設計。(鍾易詩提供)
最後換左轉車行,圖為瑞典斯德哥爾摩常見之路口庇護島與號誌時相設計。(鍾易詩提供)
最後換左轉車行。圖為瑞典斯德哥爾摩常見之路口庇護島與號誌時相設計。(鍾易詩提供)

道路可以透過工程設計誘導用路人安全的使用道路,但用路人仍須遵守號誌標誌標線的引導,才可降低事故的發生。例如庇護島是一個道安先進國家常用的人行安全改善措施,尤其對於已邁入高齡社會的臺灣,庇護島可提供年長者或身體不便的民眾,在過馬路時稍有喘息空間;行人亦不用一次觀察兩個方向的來車,增加車間距判斷的準確度;將一段長的穿越距離切割成兩或多段的小距離,行人更容易判斷自身行走時間。雖然庇護島有許多好處,也是先進國家常見的人行設施,但國內過去在設置庇護島時,常常因為車子擦撞或卡在庇護島上,就在「民意」的壓力下,把庇護島拆掉了。其實庇護島擺放位置必須考量轉向車行車動線,且依據「市區道路及附屬工程設計規範」,庇護島之端部應設置防護設施,並得加繪近障礙物標線及加設反光標誌。如果未依前述規範設置,就是設計不當;但若庇護島已滿足前述條件,卻又發生車輛踫撞庇護島事件,是不是代表著行車動線不恰當?在國內用路人尚未完全熟悉實體庇護島前,如何用一些過渡設施 (例如槽化線) 導引車輛行為?在加入庇護島後,是否需要調整號誌時制、縮短週期長度,避免車輛與行人等候時間過長,出現躁進行為?以上皆有待政府的用心與執行,當然也需用路人的配合。

安全道路的設計不是交通或工務單位獨立可以完成的,在良好的都市規劃與基地設計下,才有辦法設計先天安全體質良好的道路。當我們透過現代設計的理念,讓道路變的更適合人行後,有賴民眾遵守道路號誌標誌標線的設計,讓你我他安全舒適地使用都市空間,享受生活。

*作者為交通大學運輸與物流管理學系副教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