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買車必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我從不知道『得知罹癌』原來是這種感覺」當乳癌醫生自己罹患乳癌,社群媒體支撐她走過生命幽谷

2019-04-24 21:10

? 人氣

奧瑞爾登醫生目前是志願者為罹癌者提供專業建議。(BBC中文網)

奧瑞爾登醫生目前是志願者為罹癌者提供專業建議。(BBC中文網)

「像許多女性一樣,我之前沒有檢查我的乳房。我想,這不會發生在我身上,因為我是乳腺癌外科醫生。」

在被診斷罹患乳腺癌之後,麗茲·奧瑞爾登(Liz O'Riordan)最終不得不放棄她已經從事了20年的工作。2015年,在40歲時她進行了乳房切除術,去年5月又復發。

奧瑞爾登博士此前認為自己至少還能再做20年外科醫生,但現在的事實是,她只能再工作兩年。第二輪放射治療使她的肩部活動困難,導致她做出「情感上很不容易」的決定:離開醫生這個工作。

在這次診斷前,奧瑞爾登醫生身上被發現了腫塊,但被證實只是囊腫,而6個月前的乳房X光檢查亦顯示乳房健康。但另一個腫塊卻開始有變化。她母親催促她去作乳房掃描。住在薩福克郡(Suffolk)伯里·聖埃德蒙茲 (Bury St Edmunds)附近的奧瑞爾登看了掃描結果之後,立即做出了判斷。

「大多數患者得到的訊息都是一個接一個。當我看到掃描,我立馬明白我需要進行乳房切除術,我明白我可能需要化療,因為我還年輕,而且我精確預測了我10年內的生存機率。所有這一切都是在瞬間完成的。」

現年43歲的奧瑞爾登醫生說,沒有多少醫生能夠患上他們主治的疾病;當然,在伊普斯威奇醫院( Ipswich Hospital )她的同事中也沒有人有過這樣的經驗。

Dermot and Liz O'Riordan
奧瑞爾登醫生與她的先生

起初她感到恐懼,她心中浮現幾個問題:「我能向丈夫和父母分享到什麼程度?我繼續當一名癌症外科醫生的可能性有多大?我是不是只能成為一名病人?」 雖然她知道身體怎麼了,但當時她尚未體驗過,真患有這種疾病是什麼「感覺」。

「我只知道怎麼『告訴』別人患有乳腺癌是什麼感覺。」

「我卻不知道必須有一個僵硬的上唇,抹掉眼淚,離開診所,穿過候診室和醫院走廊到達停車場後開始嚎叫是什麼感覺。」

在與丈夫德莫特(Dermot)討論之後,她決定向1500名推特粉絲告知自己的病情。這些粉絲是她通過烘焙、鐵人三項的愛好以及在行醫過程中結識的。

她說社交媒體最終成為她的生命線,她獲得了大量支持。

「是患者告訴我如何應對。」

「當你為類固醇副作用所苦時,總會有人在凌晨三點還醒著與你交談。」 社交媒體還讓她與患有癌症的其他醫療專業人士保持聯繫,此後她成立了WhatsApp小組,讓患有疾病的醫務人員交流。

Liz O'Riordan
奧瑞爾登醫生2015年被確診罹患癌症。

第一次癌症治療後,奧瑞爾登醫生回到工作崗位上。她說自己當時沒意識到這將是「情感上的一大挑戰」。她說,身為癌症病人,她起初認為她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幫助病患。「但這是我做過的最艱難的事情之一。」

「當你告訴這些女人壞消息,亦即她們癌症確診時,真的很難。但因為我也是病人,我也在重新經歷聽到壞消息的感受。我彷彿可以看到當時自己和丈夫聽到消息精神崩潰的樣子。」

「你好渴望能與有共同經歷的人聯繫,但我不能,因為她們是我的病人。」她補充說:「乳房切除術後,身體疼痛常突然出現 。我非常清楚我的手術可能會給病人將來的痛苦,我不想這樣做,這真的好難。」

