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達拉斯─黑白對立的歷史與現實

2016-07-15 06:20

? 人氣

美國明尼蘇達州6日發生黑人無辜遭白人警員槍殺事件,被害人費蘭多.卡斯提(Philando Castile)女友萊薇希.雷諾斯(Lavish Reynolds)將過程以臉書直播,引發廣大迴響(美聯社)

美國明尼蘇達州6日發生黑人無辜遭白人警員槍殺事件,被害人費蘭多.卡斯提(Philando Castile)女友萊薇希.雷諾斯(Lavish Reynolds)將過程以臉書直播,引發廣大迴響(美聯社)

5個鮮活的生命倒下了,他們是警察,也是父親、愛人。孩子永遠地失去了父親,愛人來不及更多的享受新婚的甜蜜,沒有人比他們的親人、伴侶更能體會這樣的痛。而同樣痛的,是1周內先後在路易斯安那州和明尼蘇達州被警察槍殺的史德明與卡斯提爾的親人和伴侶。卡斯提爾的女友坐在車中眼睜睜看到男友被警察槍殺,並將整個過程錄下,放到社交媒體。今年以來,一共有123名黑人倒在了警察的槍下。

男友無故遭警察槍殺的萊薇希.雷諾斯(Lavish Reynolds)。(美聯社)
男友無故遭警察槍殺的萊薇希.雷諾斯(Lavish Reynolds)。(美聯社)

生命的寶貴在於,每個人只擁有一次。無論是警察還是平民,也不論是白人或者黑人。逝去的生命再也沒有明天,無法呼吸、呐喊,沒有記憶和痛。而活著的人卻將一直伴隨著痛的記憶,直到同樣也接受死亡的安排。死亡是一種極大的恐懼,更讓人恐懼的是不期而至且針對特定人群的殺害。這種恐懼超越了身份,超越了種族。

當個案累積成常態,人們不需要使用統計學的理論,就能本能的歸納出這些悲劇受害者的共同性,當這種共同的身份與歷史上的記憶串聯起來,恐懼及其引發的憤怒,將不可避免的加速燃燒與蔓延。找不到宣洩口的它們,最終製造了另一場悲劇。對對立的雙方來說,歷史的傷痕還遠未癒合,現實的創傷又在形成。而這種對立的撕裂,是每一個美利堅人心中共同的痛。而這種痛,如不徹底弭平,亦將繼續超越時空,伴隨子子孫孫,直到世界的盡頭。因為,一個人的痛,可以因為死亡而消失,而一個種族的痛,卻會世代相傳,無窮無盡。

每一個美國黑人,都是倖存者的後代

與自願移民的拉美裔不同,美國黑人的祖先是作為商品被販賣到新大陸的。在那個時代,殖民者每一筆財富都充滿了罪惡與骯髒。受害者不僅僅是被剝奪土地與屠殺的印第安人,還有遠隔大洋,千里之外的非洲部落。殖民者用槍與炮奪取的廣袤領地,需要更有耐力的奴隸耕作。他們把罪惡之手,伸向了黑非洲。

 大西洋奴隸制簡圖 (配合白曉紅文) (historycei.pbworks.com 供)
大西洋奴隸制簡圖  (historycei.pbworks.com 供)

最初,奴隸販子從部落首領手中收買戰俘。為了換取黃金,部落之間爆發「獵奴戰爭」,無數黑人因此喪生戰火。隨著奴隸貿易越來越大,為了獲取更多的黑奴,奴隸販子不得不親自深入內陸。他們將捕獲或買來的奴隸,在沿海裝船,運送到美洲大陸,和那裡的殖民者交易,獲取高額報酬。

在狹小空間的船艙裡,身帶鐐銬枷鎖的非洲奴隸的狀況可想而知。在當時的航海技術條件下,海上的航程大約需要6-20星期。疾病、食物短缺、飲水不足是最大的威脅。雖然沒有可靠的統計資料依據,但可以推測死亡率是較高的。這些在船上死亡和患病的奴隸,毫無疑問都會被拋入大海、葬身魚腹。1784年,「戎號」販奴船一次就把132個患病的奴隸無情地拋入了大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