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險峻海峽,風雲難測,台灣當心

2019-06-18 06:10

? 人氣

2019年6月13日在阿曼灣遇襲起火的油輪。(美聯社)

2019年6月13日在阿曼灣遇襲起火的油輪。(美聯社)

「險峻海峽」(Dire Straits)是1970年代晚期到1990年代中期的英國搖滾天團。揆諸今日全球地緣政治,堪稱「險峻海峽」的除了台灣海峽之外,應該就是阿拉伯半島東側的荷莫茲海峽(Strait of Hormuz)。

13日,兩艘油輪在毗鄰荷莫茲海峽的阿曼灣(Gulf of Oman)遇襲,其中一艘載有台灣中油採購的7萬5000噸「石油腦」全毀。中東地區長期戰雲密布,美國與伊朗近來更是劍拔弩張,台灣終於感受到壓力。

荷莫茲海峽:台灣原油與天然氣供應的命脈

這事件再次提醒國人,有些重大國際事件看似天遙地遠,但其實台灣仍然難以置身事外。多年以來,台灣的原油供應仰賴沙烏地阿拉伯、科威特、阿曼、伊拉克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液化天然氣(LNG)則有一半購自卡達。這些化石燃料與石化原料的運輸,絕大部分要經過荷莫茲海峽。

台灣原油、液化天然氣進口來源(100年 ~ 108年上半年)(經濟部能源局)
台灣原油、液化天然氣進口來源(100年 ~ 108年上半年)(經濟部能源局)

荷莫茲海峽連接阿曼灣與波斯灣(Persian Gulf,阿拉伯灣),由伊朗與阿曼共管,最窄處只有39公里,進出兩條航道更只有3公里寬,但是全世界1/6的石油出口(每天1720萬桶)、1/3的液化天然氣出口都要經過這裡,有如全球經濟的主動脈,戰略地位極其重要,美軍第五艦隊(The Fifth Fleet)負責維護航道安全。

荷莫茲海峽(Strait of Hormuz)(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荷莫茲海峽(Strait of Hormuz)(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硝煙瀰漫的險峻海峽

冷戰(Cold War)前半期的伊朗曾經是美國在中東最重要的盟邦,但是從伊朗在1979年爆發伊斯蘭革命、建立政教合一政權之後,兩國成為死對頭。1980至1988年兩伊戰爭(Iran-Iraq War)期間,美國支持伊拉克,荷莫茲海峽更是硝煙瀰漫。伊朗與伊拉克曾攻擊對方的油輪,但伊朗並未因此封鎖海峽。

1988年4月美軍一艘巡防艦在海峽撞上伊朗水雷受重創,美國海軍後來發起「螳螂行動」(Operation Praying Mantis),對伊朗海軍展開報復,不過只進行一天。同年7月,美軍一艘巡洋艦因為「誤判目標」,以飛彈在海峽上空擊落一架伊朗民航機,造成290人無辜罹難,所幸並未引發軍事衝突。

2007至2008年間、2011至2012年間,美國與伊朗在波斯灣頻頻發生軍事對峙,德黑蘭當局也多次宣稱要封鎖荷莫茲海峽,打亂全球石油與天然氣運輸,但並未真正動手。2010年8月,一艘日本油輪在海峽遭遇小船炸彈攻擊,恐怖組織「基地」(al-Qaeda)宣稱犯案。

1987年,一艘伊朗海軍船艦載運水雷在荷莫茲海峽(Strait of Hormuz)活動(AP)
1987年,一艘伊朗海軍船艦載運水雷在荷莫茲海峽(Strait of Hormuz)活動(AP)

歐巴馬打開的窗,川普關上

2015年歐巴馬(Barack Obama)總統任內,美國等5個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以及德國(五常加一)、歐盟與伊朗簽訂《聯合全面行動計畫》(JCPOA),又稱「伊朗核子協議」,為伊朗的核子(核武)計畫踩煞車,並期望透過放寬、解除經濟制裁,讓伊朗在經濟改善、社會開放之餘,改變輸出武裝動亂、仇視美國與以色列的政策。