Liz O'Riordan
奧瑞爾登花了20年在醫學專業

她說自己也在努力參加每周一次的診斷會議。

「我第一次回來工作遇到的第一個病人基本上患了與我相同的癌症。她年齡與我相同,癌腫瘤與我的只差了一毫米:她是診斷書上的另個我。同事聽到後都說這真的很糟糕。」

2018年,奧瑞爾登接受移除人工乳房手術時發現,癌細胞又出現在同一個腋下部位。人工乳房給她帶來了嚴重的病痛。

因此,奧瑞爾登對同一部位進行了第二次放射治療。「這是很少見的事,」她被警告說,之後她可能無法正常移動她的手臂,但如果她不接受手術,那麼前景就堪慮。結果是更多的疤痕,纖維化和軟組織的束縛,這確實減少了她肩膀能運作的範圍,並且意味著她的手臂力量減弱許多。

她說自己的僱主盡力幫助她重拾舊業。「我做了強化的物理治療,我還見了一位整形外科醫生 。」「我花了整整20年的生命拿到博士學位,通過醫生考試和課程之後成為專家,然而卻我不能再從事我深愛的工作了。」

「我的日常生活還可以運作,但再去動手術就有風險。」她說。

目前為止,奧瑞爾登醫生也感到心理上需要「無癌症時間」,特別是考慮到在復發之前的心情是創傷性的。此外,現在癌症再次復發的風險比以前更高,並有可能再次出現在身體其他部位。因此大約四個月後,她決定結束外科醫生生涯。

「這真是苦樂參半,實在很難說再見。」

Liz O'Riordan
2017年她繼續參加鐵人三項比賽。

奧瑞爾登現在為幫助罹癌患者重返工作崗位提供諮詢。她的丈夫是一名外科醫生,她表示自己很「幸運」,因而能夠負擔得起從事無薪資報酬的工作。

她最近開始志願擔任「與癌共舞」機構(Working with Cancer)的社會企業大使,後者在她第一次接受癌症治療後,2017年決定重返工作崗位時,就她的就業權利提供諮詢。醫院告知她,預計讓她4周內分階段復職。

「我仍然疲憊不堪,試圖讓大腦重新開始動起來。」奧瑞爾登博士說。

「我當時不知道,如果患有癌症,根據英國《平等法》,在法律上就是殘障人士,僱主必須提供合理的配合以幫助你重返工作崗位。」

「許多患者迫切希望很快重拾生命與生活步驟,但找到適合自己的方法卻不容易。而且,許多僱主還不知道如何幫助癌症患者,也不知道哪些做法是好的。」

奧瑞爾登博士說,「與癌共舞」的多數諮詢教練都曾罹癌。「他們明白那是怎麼一回事。」

除了相關權益的討論之外,他們還準備告訴員工和僱主關於「情感」上如何與罹癌員工共事。

因為化療,奧瑞爾登的頭髮變得短而且捲曲。她的諮詢師問過她:「當人們認不出你時,你會怎麼反應?」 她當時心中駁回了這問題,直到有一天她發現和她談話的同事確實沒有認出她是誰。

在「與癌共舞」的經歷為她未來如何避免尷尬提供了凖備。回來上班前,她給她的經理發了封電郵,解釋說她很高興與同事討論她的病情,但不是在工作時間。

「你有權要求讓事情變得更容易。他們不能解僱你,因為那將是歧視。」這位前外科醫生表示,她作為大使的工作幫助她重新找回了成就感。

「作為一名外科醫生,我每年要幫助70名患有乳腺癌的女人。」

「但通過我的書,博客,談話和成為『與癌共舞』大使,我可以幫助成千上萬女性。」

Liz O'Riordan
奧瑞爾登博士:情感上的支持是癌症照護的重點。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