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有人要去川普造勢大會?美國小說家近距離觀察:他們只是想來看看本人

2016-06-19 14:25

? 人氣

川普。(美聯社)

川普。(美聯社)

在奧蘭多槍擊案之後,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Donald Trump)說要將「限制賣槍給恐怖分子嫌犯」。對於自己的槍枝管制政策說變就變,川普毫不在意,因為他的出言不遜和各種麻辣言論,可能正好是造就其高支持率的原因。電影《梭哈人生》(A Hologram for the King)的原著小說作者戴夫・艾格斯(Dave Eggers),向《衛報》分享他參加川普造勢活動的觀察:「民眾為了見他,可以提前3小時來排隊,但卻在他開口後的半小時內,紛紛離場。」

艾格斯是土生土長的芝加哥人,目前住在北卡羅萊納州。他的著作《Zeitoun》曾經榮獲美國書卷獎與戴頓文學和平獎(Dayton Literary Peace Prize),另一部作品《What Is the What》入圍2006年美國國家書評獎、並榮獲法國的梅迪奇獎(Prix Médicis)。至於《梭哈人生》則名列《紐約時報》與亞馬遜網站的2012年度十大好書,並且改編成同名電影。

不過,在這6月1日這一天,艾格斯沒有乖乖寫稿,而是混到川普的造勢場子裡去了。

在美國加州首府沙加緬度市(Sacramento),川普選擇在沙加緬度機場空曠的機房內展開他的造勢活動。艾格斯早在活動開始前3小時便來到停車場,想在人滿為患前找到好位子停。「當我準備下車時,我注意到隔壁車內有一對正在進行『戀愛活動』的愛侶,女生看到我才緊張的把裙子拉好,男生則心不甘情不願地把手從她的胸上拿下」「這時我才意識到,原來民眾來到這裡,不是期待一場正經八百的政治演說,而是一場好玩的秀。」

「全球暖化是政府的陰謀」

「看到那個了嗎?」艾格斯前面的一位男士突然找他搭話,他指著天空上的飛機說:「那是我們的空軍,但他們正在天上亂噴屎(They’re spraying shit in the sky)。」艾格斯看著這位約183公分高,長滿鬍子,身上穿著一件寫有「不要隨便踐踏我」黃色T恤的男士,「他們就是這樣利用科技操縱我們的天氣!然後跟我們說這叫全球暖化!」對他而言,頭上那些在他們經過後留下的「假」(fake-ass)雲朵,就是最佳證明。「他們就是這樣把太陽擋住,然後害我們再也沒有春天了!」

川普在鳳凰者為支持者簽名。(美聯社)
川普在鳳凰者為支持者簽名。(美聯社)
一位德州伍德蘭市的女性選民擠到人群前面與川普交談。(美聯社)
一位德州伍德蘭市的女性選民擠到人群前面與川普交談。(美聯社)

艾格斯明白,這些由名為吉姆(Jim)的這位男士嘴裡說出來的話,在我們耳裡聽來會有多可笑,但事實上,他在和艾格斯聊天時,吉姆的口吻冷靜不帶一絲情緒,人群中的他是親切且善於交際的,友善又大方,不時到附近的攤位買水給需要的人,「他就像普通人一樣,表達他的意見,做我們都會做的事。」

吉姆也拿了一瓶水給艾格斯,並向他強調這瓶水不是雀巢的「含氟」飲用水,可以放心喝,「那些加了氟的水是為了讓我們變笨,好讓我們不要去投給川普」、「你不知道嗎?希特勒就這麼做!」艾格斯寫下這些話,並不是故意要讓吉姆難看,而是當你花了長達90分鐘和這麼一個人聊天時,你可以發現,他們就只是教育程度不高的人而已,就像是在每次的家庭聚會上,總是會爆出一些驚人言論,卻逗得大家哈哈大笑的親戚們。

「支持川普讓我找回平靜」

川普支持者克雷格・莫斯(Kraig Moss)。
川普支持者克雷格・莫斯(Kraig Moss)。(美聯社)

另外一位在遠方彈著吉他,唱著自唱曲「川普火車」(Trump train)的是至今已跟著川普團隊,跑遍33個造勢活動的克雷格・莫斯(Kraig Moss),甚至還集結成CD讓川普支持者可購買收藏,就像每一次的開場白。

他總是娓娓道來自己的故事:「我來自紐約州的一個小鎮,我寫這些歌是為了我那因吸食海洛因過量致死的兒子,我想讓人們知道毒品的可怕。」「我並沒有從川普團隊那得到任何金援,我只是想來這裡,唱歌給大家聽。」

莫斯跟著川普團隊,唱著他的故事卻也因此找回心中的平靜,「在面對親友過世,每個人處理傷痛的方式都不一樣,這樣用歌聲支持川普,讓我能更坦然的說出我兒子的故事,也希望年輕人能夠意識到毒品的危險性。」

艾格斯這才意識到,這些川普支持者並非如媒體口中所說的那樣瘋狂,他們只是來自不同背景的市井小民們,在這排隊的場景,要是沒有那些為了造勢活動而宣傳的海報,或是他們身上印有「川普:讓美國再次偉大」(Trump: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T恤,經過的人可能會誤以為這裡有超市特賣會。

他們只是想來看看本人

等了又等,艾格斯和川普支持者們終於迎來了川普的到來,而川普也不負眾望拿出他「親民」的一貫作風,一開口不是什麼不好笑的政治笑話,而是直接點名「謝謝各位,謝謝,我愛你們,我愛退休軍人們」、「這也是為什麼我替退休軍人們籌了6百萬,卻被媒體拿來大作文章」。此番言論替他贏得現場退休軍人的掌聲,和對場邊不遠的媒體區噓聲四起,這就是川普,從不拐彎抹角跟說好聽話,一進場就可以抓到他的目標聽眾。

不過,川普的支持者們真的是為了「聽他說話」而來嗎?還是為了「看他」而來呢?

別忘了川普在宣佈競選前一直都是個在螢光幕前的公眾人物,加上他在參選後,對諸項政策的直白嘲諷,像是把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稱作是「一個大災難」,又說其對手希拉蕊是個沒有「天賦」的人,都讓他的支持者拍手叫好,但艾格斯卻發現,支持著們其實根本不在乎他說什麼,「因為七點半一到,人們漸漸離開了」。

「今天不管他要在墨西哥蓋牆,還是在加拿大,他的支持者們眼睛也不會眨一下」、「因為人們只是在乎能不能,跟在電視上一樣,真的看到他這個人、聽到他的名字和他創造出來的形象」。

德州達拉斯的民眾歡迎川普到來。(美聯社)
德州達拉斯的民眾歡迎川普到來。(美聯社)
川普在亞利桑納州鳳凰城的造勢大會。(美聯社)
川普在亞利桑納州鳳凰城的造勢大會。(美聯社)

就像川普競選團隊拿來造勢的歌,配著艾爾頓強(Elton John)的「小小舞者」(Tiny Dancer),川普一個人在台上跳啊跳,在電視上跳啊跳,的確娛樂了大家,替市井小民苦悶的生活帶來了樂子。但他們才不管你跳的是什麼舞,配著什麼厲害的曲子,只要能看到一個這樣的公眾人物,替他們在那裡跳舞逗他們開心,又何樂而不為呢?

喜歡這篇文章嗎?

韓亞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