不過美國共和黨與以色列強烈反對JCPOA,現任總統川普更痛批那是「美國歷來簽署最糟糕、最片面的協議」,因此他上任之後不顧盟邦(尤其是歐洲)反對,對伊朗改採「極限施壓」(maximum pressure),逐步恢復甚至追加制裁,更在去年5月退出JCPOA,讓阿拉伯半島、波斯灣與荷莫茲海峽的局勢,緊繃到30年來的最高點。

美國國務卿龐畢歐指控伊朗應為在阿曼灣發生的襲擊事件負責,並稱這起事件是對國際和平與安全的威脅。(美聯社)
美國國務卿龐畢歐指控伊朗應為在阿曼灣發生的襲擊事件負責,並稱這起事件是對國際和平與安全的威脅。(美聯社)

伊朗鷹派磨刀霍霍,封鎖海峽再度成為選項

在伊朗方面,以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外長札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為首的溫和派受到兩面夾擊,外有川普政府透過制裁遂行的「經濟恐怖主義」,導致原油收入銳減、經濟改善成為泡影;內有鷹派磨刀霍霍要奪取政權,迫使他們必須對外擺出強硬姿態,將重啟核子(核武)計畫、升高軍事衝突、封鎖荷莫茲海峽的籌碼放上檯面。

因此13日的油輪攻擊事件分外敏感。儘管事發過程仍有許多疑點,德黑蘭也否認涉案,但美國國務卿龐畢歐(Mike Pompeo)與川普先後出面,一口咬定是伊朗所為,美國在歐洲的「小夥伴」英國與伊朗另一個死對頭沙烏地阿拉伯跟著敲邊鼓,其他美國盟邦則持保留態度。

伊朗以撐待變,川普極限施壓

目前看來,局勢變化決定於兩個關鍵因素。在德黑蘭方面,魯哈尼政權的首選應該還是以「撐」待變,期望川普在2020年總統選戰落敗,新任民主黨總統重返JCPOA。但一方面伊朗的經濟未必能撐那麼久(要看歐洲能提供多少支援),更何況川普未必會輸;一方面鷹派可能積極求戰並做出更多挑釁,全面恢復核子計畫,或者透過伊拉克、敘利亞、葉門、黎巴嫩的親伊朗勢力發動更大規模攻擊,迫使美國與沙烏地阿拉伯退讓。

在華府方面,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是頭號鷹派,上任前就長期主張美國必須推翻伊朗現行的政教合一體制;龐畢歐的姿態也頗為強硬。那麼擁有最高決策權的川普呢?訊息相當混亂。川普唯「力」是尚,又唯「利」是圖,喜歡恫嚇對手,但其實他並不好戰,而且向來以「談判大師」自許。21世紀開始迄今,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亞與敘利亞4場戰爭對美國而言都是失敗案例,川普重啟戰端的可能性並不高。

2019年,美國與伊朗關係長期惡劣,川普總統上台後每下愈況(AP)
美國與伊朗關係長期惡劣,川普總統上台後每下愈況(AP)

世仇遙望談判桌,或能鬥而不破

川普的如意算盤顯然是複製「北韓模式」或「金正恩模式」,讓經濟瀕臨崩潰的伊朗坐上談判桌,接受一個條件遠比JCPOA嚴峻的新版協議,證明他的外交能力遠比歐巴馬厲害;當然,最好是在2020年11月初總統選舉投票之前證明。

伊朗溫和派已被逼上梁山,美國極限施壓只會得寸進尺,兩國不宜戰又不易和,這樣的僵局在2020年美國總統選戰結束前,恐怕很難有突破,但美國的歐洲盟邦與溫和派阿拉伯國家(如阿曼、卡達)會繼續幕前幕後斡旋,至少維持一個「鬥而不破」的局面。

不過,就在17日這天,伊朗宣布其濃縮鈾產量即將超出JCPOA的限制,要苦守協議的歐洲國家看著辦。川普則決定對中東增兵1000人,代理國防部長夏納翰(Patrick Shanahan)將矛頭直指伊朗,聲稱伊朗及其「附隨組織」(proxy groups)對美國在中東的人員與利益形成威脅,儘管他還是特別聲明:「美國不會尋求與伊朗發生衝突。」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